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小米在他旁邊開了一台電腦,安裝好之後,登錄賬號,自動忽略擴音器裡不和諧的名稱,兩人在相約的戰區彙合。

“你在哪呢?”薑小米在服務器裡轉悠半天,冇發現有叫‘天欽’的玩家。

“我在你麵前。”

“冇看見你,對了,你叫啥名兒,我艾特你。”

婁天欽沉沉的呼了一口氣,頗有些無奈:“你艾特不到我的。”

“為什麼?”薑小米一臉不解。

隻聽男人施施然道:“……我是這一關的守護天神,你怎麼艾特?”

薑小米:“……”

服務器裡並不隻有一個玩家,還有其他人玩家,戰鬥開始後,隻見一堆人湧上去圍攻守護天神,其中不乏很多高手在內。

兩分鐘過後,公共訊息一欄就出現了廣播。

雷神戰隊:今天守城天神嗑藥了嗎?兩千塊的一把刀砍他居然無動於衷?

將功贖罪戰隊:媽的,從來隻有我打天神,頭一回被天神追著打。

小哥哥來玩啊:見鬼了,天神跑出城了。

小喇叭訊息應接不暇,薑小米呆呆的站在戰鬥中心位置,眼睜睜看著身旁的玩家不顧一切的衝上去然後又在瞬間被打回老巢。

遊戲進行到這裡突然變得白熱化了,那些平時隻是掛機賺取經驗值的殭屍玩家紛紛複活。

有的甚至從另外一個服務器趕過來觀摩天神複活這場盛況。

原本隻能容納四百人的服務器突然間擠爆成四千多,還有很多慕名而來的玩家被擋在外麵。

喇叭開始有人喊話:奶媽呢,奶媽都死哪裡去了?

無數奶媽紛紛迴應:我們在這兒呢。

這時,不知哪個團隊的老大開了語音喇叭:屎裡有毒,你傻站在哪兒乾什麼,奶孩子啊,冇看見咱們在前麵衝鋒陷陣呢?

薑小米連忙從震撼中恢複過來,剛準備動手奶隊友,卻聽旁邊男人冷冷道:“不準奶。”

按住鼠標的小手微微一抖:“我是奶媽哎。”

隊友在前麵送死,她難道眼睜睜的看嗎?那會被彆人罵死的。

“你敢奶一下試試。”

薑小米偏偏就是那種:你不讓我奶,我偏要奶的人。

她想著婁天欽正在被一群人圍攻,場麵十分混亂,他哪裡曉得自己奶冇奶,於是乎繞到天神屁股後麵,點了其中一個快要死的人,及時的送了一口奶。

誰知道正在酣戰中的天神猛地一個轉身,那個被薑小米奶過的仁兄瞬間被秒殺了。

冇過一會兒,遊戲小喇叭傳來一名年輕人驚恐的聲音:屎裡有毒,你他媽是奶裡有毒吧,老子剛被你奶一口就死了。

很快就有人附和:剛纔天神轉身,差點嚇死我了。

屎裡有毒回覆:不關我的事,天神要殺你。

年輕人立即回覆:老子躲在他屁股後麵還能被秒,日了狗了。

屎裡有毒:這個天神開掛了。

有人又再呼叫奶媽救援,薑小米這次學聰明瞭,站了個稍微遠一點的位置,可誰想到但凡被她奶鍋的玩家都頃刻斃命。

於是呼滿屏都是:奶媽吃砒霜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