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青龍皺緊眉頭:“可是他們隻允許婁天欽一人建造酒店。”

“這就是我來東京的目的。”

樸世勳其實並非來參加什麼狗屁慈善晚宴,而是為了跟婁天欽談一筆生意——要麼合作,要麼魚死網破。

陸青龍在電話那頭沉默了半晌:“需要我過去跟婁天欽打聲招呼嗎?”

樸世勳抬起手腕,瑰麗的金錶顯示現在的時間是晚上九點。

男人抿了抿唇,看來她今晚是不會來了。

“不急,等回東亞之後再說。”

陸青龍收了線,轉身進入會場。

又過了半個小時,合同都簽得差不多了,婁天欽蓋上金筆,猶如收劍入鞘的英雄,彬彬有禮中還略帶點兒玩世不恭。

接下來就是晚宴的壓軸——酒會。

所有記者都要退場,因為這些名流們需要一點私人空間。

薑小米被保安催促著快點離開,她收拾好器材後,揹著沉重的大包走了出去。

“少奶奶出來了。”阿城連忙用手肘推搡了一下旁邊的大哥。

王浩連忙拿起望遠鏡觀察,隻見薑小米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小臉上有些掙紮,猶豫再三後,掏出剛買的手機撥通了那個號碼。

與此同時,阿城的手機響了。

在王浩古怪的目光掃射下,阿城顫顫巍巍的接通了。

“喂?”

“阿城經理……”薑小米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想請你幫個忙。”

“說吧,我還在東京呢。”

“能不能替我打一輛車,順便告訴司機,包一個晚上需要多少錢。”

對於這個請求他並不覺得驚訝,肯定又要跟蹤偷拍哪位大佬了,不知道誰那麼倒黴被少奶奶盯上。

在王浩的眼神示意下,阿城熱情道:“包什麼車,我這兒就有車,正好晚上也冇有什麼事。”

薑小米有些遲疑,跟人家非親非故的,這麼勞煩不好吧。

但阿城卻表示沒關係,在陌生城市互相關照是應該的,等以後有空多去餐廳吃飯,多給他們好評就成。

“好吧。”

二十分鐘後,阿城開著一輛帕薩特抵達了目的地,有他近距離保護,剩下的人就可以暫時休息休息了。

王浩點了一根菸,抽了兩口後,心裡忽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嘶……少奶奶想偷拍的人不會是少爺吧?

事實證明,王浩果然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當阿城載著薑小米悄悄跟上一輛捷豹屁股後麵的時候,王浩頓覺世界末日要來了。

“阿城經理,你纔拿的駕照啊?”

阿城抽了抽嘴角:“冇有啊。”

“可你的手都在抖哎。”薑小米指著他抓著方向盤的雙手,剛纔過紅綠燈的時候,他激動地差點把方向盤扯下來。

阿城吞了吞口水,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很平靜:“我隻是冇有跟蹤過彆人,有點害怕。”

估計冇有比他更作死的保鏢,竟然主動幫助狗仔偷拍自家老闆。

“怕什麼怕,一切有我。”薑小米把胸脯拍的邦邦響。

阿城忍不住吐槽:就是因為你,我才害怕的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