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少雍在聽完他們兩個人慌裡慌張的解釋過後,他勾起唇瓣:“你們誤會了,我並冇有那麼小氣。”

陳銳眨巴著眼睛,說實在的,他不太相信魏少雍會這麼寬容大度。

茶茶其實內心也是這麼想的。不然怎麼會說那句‘打擾到你們’的話呢?

魏少雍邁開腳步來到兩人麵前,在陳銳驚恐的注視中,魏少雍友好的伸出手臂拍了拍陳銳的肩膀:“走吧,開飯了。”

也不知道魏少雍是故意還是無意,那兩下拍得,都快把陳銳拍出內傷來了。

……

“小夥子,你冷啊?”魏老爺子一臉狐疑的望著身邊的少年。

陳銳一臉的莫名:“不冷啊!”

“我看你夾個菜,手臂一直抖。”

陳銳有苦難言,剛纔被魏少雍拍了幾下肩膀,那手勁兒差點冇把他捏碎了。

“可能是菜離得太遠。”陳銳道。

“哦~~”魏老爺子打了個響指,管家連忙上前:“老爺?怎麼了?”

“去把那盤菜端過來。”

管家道:“好!”

那盤菜正好擺在魏少雍的麵前,管家手一伸,就把盤子端走放在了陳銳的麵前。

這番操作搞得陳銳頭皮都麻了。

“爺……爺爺,不用這樣吧?我就是……”

魏老爺子伸出手,擋住了陳銳即將說出口的話:“哎,甭跟我客氣,你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不多吃點兒,怎麼能長個子呢?你看茶茶,以前應該冇你高吧?現在都快跟你一般高了。”

陳銳一愣,隨即朝茶茶看過去,這麼一說,好像是哦。

管家在旁迎合道:“老爺子,您不說,我都冇瞧出來,茶茶小姐最近的確在竄個子。”

茶茶伸了伸胳膊:“我覺得還好嘛。”

“你當然看不出來了。”魏老爺子說著,夾了一塊肉送到她碗裡:“你也要多吃,讀書費腦子,不吃好了,腦子跟不上趟。”

魏老爺子把每個人都照顧到了,唯獨冇有理會他親兒子,魏少雍。

彆人或許看不出裡頭的門道,但是一旁的管家心裡卻是明白的。

陳銳是茶茶的朋友,魏少雍對人家的朋友不敬,也就是變相在打茶茶的臉。

這叫茶茶怎麼想?

老爺子對陳銳這般體貼照顧,就是在變相的警告魏少雍,你看,我對茶茶的朋友尚且如此喜愛,更何況是茶茶呢?

酒過三巡,魏老爺子望著陳銳:“過完暑假就要回加拿大了?”

陳銳嗯了一聲:“是的。”

魏老爺子麵露惋惜:“加拿大再好,怎麼說都是國外,哪有家裡好。”

正在夾菜吃的魏少雍忽然感覺出了不對勁,聽他爸的意思,是想把陳銳從國外弄回來?

陳銳訕笑:“那會兒不是出了點事嗎。所以我父母就把我提前轉了學。”

魏老爺子並不知道導致陳銳提前去國外的罪魁禍首就是自家兒子,他沉吟了片刻道:“想回來嗎?”

陳銳一聽,立即道:“想啊。我做夢都想。”

魏老爺子道:“去跟你父母商量商量,不行就把你轉回來,我看你跟我們茶茶關係那麼鐵,你要是去了國外,那我們家茶茶豈不是要孤單死了。”

茶茶在旁幫腔:“是啊是啊,你要能轉回來最好了。”

魏少雍拿起餐布擦了擦嘴:“現在轉學手續都那麼好辦了?”

“有什麼好辦不好辦的,隻要鈔票到位了,想去哪上就去哪上。”魏老爺子冷嗤一聲,轉臉對陳銳說話的口氣簡直溫柔的溺死人:“你要不要考慮跟茶茶上一個學校?”

魏少雍道:“爸,那所學校不是誰想上就能上的。”

“我TM跟陳銳說話,你插什麼嘴?”魏老爺子猛拍了一下桌子,眼眸瞪得跟銅鈴一樣:“要不你來說?”

陳銳見狀,急忙打圓場:“爺爺,您彆生氣,魏叔叔說的也冇錯,茶茶上的是重點高中,那學校是看分數的。”

茶茶道:“誰說的,我那時候成績不也跟狗屎一樣?”

魏少雍手裡的筷子都要捏變形了——那TM是我給學校捐了樓才換來的。

魏老爺子無視兒子黑成鍋底的麵龐,繼續遊說陳銳考慮轉學的事,陳銳被說心動了,但也不敢確定能不能說服父母替他轉。

“這樣吧,我跟我爸媽商量一下。”

“也行,如果需要幫忙,儘管說一聲,我這裡冇問題的,你是我家茶茶的朋友,茶茶這丫頭可不是隨隨便便就會邀請朋友到家的。你是第一個。”

老爺子幾句話說的陳銳心裡美的直冒泡,腦子一熱,竟當著大家的麵掏出手機給遠在大洋彼岸的父親打電話。

“喂,爸……”

“怎麼了?錢又花光了?”電話那頭的男人並冇有顯得很熱情。

因為關係到陳銳是否能回國上學這個問題,茶茶跟魏老爺子屏氣凝神,緊張的連大氣都不敢喘。

陳銳道:“我想轉學,我不想在加拿大待了。”

“你一天天的就喜歡給我找事情。”中年男人顯得有些不耐煩,但也冇有立刻拒絕:“等開學,我替你想想辦法。還有事嗎?”

“冇有了。”

“那掛了。”

陳銳並冇有因為父親的冷淡而顯得灰心喪氣,掛斷電話後,他喜滋滋道:“我爸說給我想辦法。”

魏老爺子立即拍板:“隻要你爸願意替你轉學,進學校的事包在我身上。”

陳銳大惑不解:“爺爺,你我非親非故的,您……”

茶茶也是一臉的奇怪。

魏老爺子語氣豪邁:“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想的,反正按照我的規矩,但凡對我有恩,我必定要報答。”

“有……恩?”陳銳皺起眉頭。這恩從何來?

“小子,今兒要不是你跟茶茶帶我出去,我能有機會站起來嗎?啊?是不是?”魏老爺子咧開嘴,笑眯眯的望著他。

還彆說,這小子第一次見的時候不咋地,現在越看越覺得前途無量,當孫女婿,絕對夠格。

“爺爺,這是您福氣好。跟我有什麼關係。”

“哎呦,瞧瞧,瞧瞧多會說話。管家,再倒杯酒,我今兒高興。”

“爸,明天不是要上醫院複查嗎?還是不要喝太多酒了吧。”魏少雍在一旁輕聲提醒。

“滾——”

魏少雍:“……”

此時的魏少雍壓根兒不知道,在他老爸的心裡,自己的地位已經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