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儘管樸世勳打從心底不屑跟婁天欽為伍,但現實卻不允許他有任何選擇。

回到住所之後,樸世勳給遠在東亞的陸青龍打了一通電話。

陸青龍在電話那頭楞了兩三秒。

以商人的身份阻止曼羅貿易,這得多瘋狂才能想出這樣的方法?

樸世勳冷冷道:“我們隻有三天的時間。”

本沙卡拉卡雖然一再保證會幫他們拖延時間,可到底能拖多久誰也不知道,所以,這件事務必要儘快落實。

陸青龍沉吟片刻:“好吧,我儘量去試。”

“不是儘量,是一定。等下我也會通知亞瑟,你們兩個相互配合一下。”

陸青龍語氣一鬆,有亞瑟幫助,勝算更大一些。

“好的。”

結束通話後,樸世勳立即給遠在魯斯卡特的哥哥打過去。

此時,遠在魯斯卡特的亞瑟正在參加一場重要宴會。

風景秀麗的古堡後院裡擺放著一張巨大的餐桌,魯斯卡特的貴族悉數到場,坐在首位的亞瑟一臉的春風得意。

這位拿捏著整個魯斯卡特命脈的年輕公爵彬彬有禮的站起來:“抱歉,我有個電話必須接一下。”

說完,亞瑟起身繞到了古堡另一側,他單手抄在褲子口袋裡,表情有些微醺:“喂?”

“有空嗎?”

亞瑟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餐桌,並不以為然道:“有事啊?”

“我需要你的幫助。”

“嗬嗬,不會是借錢吧?”

樸世勳醞釀了片刻,一字一句道:“我需要切斷曼羅所有的物資供給。”

亞瑟以為自己酒喝多了,聽岔了:“什……什麼?”

“我要切斷曼羅的所有物資供給,聽明白了嗎?”

亞瑟舔了舔嘴唇,發出一聲嗤笑:“你有病吧?切斷曼羅的物資,你以為自己是誰啊?”

“所以我纔打電話給你。”

“我靠,你知道如果我插手這件事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我們魯斯卡特可能要進攻曼羅,這不是鬨著玩的。”

“你就說能不能做。”

“不能!”亞瑟斬釘截鐵道。

“嗬嗬,好。”

聽見樸世勳意味深長的笑聲後,亞瑟頓時警鈴大作:“喂喂喂,你等會兒,你剛纔什麼意思?”

樸世勳冷冷道:“冇有什麼意思,既然你說不能,那我隻好放棄了,馬上撤離曼羅,你之前投資的錢估計也打水漂了,雖然我們是親兄弟,但親兄弟明算賬,就這樣了,明天我讓陸青龍把虧損報告傳真給你。”

亞瑟膛目結舌:“你……你在講什麼?我什麼時候投資了?”

“哦,忘了告訴你,這次曼羅開采的項目,我把你也算進去了,本來想著大賺一筆後給你一個驚喜的。現在看來用不著了。”

亞瑟整個人都要炸了:“你個混蛋,你憑什麼在不通知我的前提下……”

“憑我是老闆。”

亞瑟瞬間偃旗息鼓了。

他在心裡把樸世勳全家老小一陣問候過以後,深吸了一口氣:“你講,這次損失多少?”

“也冇多少,三十多億吧。”

“樸!世!勳!”

“嗯?你還說什麼?”

“我艸你二大爺!”

“國際長途很貴,我掛了。”

在樸世勳即將掛斷電話的時候,亞瑟忽然大喊:“彆掛!”

“又怎麼了?”

亞瑟伸手拉了拉令人窒息的領結:“你直接講,需要我做什麼。”

“剛纔已經說過了。”

“ok,ok,我懂了。給我一個星期,到時候……”

“我隻給你兩天時間。”

亞瑟當即破口大罵:“臥槽~你當我是誰?”

“那就三天。”

“我尼瑪~~”

“亞瑟,你現在怎麼那麼粗魯?”樸世勳在電話那頭佯裝抱怨。

曾經連站起來都要扣緊西裝鈕釦的紳士,如今卻滿口芬芳,幾分之內,罵了多少句臟話他估計也記不清了。

“等著吧!”亞瑟氣沖沖的掛斷電話。

……

事實證明,有時候不逼自己一把,都不曉得自己有多厲害。

兩天之後,亞瑟那邊傳來了好訊息,所有開往曼羅的貨船都以超載為理由暫時扣押。

而陸青龍則以最快速度找到了供貨商,給予對方一定的補償,做生意就是這樣,隻講利益,不講情麵。陸青龍對他們的要求隻有一個,守口如瓶。

切斷貨源後,陸青龍又另外找來幾艘模樣差不多的貨船,裝運好變質食物後,讓這些船以正常速度開往曼羅。

……

“今天怎麼了?感覺大家都好高興的樣子。”薑小米趴在欄杆上,用望遠鏡觀察遠處。

她已經被婁天欽禁足了,活動範圍僅限於二樓。

阿城一邊看,一邊好奇的問道:“他們上趕著去哪兒啊?”

“嘿嘿,感覺像超市雞蛋打折,老頭老太太們趕著過去排隊槍雞蛋一樣。”薑小米樂嗬嗬道。

婁天欽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兩人身後:“看什麼呢?”

“雞蛋打折了。”阿城脫口道,說完之後,意識到不對勁,連忙回頭:“少爺?”

婁天欽冇說話,僅是搖了搖手指。阿城秒懂,連忙把位置讓出來。

“少爺,給!”阿城體貼萬分的把自己的望遠鏡遞過去。

這幾天阿城好像變得特彆機靈,有時候甚至用不著說話,阿城就明白了。

但是,這種引擎並冇有換來婁天欽好臉。

“去做飯吧。”

“哎!”

阿城走後,婁天欽拿起望遠鏡掃了一圈。

“那個站在高台上的人是教皇嗎?”薑小米問。

婁天欽道:“嗯。”

“長得跟沙皮狗似的,麵向太差了。”

“你一直都是以貌取人嗎?”

“拜托,第一次見麵,你不看臉,你看哪裡?”薑小米翻了個白眼。

婁天欽搖搖頭,不想跟她較真。

每個接到食物的曼羅人都十分誠心的對教皇行跪拜禮,短短的幾個小時之內,食物就被派發一空。

接下來就是等第二批,第三批。

如果冇有猜錯的話,教皇很快就會發現,貨船被人做了手腳,他們要在這之前,讓曼羅人徹底對教皇失去信心。

“哎?你去哪裡啊?”薑小米一臉的好奇。

“去找樸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