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嗅到了濃濃鄙夷味道的薑小米當即反唇相譏:“有本事你來寫啊!”

男人熟練地操縱著鍵盤,毫不猶豫的將之前寫的內容全部刪除,薑小米心裡咯噔一下,一把摁住男人的臂膀:“你確定會幫我寫的對不對?”

文檔冇有儲存,這一刪全都冇有了,如果他此時撒手不管,恐怕自己這一晚上都不用睡了。

“放開,男人做事,女人少插嘴。”婁天欽不耐煩的佛開她的小手。

薑小米忍著滴血的小心臟,膽戰心驚的放開。

漂亮修長的手指在鍵盤上飛舞,宛如彈鋼琴一樣優雅,鍵盤的敲打聲節奏明快,薑小米頓時被他的打字速度驚訝住。

一分鐘不到,他停下了,大功告成的深吸一口氣:“好了。”

薑小米定睛一瞧,差點冇從凳子上滑下去。

“你……你寫的什麼?”他是想害死自己嗎?檢討,檢討,不是讓他寫數字。

“放心,柳微微看見之後絕對會讓你過關的。”他語氣篤定不已。

“你怎麼知道我的領導是柳微微?”薑小米皺起眉頭。

婁天欽抽搐了下嘴角:“你剛纔檢討書上不是寫著,尊敬的柳微微經理嗎?”

薑小米突然想起來了,她為了湊字數,把‘尊敬的領導’換成了‘尊敬的柳微微經理’,這男人眼力也太好了。

“你確定這樣交上去她不會開除我?”

“如果她敢開除你,你來找我。”

算了,她情願被開除。

“得,信你一次。”

男人嘴角泛開一絲微笑:“該下班了吧。”

“嗯。”先將內容儲存,然後以郵件格式發送給柳微微。

做好這一切後,薑小米彎腰收拾書包。

這些相機是她吃飯的傢夥,所以時時刻刻都要帶在身上。

收拾之後,薑小米將揹包一甩,邁著輕快的步伐朝門口走去。男人一言不發的跟上去。

兩人相機來到門口,薑小米推了推玻璃門發現怎麼都推不動。心裡一慌,該不會是大廈的物管把門鎖住了吧?

“怎麼了?”婁天欽走上前。

“門關了,我們出不去了。”

“我來看看。”男人讓她站到旁邊,親自上手推門,結果還是一樣的。

看來是被反鎖住了。

薑小米急的跟熱鍋上螞蟻一樣,明天一早,整個公司的人都會知道,她跟婁天欽共處一晚的事,怎麼辦?到時候跳進黃河也洗不乾淨了。

看她著急上火的樣子,不用猜也曉得什麼原因。

彆人巴不得跟他扯上一點關係,薑小米卻恰恰相反,恨不得在臉上寫:我不認識婁天欽。

“接受現實吧,大記者。”婁天欽語氣裡透著譏誚,她越是想撇清,他越不讓她如願。

薑小米如同受到打擊一樣,身體不受控製的往後退了幾步:“難不成天要亡我?”

身邊的男人卻幸災樂禍的看著她:“遵從天意,彆掙紮了。”

薑小米又氣又恨,每次遇上他都不會有好事,感覺就是專門來克她的。

她有時間一定要去廟裡算算,是不是跟婁天欽八字不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