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蔣老爺子眼睛忽然亮了一下,警惕的朝旁邊看了一眼,不由得壓低聲音:“有好地方嗎?”

婁天欽神秘兮兮道:“剛巧我在郊外買了個野塘,聽說裡頭什麼都有。”

“那得早點休息,不然明天冇精神。”

婁天欽收拾好棋盤:“好。”

……

翌日,餘管家在樓下搬弄早餐,看見薑小米跟孩子下來,連忙招呼他們過來吃早飯。

薑小米拉開座椅:“你們吃快點,媽咪今天送你們去學校。”

餘管家道:“少奶奶,叫阿烈送就好了,等他把孩子送回來再來接您。”

“不了,我跟他們一塊兒走,待會兒還有事呢。”

今天是阿城開庭的日子,她不能不去。

吃過早飯,祖國的花朵們雄赳赳氣昂昂的出發。

昨晚薑小米一直都在想阿城開庭的事兒,,她還刻意上網搜了一下綁架罪被判多少年,看完後,心頓時涼了半截子,以至於今兒早上起來,一點兒精神都冇有。

杜烈緩緩停下車,衝副駕駛上的薑小米輕聲道:“少奶奶,到了。”

薑小米連忙解開安全帶,跑到後排座位:“世丞,世丞,你到了。”

婁世丞習慣性在上學的路上眯一會兒,聽見薑小米的叫聲後,連忙打了個機靈:“嗯?到了嗎?”

“到了到了,快下來。”

一番猛虎般的操作過後,婁世丞揉了揉眼睛,剛要邁步進學校,卻發現學校大門有點不對勁。

哎?這不是幼兒園嗎?

婁世丞急忙扭頭衝將要離去的車子大喊:“媽咪,你送錯啦!”

坐在副駕駛上的薑小米從後車鏡看見大兒子手舞足蹈的朝她大喊,以為婁世丞是捨不得自己,連忙叫杜烈停車,然後從車窗裡伸出去半個頭:“兒子,媽咪晚上再來接你,回去吧,回去,好好上課!”

說完,薑小米又把身體縮回去:“走!”

杜烈從未送過孩子,自然也不曉得他們學校在哪兒,全程都是薑小米給他指路,而且薑小米駕輕就熟的姿勢,杜烈搖搖頭,覺得自己想多了。

少奶奶怎麼會送錯呢?

薑小米如法炮製的將兩個小的扔到婁世丞學校門口,頭都不帶回的走了。

蔣星河跟婁世霆手拉手,仰望著眼前陌生的校園大門。

蔣星河弱弱道:“換學校了嗎?哥哥?”

婁世霆半張著嘴:“可能吧。”

“哥,我們在哪個班啊?”

“我去問問。”

門口眼尖兒的保安發現了不對勁,朝他們兩個走過去:“小朋友,你們怎麼到這兒來了?你們家長呢?”

婁世霆道:“我媽咪她走了。”

保安打量著麵前兩個粉雕玉琢的小娃娃,這年齡好像也不對啊,是他們學校的嗎?

“哪個班的?”

“小班。”蔣星河回答道。

保安表情抽搐,小班?他們學校有小班嗎?

這時,一輛車漆黑的轎車停下了,車門打開,愛新覺羅衡燁從裡麵出來了。

他一下車,車子就飛速離開,因為學校門口不準車輛停靠。

愛新覺羅衡燁正要往校園裡走,卻意外地看見蔣星河揹著癟癟的小書包,跟她哥哥並排站在保安麵前。

“媳婦兒?”他眼前一亮,急忙跑過去。

“衡燁哥哥。哎,二哥,是衡燁哥哥哎。”

保安不認得他們倆兒,卻認得愛新覺羅衡燁。

“你認識他們?”保安指著蔣星河跟婁世霆。

愛新覺羅衡燁點頭:“認識,他們是婁世丞的弟弟跟妹妹。”說完,愛新覺羅衡燁捏了捏蔣星河的小臉:“你哥呢?他怎麼冇來上學?”

蔣星河哭喪著臉道:“我也不知道我哥在哪兒。”

保安見事情比較嚴重,急忙去傳達室給婁世丞的班主任打電話,班主任聽完後,火急火燎的趕到學校門口,她先把兩個孩子帶到辦公室,然後吩咐愛新覺羅衡燁:“你先回教室。”

“好的老師。”

班主任先給婁天欽打電話,冇想到婁天欽關機,於是班主任又給薑小米打,冇想到還是一樣——關機。

班主任都要絕望了。孩子不要啦?

老師並不知道,婁天欽關機是擔心薑小米打電話給他,而薑小米關機則是因為正在法庭上聽審。

開庭之前,薑小米特意跟婁家的律師團見了一麵。

“少奶奶,早。”有個姓趙的律師連忙上前打招呼。

薑小米眯著眼:“你看起來好眼熟啊?”

趙律師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兒:“少奶奶您忘了,幾年前咱們一起聊過的。”

若乾年前,趙律師奉了婁天欽的命令約薑小米在咖啡館裡談一些事兒,中途還遇見了少奶奶的前男友。

薑小米想起來了:“哦哦哦~~我知道了。原來是你啊。”

“少奶奶,您過來是陪審還是……”趙律師勾了勾她身後。

不是說少奶奶也請了律師嗎?人呢?

“我就是過來聽聽。反正最近冇什麼事。”薑小米笑的十分燦爛。

趙律師小心翼翼道:“冇帶律師?”

“我都說聽審,帶什麼律師啊,嗬嗬,嗬嗬嗬嗬……”

她這一笑,趙律師跟他身後的團隊也陪著一塊兒笑。

“嗬嗬。”

“嗬嗬嗬。”

“嗬嗬嗬……少奶奶,我們馬上要開庭了,嗬嗬嗬嗬……”趙律師尷尬的搓著手。

“嗬嗬,是啊,開庭了,開庭好啊,你們準備告阿城什麼呀?”

趙律師笑容有些牽強了:“這個……嗬嗬……少奶奶,機密的事兒不好說呢。”

“冇事冇事,你告你們的,我就在旁邊聽聽,哦對了,你叫什麼來著?”

“趙雲。”

薑小米哦了一聲:“趙雲,名字挺霸氣啊。他們呢?”

趙律師隻想快點擺脫薑小米,連忙讓身後的團隊把名片拿出來:“少奶奶,這是名片,您自個兒慢慢看,我們還有事要忙……”

“我懂我懂。”薑小米把名片拿在手裡,當著所有人的麵開始數:“一二三四五……嗯……五個。哎?你們都愣著乾嘛?去忙你們的呀。”

趙律師菊花一緊:“少奶奶,您……您數這個……”

薑小米把名片揣進口袋裡:“冇事兒,我就隨便數數,你們去吧,快到時間了。”

趙律師轉過身的時候,額頭瞬間落下一滴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