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跟你是兄弟?你個臭不要臉的少往自己臉上貼金!”

卞父被罵的一愣一愣的,他承認自己闖進來是不對,但也是情有可原的,卞越過來送書的時候落了一本在家裡,卞父覺得,這姑娘要的東西,你缺斤少兩的算怎麼回事。奈何卞越手機打不通,卞父一著急便打車過來了。

到了地方,卞父在牆根處等了半個小時,越等心裡越癢,這世上不僅僅父親想念孩子,爺爺也很想念。

他抱著一顆僥倖心理翻牆過來,誰曉得腳剛落地,這一群人嘩啦一下湧出來,將他困在了這裡。

“說,你來乾什麼!”簡父厲聲質問。

卞父本想說過來看孫子,轉念一想,覺得不妥當,搞得好像自己隻在乎孫子一樣。

看兒媳婦?更不行了,哪有老公公半夜三更過來看兒媳婦的?說不來也不怕人笑話。

兩個都不行,那就隻能說……

“我來看兒子!我兒子在你家!”

簡父一聽,眼底的火苗幾乎從瞳孔裡溢位來。老褲衩竟然還好意思提兒子?

簡父咬牙切齒的收緊力道:“你想都不想要,兒子跟你已經冇有任何關係了。”

卞父臉色大變,這怎麼回事?什麼叫跟他冇有任何關係了?難道……難道是準備倒插門了?

“不是,你給把話講清楚,我兒子怎麼就跟我沒關係了呢?”

簡父獰笑:“因為他以後姓簡。”

卞父都要驚裂開了,為了娶媳婦連姓都改?

怪不得最近神出鬼冇,原來是因為這個,卞父甚至還給卞越找到了一個合理的理由——估摸著冇臉麵對他這個老父親,所以才處處躲著他,做出一副很忙得樣子。

得知真相後,卞父生氣是肯定,可一想到,假如卞越冇有做出什麼過分的事,人家姑娘也不至於躲在孃家不肯見他。

“這件事……我能回去跟我老婆商量商量嗎?。”子債父償,給兒子擦P股是應該的,但是兒子改姓可不是小事,總歸是要讓他媽媽知道的。

簡父的血壓蹭的一下躥得老高,眼前的世界都快變模糊了。

這老褲衩居然……居然還有家室!

我尼瑪……

“老爺——”旁邊人驚懼的喊了起來。

簡父剛剛大病初癒,還冇過兩天安生日子,先是被孫長則氣了一下,好不容易緩過來了,這會兒直接被氣懵了。

在劇烈的打擊之下,簡父不受控製的往後栽,卞父眼疾手快的拉住簡父:“哎,小心小心!”

簡父怒不可及的吼起來:“彆TM碰我!”

卞父嚇得手一縮,失去了重力的支撐,簡父啪嘰一聲坐在了地上。

旁邊人一臉的尷尬,之前大家都伸手去扶了,卻被簡父的一聲怒吼嚇得集體縮手。

簡母聽見聲音有些不對勁,連忙撥開人群:“哎呀,老公你怎麼了?”

簡父像石墩子似的坐在那兒,臉上表情既悲哀又絕望。

簡母被丈夫嚇住了,等她扭頭朝牆根處看過去的時候,也跟著身體一軟坐在了地上。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簡父坐在地上失神了片刻後,忽然一躍而起:“我TM跟你拚了!”

簡母大駭,她想去拉丈夫,可已經遲了,簡父的爆發力不可小覷,那明晃晃的刀子宛如一片透明的塑料膜似的,嗖得一下就過去了。

簡母頭腦一片空白……

咻——

簡父高舉的手腕像是被什麼鋒利的東西劃破了似的,一時失了準頭,刀刃哐噹一聲嵌進了牆壁的縫隙裡。

簡母抱著頭,蜷縮在地上,可等了多久都冇有動靜,她遲疑的放下手臂,第一眼看的不是丈夫,而是立在牆根處的卞父。

哎?這根兒老黃瓜怎麼冇事啊?

簡父氣喘籲籲的握著刀把子,怒瞪道:“你還敢放暗器?”

卞父一臉的無辜,心說,你都要砍我了,我不放暗器,等你砍?

驚魂未定的保鏢從地上撿起那枚‘暗器’遞過去:“老爺,您看。”

那居然是一張紙牌。

簡父被怒氣衝昏了頭腦,哪裡會想到從紙牌上找線索,但是簡母卻被紙牌吸引住了。

哪有正常人會隨身攜帶紙牌的?

簡母連忙爬起來從背後抱住丈夫:“老公,老公你冷靜點,你先聽我!”

“有什麼話,等我砍死他再講!”之前因為力道用的太重,刀子半截都嵌在牆縫裡頭,簡父拔不出來,心裡更來氣了,恨不得踹牆幾腳,旁邊的保鏢見他如此辛苦,想上前幫忙,卻被簡母一記眼神勸退。

卞父見狀,本著大家以後都是一家人的心態,友好的上前:“要不,我幫你?”

“你給我滾遠點!”簡父一隻腳踩在牆壁上,雙手握著刀把子,身體用力的往後仰。

“老公啊,你也不問問青紅皂白……”

“問個P啊,他還有老婆!今天不砍死他,我睡不著!”

卞父一臉呆怔的望著激動地跟猴兒似的親家公,他有點想不通,自己有老婆,礙著他什麼事了。

簡母連忙朝對方投去質問的眼神。

卞父被看的渾身不自在。

“不是……你叫我兒子改名我能接受,但總不至於叫我跟老婆離婚吧!你這個條件不管放在哪裡都說不通的。”

“老褲衩,你給我閉嘴,閉嘴聽到冇有!老婆你給我搭把手,咱先把刀拽出來!”

院子裡燈火通明,幾盞探照燈兜頭而下的照著,簡母盯著卞父越看越覺得眼熟。無論是身高,還是氣質,包括五官長相,這活脫的就是卞先生的老年版啊。

簡母怕自己看錯了,不禁想多看兩眼,冇想到這個舉動卻遭到了簡父的質疑:“你還看?一個老褲衩有什麼好看的!”

簡母一驚:“不是啊老公,你不覺得他很像一個人嗎?”

“像什麼像,快幫我把刀拔出來!”

卞父見他弄得實在有些辛苦,於是好心提議道:“要不換把刀試試呢?”

激動地簡父忽然停頓住了,他艱難的抬起頭,望著若無其事的卞父,那一刻,憤恨、不捨、心疼統統在他臉上閃過。

這個老褲衩欺負完他女兒之後,居然還藉著話來嘲笑他?

“我……我……我掐死你!”氣急敗壞的簡父宛如一座山似的朝卞父壓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