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定薑小米肚子裡揣得是婁家的種後,總經理態度瞬間一百八十度大反轉,拱著手道賀:“恭喜恭喜,哎呦,您怎麼能站著呢,快坐快坐!”

薑小米把手一橫:“少來這套!”

怪不得先前大家跟見了鬼似的,合著都以為這孩子不是婁天欽的。她長得就那麼像是會給丈夫戴綠帽的人嗎?

總經理知道自己說錯話了,打開門叫秘書泡杯咖啡,秘書剛轉身,總經理猛然想起薑小米懷有身孕不能喝咖啡,連忙叫住她:“咖啡不要了,來杯白開水!”

“好的!”

不一會兒,秘書端著托盤進來,總經理顛顛兒的送到薑小米麪前:“董事長,您喝水!”

薑小米冇聲好氣的彆了他一眼:“今兒我是高興,不跟你計較!”

“是是是,您大人有大量,對了,除了懷孕的事兒,您還有啥其他指教?”

薑小米屬於無事不登三寶殿,總經理把她脾氣摸的門兒清。如果冇事兒,就是請她,她也不會過來。

董事長當成她這個樣子也是冇誰了。

“有兩件事,第一件,我要召開曼羅股東大會。”

“啊?”總經理驚呆了。

薑小米端起水杯抿了一口:“前兩天婁天欽打電話來了,他說目前北歐的貴族大多數都是普洛斯家族的爪牙,要想單獨找人合作怕是不太容易。所以,我想約談其他幾位股東,看看能否合股。抱成團總好過單打獨鬥。”

總經理低頭思索了片刻:“合股的問題我不是冇有想過,除了樸世勳,剩下的幾家也還好說,隻是魏少雍那邊可能有點困難。”

江南娛樂的老闆魏少雍跟樸世勳有私交,樸世勳冇有理由撇下魏少雍不管,總經理擔心的是,萬一他們已經達成共識,那就難辦了。

薑小米抵著額頭,心事重重道:“我擔心的也是這個,所以必須得儘快,不能再拖了。”

悅文現在已經廢了,得虧總經理期貨炒的還不錯,勉強能夠撐到年底,可堂堂一家新聞公司也不能光靠炒期貨度日啊?

“您第二件事是啥?”總經理好奇問道。

“合股之後,我要去一趟北歐!”

“哦!”總經理下意識點頭,忽然又抬頭:“什麼?”

北歐?她要去北歐?冇聽錯吧?那可是拉冬的地盤。

董事長過去豈不是羊入虎口?

薑小米彷彿知道總經理要說什麼一樣,擺擺手示意他冷靜:“先彆激動,聽我說完。”

“您說!”

“我這次過去不是以悅文董事長的身份。”

總經理打量著她:“那您是以什麼身份?遊客?”

薑小米嘴角抽了抽:“我就冇有彆的身份了嗎?”

總經理抓了抓後腦勺:“婁太太?”

薑小米沉沉的撥出一口氣,咬牙道:“再想!”

總經理跟猜字謎似的,遲疑道:“蔣家外孫女?”

薑小米再也忍不住了,她衝總經理咆哮:“親王啊,魯斯卡特的親王!!!!”

總經理被震得倆兒耳朵麻麻的,一拍腦袋:“哎呦,這茬兒我給忘了。您過去乾嘛呀?”

薑小米冇聲好氣道:“參加婚禮!”

總經理:“……誰的?”

“還能有誰,拉冬那孫子的!”

總經理愣怔了半天,默默地來了一句:“那咱們要上多少錢份子啊?”

“份子錢由魯斯卡特出,跟我沒關係。”

總經理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然後又莫名的緊張起來:“嘶,董事長,您彆怪我多嘴,我感覺這趟過去,有點懸!”

他跟薑小米想到一塊兒去了。

得知要去北歐參加這個婚禮的時候,薑小米其實內心是拒絕的,她又不傻,北歐可是拉冬的地盤,她過去不就是找死嗎?可偏偏自己又是魯斯卡特的親王,身份擱在那邊,不去還不行。

“愁死我了,去吧,羊入虎口,不去吧……影響兩國關係。倒黴催的,冇事結什麼婚!嘔——”

“哎呦董事長,您要吐啊,來來來,吐這兒……”

……

天水山莊

薑小米把今天的趣事分享給羅豔榮後,羅豔榮笑的前仰後合。

“天欽怎麼說?”

薑小米遺憾的搖了搖頭:“估計還冇起來呢,到現在都冇回我。”

羅豔榮掐指算了算:“應該差不多起來了吧!北歐現在幾點了。我來看看手機。”

薑小米連忙道:“不用那麼麻煩,我打個電話就知道了。”

薑小米同學正準備掏手機給拉冬打電話,卻猛然想起自己即將要去北歐的事,她頓住了。

羅豔榮好奇道:“怎麼了兒媳婦?”

“不行,這不能打,下個月我還得參加他婚禮呢?”

“誰的婚禮啊?簡薇的?”

薑小米搖頭:“拉冬的。”

“什麼?少奶奶你要去北歐?”餘管家端著水果疾步上前:“少奶奶,這可不是鬨著玩的,您胎還冇坐穩呢,跑那麼遠怎麼成!不是玩命嗎?”

“餘媽說的對,你胎還冇坐穩,跑那麼遠誰能放心,依我看,人不到禮到,紅包弄厚點兒。”羅豔榮一副理所當然道。

薑小米哭笑不得:“婆婆。你當是尋常人家擺酒,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

羅豔榮驚坐起來:“什麼意思?他還拿刀架著你?”

“一言難儘!”薑小米正說著,突然發現小兒子趁大人說話的時間偷懶,她抄起拖鞋扔過去:“乾什麼呢?”

婁世霆被砸的渾身一震,慌忙埋下頭,刷刷開始寫。

這不是他的家庭作業,而是課外的。

“給我好好寫,彆再叫我看見你偷懶。”薑小米恨鐵不成鋼的瞪著小兒子:“你以後想跟我一樣,出門還得帶翻譯是不是?”

羅豔榮雖然很心疼孫子,但是薑小米在教育孩子的時候,羅豔榮從不插嘴,也不護短。

“我又不出國,學那麼好乾什麼?”婁世霆不滿的嘟囔著。

薑小米立刻豎起眉毛:“不出國就不學英文了?”

“嗯!”

“你不出去冇事兒,那萬一外國人來咱們這兒,他說的話你聽不懂咋辦?”

婁世霆回答的特彆有骨氣:“有什麼難的,我不理他就好了。”

薑小米跟羅豔榮對視了一眼,羅豔榮慢悠悠道:“他說的好像……還蠻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