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茶茶惺惺的爬起來,並把地上的碎布條捲成一團揣進衣服裡,路過垃圾桶,一股腦的全都扔了進去。

做完這一切,她輕鬆地撥出一口,腦海裡卻不由得浮起剛纔的那個吻,女孩子遇見這樣的事,不應該感到很羞愧嗎?可她除了剛開始有些慌亂之外,剩下的全是一些不切實際的荒唐念頭。

她甚至還在想,如果被他多親兩口,就能相互扯平,好像也不吃虧。

“真不要臉。”茶茶精神分裂了,忍不住罵了自己一句:“你真是我見過最不要臉的人!”

……

翌日,萬裡晴空,在太陽的炙烤下,遠處的景色彷彿都扭曲了。在這個炎熱的午後,婁韶華退休了。

“砰——”禮炮般的香檳從瓶口脫離,白色泡沫湧出來。

婁韶華舉著巨大的瓶身,不疾不徐的為大家倒酒。

“來,我們乾一杯,祝你們未來每個人前程似錦,步步高昇!”婁韶華舉著香檳杯,逐一的碰過去。

喝光了香檳後,婁韶華拿起乾淨的手帕擦拭了下嘴角,她緩緩道:“歡聚有離散,其實有一肚子的話想跟你們說,但想來想去,還是覺得,無聲勝有聲比較適合我。”

大家被婁韶華難得幽默逗笑了。

薑小米擠在隊伍裡跟著一塊兒笑。

婁韶華將杯子放在旁邊,微微的欠身,她給在場的所有人都鞠了一躬。大家慌忙回鞠了一個給她。

“再見了。各位。”

“婁主編慢走!”眾人齊聲道。

婁韶華笑了笑,踩著高跟鞋噠噠噠的離開辦公室。

接下來就是新主編的問題。

“小米,你是董事長,你知道新來的主編是誰嗎?”旁邊人問道。

薑小米翻了個白眼:“我已經好久冇有去總公司了好吧。”

“哎,會不會是你啊?你看,你在狗仔隊也熬了那麼久,當初不就是想往上爬嗎?”前台小姐賤兮兮的取笑她。

薑小米推了她一把:“我有那麼無聊嗎?自己給自己討個職位?”

“我就好奇了,有董事長不乾,偏偏跑來當狗仔。”前台終於問出了當年的困惑。

薑小米搖搖頭,陳年往日不堪回首。都怪自己心直口快,胡亂給人許諾,搞得她現在隻能當狗仔。

“我喜歡,我熱愛,這個理由夠不夠?”

前台捂嘴笑起來:“夠,夠了。”

這時,門外傳來沉重的腳步聲,大家齊刷刷的朝門口看,隨著門縫的擴大,眾人滿懷期待的眼睛蹭的瞪圓了起來。

“劉主編?”薑小米第一個尖叫,她是不是眼花了?劉主編?

退休的人咋能重新上班呢?

老劉腆著肚子,得意洋洋的走向自己的辦公桌,路過薑小米身邊的時候,劉主編眼皮子上下一翻:“你趕緊減減肥,肚皮都快溢位來了。”

薑小米剛想上去擁抱他,卻因這句話硬生生的留在了原地。

我再肥,有你肥嗎?

幾個組的主編都露出了相同的疑惑,是啊,這貨咋詐屍了?

闊彆了多日,重新回到崗位上的劉主編,眉宇之間全是得意,他大搖大擺的坐在那張真皮靠椅上:“你們也用不著吃驚,公司在篩選了曆任編輯以後,覺得我的成績最突出,所以……把我返聘回來了。”

他那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叫人恨得牙癢癢的。

更可氣的是,這胖子以後乾一份活,卻拿兩份工資。

不理會其他組主編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劉主編在薑小米身後張望了一番:“其他人都出去,小米,把咱們組叫進來,我有話要說。”

薑小米尷尬的往後看了看,哪還有人啊。

婁韶華每天除了挑刺就是挑刺,估計是個處女座,之前招聘了不少新人,但都因受不了她的挑剔,要麼跳槽,要麼辭職乾彆的了,原先薑小米還有簡薇可以相依為命,冇想到那傢夥因為要回家看什麼樹,也辭職了。

薑小米尷尬道:“咱們組冇彆人了,就我一個。”

劉主編瞬間拉長了臉:“啥?人呢?”

“老劉,你回來的可真夠及時的,你們組正缺人呢。冇事兒,隊伍可以重新組嘛,對吧!”一組主編酸溜溜道。

二組,四組,五組的主編雖然冇有講話,但也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劉主編火大:“你們是不是閒的冇事乾?要不要我找點事給你們?”

見他動怒了,大家趕緊一鬨而散,不敢再捋虎鬚。

劉主編估計暫時接受不了這個噩耗,好半天都冇緩過來,薑小米眼力勁十足的替他泡了杯茶:“主編,您喝茶。”

劉主編痛苦的在凳子上挪動著姿勢:“怎麼就冇人了?嗯?”

“您這說什麼話呀?我不是還在嗎?”

“光你一個有個屁用。”劉主編有氣無力道。

整個下午,薑小米就光在劉主編辦公室吹空調了。

臨下班,劉主編把招聘請求遞交了上去,估計明天就能有結果。薑小米像跟屁蟲似的黏著劉主編:“主編,晚上一起搓一頓啊?”

劉主編翻了個白眼:“你說你一個良家婦女,下班不回家吃飯,跟我混在一起算怎麼回事?你老公冇意見?”

“他能有什麼意見?”薑小米嘴上冇說,但是臉上卻凝聚著一片怨氣。

劉主編眼睛賊毒,薑小米一撅屁G,他就知道要拉什麼屎。

“又吵架了是不是?”

“談不上吵架,反正就這麼耗著唄,我也不著急,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呢。”

現在她心裡一共有兩根刺。

一根是阿城,另外一根是杜烈。

自從杜烈來了以後,她每天去了什麼地方,乾了什麼,杜烈都會一五一十的跟婁天欽彙報,簡直就是個雙麵間諜。

正說著話,薑小米手機響了。

是茶茶打來的。

薑小米迅速擰起眉頭,覺得稀奇。

“喂?”

“是我。”

“我知道!”薑小米對劉主編做了一個稍等的手勢:“啥事啊?”

茶茶在電話裡沉吟片刻:“等會兒我發個菜單給你,你能不能照上麵的買,然後送到魏家老宅來?”

“你搞什麼啊?”

“哎呀,你幫幫我嘛,我現在不方便出去。”她頓了頓:“我會付錢的。十倍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