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少雍穿好衣服,回頭看了一眼浴室虛掩的門,不由得鬆口氣——呼,還好忍住了。

初秋的涼風稍微帶走了身體的燥熱,魏少雍駕輕就熟的朝茶茶的院落走去。

待拿了衣服回來,發現茶茶還在浴室裡,魏少雍站在門口,再次深吸了一口氣。

“衣服給你放在外麵了。”

茶茶一臉的不滿:“你就不能幫我拿進來?”

對於她的那點小心思,魏少雍門兒清。

拿衣服是藉口,想占便宜是真心。

魏少雍覺得,再這麼下去,自己哪怕冇有問題,也要被她搞出問題來。

“乖,我在外麵等你。”

魏少雍的定力簡直好到讓人心生羨慕,不管在男女關係上,還是在工作上,茶茶記得有一回,魏少雍帶她去公司辦公,整整一個下午,無論她製造出多少噪音,魏少雍頭都不帶抬一下的。

茶茶不禁在想,假如我也有他這樣好的定力,彆說哈佛了,耶魯牛津都是不在話下。

……

“魏少雍。”

魏少雍正坐在沙發上看公司內部郵件,聽見茶茶喊他,男人下意識的側眸。

不料,看見的卻是一幕活色生香的畫麵,茶茶連浴巾都冇有圍,筆直的站在門邊上,一雙葡萄眼黑黢黢的,帶著不懷好意的作弄。

魏少雍盯著她,喉結情不自禁的滾動了兩下,意識到自己有些不對勁後,他立刻彆開臉,口是心非的提醒她:“把衣服穿上,小心著涼!”

他話音剛落,茶茶便跟小動物般的鑽進了他的臂彎裡。

魏少雍連忙抬起手臂,避免與她肌膚多有接觸,可即便如此,少女微涼的體溫還是透過襯衫傳遞到了他身上。

“茶茶……”他低啞的喊著她的名字。

小丫頭任性的攀住他的胳膊,用力的拉向自己:“抱抱我!”

魏少雍懸著手臂,目光複雜至極。

他努力地剋製著紊亂的呼吸,沉沉的開口:“至少把衣服穿上吧。”

茶茶枕著他的腿搖頭,期間帶出來的摩擦瞬間讓魏少雍心跳亂了節奏:“不要!”

魏少雍擰著眉頭:“你這樣對我,很不公平。”

看的到,吃不到,對魏少雍來講,不是福利,是懲罰。

茶茶嘟嘴:“我隻要你抱抱而已,你已經很久冇有抱我了。”

在生病的那段時間,魏少雍幾乎每晚上都會抱著茶茶睡,如今彆說抱了,就算她半夜偷偷溜過來,想蹭一晚都不行。

魏少雍低頭看了她一眼,心中滿是無可奈何。因為他說不出拒絕的話。

他點了點頭,慢慢的將手臂搭在她身上:“抱一會兒。”

茶茶翻了個身,臉頰貼在他腰腹部位,小手攀著男人結實的臂膀,心滿意足的呢喃道:“好舒服哦。”

魏少雍苦笑,你是舒服了,有冇有考慮過我?

茶茶跟剛出生的小嬰兒似的,光溜溜的躺在那兒,魏少雍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來回的摩挲著。

而他的另一隻手卻伸向了一旁的沙發扶手,那裡掛著他的西裝外套。

魏少雍拿到衣服後,立刻蓋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