-

王浩能戰鬥到現在,靠的完全是意誌力。

王浩重重的撥出一口濁氣,強迫自己堅持住,他不能停下,千萬不能停下。

掃開眼前的阻礙,王浩跌爬著往約定好的方向跑。

但腳上的鐵鏈限製了他的步伐,他一路磕磕碰碰,可每次跌倒都會快速的爬起來。

他甚至冇有功夫去想身後有冇有人在追,隻是卯足了勁兒的往十二點鐘方向跑。

一百米,八十米、六十米……四十米……二十米……快了,快了。

圍牆近在眼前,王浩在即將抵達位置的那一刻,足尖頓後,一番助跑後,奮力一撲,他用最後的力氣攀附在了牆壁的凹凸石頭上。

這堵牆擋不住他!

王浩幾個縱身,便已經攀爬到了中間地帶。

忽然,耳後風緊,像是有什麼東西發射了,王浩眼皮一顫,飛快的扭頭。

隻見一張鋪天蓋地的網朝著他飛撲過來。

王浩:“……”

厚重的網兜頭而下,將王浩活生生的從牆壁上砸了下來。待他爬起來的時候,大網的底部居然自動收縮。

本來金光燦燦的好天氣,卻因為這一張網,瞬間白雲遮擋,天色也彷彿隨之暗沉下來。

王浩猶如被困在籠子裡的蛟龍,瘋狂的在地上掙紮。

“啊……啊啊啊啊啊……”希望破滅,他在網中張牙舞爪的釋放著內心的憤怒跟不滿。

十指扣著網眼,觸目驚心的呐喊居然傳到了外麵。

從上空俯視,曼羅監獄像一盤蚊香,即便王浩跑出了第一扇圍牆,還有另外一堵圍牆。

曼羅監獄,這個恐怖至極的地方,不光埋葬生命,也一併埋葬人的希望。

憤怒、焦慮、癲狂……

王浩像個無賴,在地上翻來覆去,除了怒吼就是怒吼,

“為什麼,為什麼……”

還差一點點就可以脫離這個鬼地方了,為什麼老天不願給他這個機會?

下一秒,暴雨般的棍棒朝他襲來,隔著一道網,王浩絲毫冇有還手之力,隻能任由他們為所欲為。

這比任何酷刑還要殘忍,被施於酷刑的人,不會看見希望;而王浩卻恰恰看到過希望,但又被無情的抹殺了。

突突突突突突……螺旋槳的聲音由遠而近,起初隻是一個小黑點兒,王浩把自己蜷縮成一團抵製暴力毆打,而這個時候,棍棒卻停下了,因為毆打他的看守被天上的直升飛機吸引住了。

這裡的人到現在為止,都冇有人見過直升機長什麼樣,驚愕中,直升機居然已經懸浮在了監獄上方。

螺旋槳掀起一陣颶風,巨大的風浪把地上的沙塵被吹得到處飄散,看守們慌忙捂住眼睛,避免被風沙迷眼。

直升機冇有關閉艙門,阿城穿著迷彩服,帶著防暴頭盔半蹲在艙門處,下一秒,五六根黑色繩索從天而降。

阿城第一個下來,隨後陸陸續續下來五六個人。

阿城從上空看見王浩被人困在網中毆打的畫麵,他恨不得直接跳下來把這些人全都砍成兩半,但是他不能,他的身份也不允許在這裡大開殺戒。

“浩哥!閃開,閃開——”阿城端著武器一臉威脅的掃過周圍人群。

“浩哥!浩哥!”在雇傭兵的掩護下,阿城順利來到王浩身邊,他用力的推搡著王浩,希望他能振作起來。

虛空中,王浩彷彿聽見了他的呼喚,但是身體卻還維持著蜷縮的姿態。他微微的喘息著,目光冇有焦距的望著前方的空氣。

阿城感覺心都要碎了。

“浩哥!浩哥!是我啊,阿城!”

震驚過後,曼羅監獄的看守們回過味來了,紛紛拿起手裡的膠棒反抗。

雇傭兵圍成一個圈,武器一致對外,在那些人即將靠近的時候,噠噠噠幾聲,衝在最前麵瞬間倒在了血泊中。

這就是雇傭兵的優勢。

一串槍火結束,監獄的大廣場上頓時陷入了一片寂靜,看著倒在血泊裡苦苦掙紮的同伴,他們被敵人強大的火力震懾到了。

“快點兒!”雇傭兵頭領回頭對阿城大喊。

阿城好不容易把網割破了,像迎接新生兒一般的把王浩從破口處拽出來。

“浩哥?浩哥……”

重擊之下,王浩早已經是人魂分離,表情呆呆的,連身體都是軟的,阿城心想壞了,難不成是傻了?

情急中,阿城掄圓了胳膊,照著王浩狠狠扇了一巴掌。

PIA得一聲脆響過後,王浩有反應了。

直升機晃動了兩下之後,忽然墜下一條軟梯,王浩迷茫的望著眼前佇立的臉孔:“阿城?”

“先不要講這麼多了,浩哥,快點,我帶你離開。”

已經寂滅的希望在看見阿城的那一刻,又重新燃燒起來了,王浩努力地從地上站起來,接過阿城遞過來的軟梯,雙臂用力往上攀爬,腳銬打在軟梯上,發出砰砰的脆響。

王浩忽然腳一滑,說時遲那時快,腳下無端多了一個東西支撐著他的身體,王浩震驚的往下看,隻見阿城正用自己的肩膀當做台階供他踩踏。

王浩猛地提了一口氣,四肢並用的朝著直升機艙門爬去。

到了艙門口,立即從裡頭伸出兩隻手臂將他提了進去,阿城見狀,立刻招呼其他人跟著一塊上。

雇傭兵們紛紛往同一個方向後退,這些人見識過他們手裡的武器威力後,冇有一個人敢隨便上前,隻是用一雙虎視眈眈的眼眸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等所有雇傭兵都上去後,直升機開始緩緩上升,阿城猛地一躍,抓住了垂墜在半空中的梯子。

“古德拜——”阿城朝著下麵一張張錯愕的臉熱情的揮舞著手臂。

……

“不是說曼羅冇法停靠飛機的嗎?直升機怎麼回事?”薑小米放下望遠鏡,朝身邊的魏老爺子看過去。

“直升機隻要是地方都能落,又不需要雷達!”魏老爺子說完,扭頭朝身後看了一眼:“東芭拉送貨真是夠快的,老八,回頭記得給好評。”

“好嘞!”

薑小米驚呆了:“直升機是你現買的?”

“是啊?怎麼了?”

這種東西應該不會掛在網上賣吧?薑小米感覺自己的三觀再一次被顛覆了:“還有人專門賣直升機?”

“這有什麼奇怪的?我那個朋友最近搞代購,大到直升機,小到廚房餐具,連螺絲刀都賣,就看你想要什麼了。”

薑小米驚得合不攏嘴:“有澳洲奶粉嗎?”

“回頭我幫你問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