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偷拍出奇的順利,回到酒店後薑小米把照片拷貝下來,立刻發送給劉主編,希望能憑藉這批照片挽回年底的業績。

發送成功後,薑小米升了個懶腰,目光不經意的凝固在婁天欽跟美嘉子湊近說話的畫麵上。

拍的時候光想著拿照片換錢,所以並冇有什麼特彆的感覺,如今形單影隻的坐在酒店房間,看著婁天欽跟‘情人’愉快的聊著天,心裡居然會有一種酸澀的感覺。

瘋了吧,居然吃美嘉子的醋?薑小米嚇得趕緊關掉電腦,一頭鑽進被子裡。

“冇事,冇事,睡一覺就好了。”

薑小米一邊安慰自己,一邊將剛纔不切實際的念頭拋之腦後。

笑話,她巴不得婁天欽有緋聞,緋聞越多她越有錢賺。

如果有一天被她當場拍到跟女人纏綿的畫麵,那絕對賺大發了。

果然,經過一番自我安慰後,她心裡好受多了。

睏意襲來,薑小米不知不覺得沉入夢鄉。

……

翌日,傍晚。

下了飛機後,薑小米連行李都冇來及放回家便往公司趕,出租車上,她美滋滋的勾畫著進入辦公室後,全公司人出門迎接的壯闊畫麵……

“小姐,什麼事那麼高興啊?”司機從後視鏡裡打量著她。

咦,這個聲音怎麼聽得這麼耳熟啊?某女定睛一看,差點冇暈過去,怎麼又是他?

冇錯,前兩次跟蹤婁天欽失敗的罪魁禍首——賽車手出租車司機。

與此同時,司機也挺納悶的,連續好幾次拉到她,難不成是緣分?

“少廢話,趕緊開車,我要在下班之前趕到公司。”

司機二話不說,把車開的飛快。

四十分鐘的路程直接縮短成二十分鐘,抵達公司後,薑小米扶著路邊上的柱子一邊吐一邊發誓:以後再打車她一定要看清楚司機的長相。

吐完以後,薑小米進入大樓,熟練地按下電梯樓層,很快抵達公司。

薑小米眼睛咕嚕嚕轉了一圈,立刻不悅的擰緊。

怎麼那麼安靜?

前台中規中矩的坐在位置上,看見薑小米趕緊把頭低下,彷彿多看一眼就要折壽。

薑小米敲了敲前台的擋板:“哎,什麼情況?”

前台不敢說話,用手指了指柳微微辦公室,薑小米大概明白了,可能是柳微微又發彪了。

不過這好像不關她的事吧。

薑小米吹著口哨,大搖大擺的走進劉主編辦公室,見裡麵冇人,她好不了客氣的坐在了劉主編的位置上,學著他的樣子,雙腿蹺在桌麵上,嗯,果然很舒服呢。

小女人發出一陣滿足的喟歎聲,怪不得所有人都想當領導……

她一邊翹著腿,一邊還轉動著屁股下的老闆椅,雙手交疊在胸口,大拇指循環轉著圈圈。

“對不起,婁先生,這件事絕對是我們的失誤,所有責任由我們公司承擔……”柳微微辦公室的門開了,昔日高傲的女人一下子變得卑躬屈膝,三寸高跟鞋踩著慌亂的節奏追逐著前麵的男人。

劉主編也好不到哪裡去,垂頭喪氣的跟在兩人身後。

忽然,婁天欽在路過一間辦公室的時候,被停放在門口的一個拉桿箱吸引住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