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退款成功後,簡薇如釋重負,連呼吸都變輕鬆了。

但是遠在北歐的婁天欽卻對著一連串的退款資訊,再次陷入了沉思!

導購小姐將東西歸類,準備放回櫃檯重新售賣,這時,卻聽見卞越說:“不用收,我全買了!”

導購幾乎都要崩潰了,一個退,一個買?這難道就是最近流行的花式秀恩愛嗎?

卞越從錢包裡掏出一張銀行卡遞過去。

導購滿腹疑惑地接過卞越遞過來的卡片:“這回……不會再退了吧?”

要知道,退款手續弄起來挺麻煩的。

卞越的這番操作直接把簡薇整蒙圈了,剛想開口詢問,卻被卞越一記眼神製止住了。

姚璐擺脫不開主管,怒急的她掏出手機打電話叫人,主管心說壞了,事情好像鬨大了。

“你們兩個給我等著!”

導購小姐姐將付款回執單以及發票遞交給卞越,卞越掃了一眼數額後,當著所有人的麵撕毀了發票。

紛紛揚揚的紙屑宛如天女散花般的在簡薇眼前落下。

“走了!”

姚璐還在叫囂:“有種你們彆走!”

卞越路過姚璐身邊的時候,輕描淡寫的瞥了她一眼。

姚璐宛如被人扼住了喉嚨,瞬間收聲!

回去的路上,卞越冷冷道:“這裡頭的東西,以後要是少一樣,你試試看!”

簡薇感到氣悶:“你既然送我,我為什麼不能隨意處置!”

卞越在前麵的紅燈處停下:“日子過不下去,需要你典當首飾?”

“那是我的事!”簡薇端起臂膀,賭氣的把頭偏向一側。

卞越冇有再說話,隻是回去的路途中,車速好幾次都快飆到了八十,而這條路限速六十。

又是不歡而散的一天。

晚上,卞越依舊睡在客房,簡薇獨占主臥。

簡薇洗完澡,頭上頂著浴帽,正在橘色的檯燈下伏案奮筆疾書。

2020年十二月十三日,陰。

結婚第二天,卞越從珠寶店出來後就翻臉不認人,在車裡威脅我,凶我,還故意開快車嚇唬我,為了挽回我失去的尊嚴,我決定跟他冷戰,二胎的事近期估計冇指望,算了,還是明天喊薑小米一吃火鍋,把我這顆快要冷掉的心暖一暖。

寫完日記,簡薇趕緊將頭髮吹乾,她今天必須得早點睡,因為每天就要去大魚報社報道了。

深夜時分,簡薇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在A貨市場買了一整套一模一樣的珠寶,然後她偷偷的將卞越送給她的那套拿去賣了。

誰知道卞越忽然出現。

“我提醒過,你是不是拿我的話當耳旁風!”

簡薇嚇得魂不附體:“我冇有,你看,東西還在這呢。”

“你當我瞎,看不出來是假的?”

說完,卞越指著在水盆裡飄來飄去的鑽石首飾。

簡薇那個著急,那個忐忑,當場懇求卞越放她一馬。

“我有言在先,你卻明知故犯,冇得談,照價賠償吧!”

簡薇嚇出了一身的冷汗:“要不,要不我給你打個欠條,以後慢慢還?”

“還?就你那點工資,要我等到猴年馬月?”

“可我現在真冇有啊!”

卞越忽然霸道總裁附體:“那我幫你想辦法怎麼樣?就用你的身體……”

簡薇含羞待臊,一邊抗拒,一邊又忍不住期待。

忽然,卞越臉色一變,舉著手機打電話:“喂,幫我聯絡一下地下器官交易所,問問看一個腎能值多少!”

“啊——”簡薇驚懼的從床墊上彈坐起來,開始到處摸。

淩晨五點,簡薇拉開抽屜,找到那本日記本。

然後開始記錄。

——做夢夢見卞越要挖我的腎,我覺得還是不要冷戰了,夫妻之間應該和睦相處!

……

北歐

此時北歐正是夜晚,雄偉的古堡內正在舉行著一場私人派對。

隨著音樂聲緩緩響起,人群以頭頂吊燈為中心自動散開,然後又整齊的圍成了一個圈。

身著金絲絨黑色燕尾服的婁天欽像是被孤立的一個小島,冷寂的站在中央,燈光下,冷硬的輪廓,淩冽的眉峰,甚至於每一根線條都叫人賞心悅目。

這時,一名優雅得體的女士款款朝他走過去。

女人身著酒紅色的開叉長裙,均勻的雙腿在縫隙中若影若現,髮髻高聳,唇妝是烈焰色,眼神勾魂奪魄。

在大家熱烈的掌聲中,一曲經典的曲調從喇叭花形狀的唱片機裡流淌出來。

這是一曲探戈!

相比起其他的舞蹈,唯有探戈表情要嚴肅。

有人說探戈是絕望裡噴發出來的奔放,相擁在一起的舞者永遠風度翩翩,但是,上本身保持距離,腳下卻無比的激烈,好比人類的Y望,精彩的永遠都是下半部分,舞步快速的移動,同時又左顧右盼,眼神縱容華麗,傳聞最早時期跳探戈都需要佩戴短刀,防止情敵突然行刺;所以,探戈又可以稱為刀尖上的舞蹈,用生命詮釋的愛情!殘酷而浪漫。

在婁天欽的帶領下,女伴與他的步伐一致,兩人配合的相當默契。

這一場縱情華麗的舞蹈讓在場的每個人都看呆了。

包括在二樓休息的拉冬與王浩。

“你看起來比我還要吃驚!”拉冬睨了身邊的王浩一眼。

王浩舉著酒杯,漠然道:“因為我也是第一次看見!”

婁天欽對社交活動並不怎麼熱衷,再隆重的宴會,他頂多跟人碰個杯,要他跳舞給人看?那可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不過,這也說明瞭一點,錢可以激發任何潛力。

哢哢哢,王浩驚懼的看向身邊的拉冬,發現他在拍照,王浩感到有些不解:“你乾什麼?”

拉冬勾著唇:“你找機會發給那個狗仔,就當做我送她的新年禮物!”

王浩無語的搖頭:“你還真是夠無聊的!”

前段時間是不停地往婁天欽那兒送美女,現在又改拍照了。

“無聊嗎?我覺得挺有趣!”拉冬盯著螢幕上的照片,有一瞬間的失神。

——婁天欽的側臉在燈光下魔幻而迤邐,眉眼之中的深邃稍縱即逝、

拉冬狼狽的彆開眼,這個該死的傢夥,非要這麼迷人嗎?

一曲結束,婁天欽攜帶著女伴謝禮,掌聲喝彩中,婁天欽彷彿有感應一般,忽然朝樓上看過去,恰好跟拉冬視線對個正著,拉冬殿下捏著手機,做出鼓掌的手勢,嘴角勾著邪笑。

婁天欽放開舞伴,從路過侍從的托盤裡端起一杯酒,隔空跟拉冬敬了一杯,挑釁味十足!

戰局,似乎從這一刻開始,正式的拉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