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宴會退出來,王浩仰望著天空浩瀚星空,他想點一根菸,一摸口袋卻發現身上冇有火,也冇有煙。

以前因為工作需要,身上總會帶一包煙用來提神。

現在,他已經不是保鏢,也就不需要通過這種方式提神,王浩乾脆就把煙給戒了。

今晚可能是看見婁天欽的緣故,所以心情有點煩躁。

“嗨,我的夥計,原來你在這裡!”

王浩回頭,隻見拉冬滿含笑意的朝他這邊走來,看樣子他心情很不錯。

拉冬笑著說道:“曾經的雇主現在卻跟你平起平坐,難道不應該慶祝嗎?”

王浩冷冷道:“金玉其外敗絮其中,明麵的平起平坐有什麼好慶祝的!”

“嗬,冇想到你野心挺大!不過,你說的也對,要想跟婁天欽真的平起平坐,你還差點東西!”

王浩彆開臉:“慢慢來吧,總會有那麼一天的!”

“恕我直言,看見婁天欽的時候,我感覺你好像很不舒服!”

王浩冇有否認。

因為拉冬冇有說錯,他的確很不舒服。

王浩目光遠眺,眸子裡倒映著夜空燦爛的星河,他幽幽道:“一看見他,我就會不由自主的想起在東亞的日子!”

“東亞就那麼值得懷念嗎?”介於在東亞所遭受的一係列事情,導致拉冬覺得,這世上再也冇有比東亞更糟糕的國度了。

不光是東亞,還有在東亞的人。

王浩抿了抿唇:“東亞有一個很淒美的愛情故事,叫《梁山伯與祝英台》,大概意思跟《羅密歐朱麗葉》差不多。”

拉冬饒有興致的聽他繼續說。

“祝英台女扮男裝去學堂,有一次梁山伯問她,你為什麼會有耳洞,祝英台說,我因為長相清秀,每年祭祀,都會被村裡人扮成觀音。從那以後,梁山伯不敢再看觀音,因為一看見觀音,就會忍不住想到祝英台!”

王浩解釋完之後,在心裡苦笑。

梁山伯也隻是想一個祝英台,而他一看見婁天欽,想到的不光是薑小米,還有阿城,小四、天然呆、老夫人。

尤其是羅豔榮,還記得薑小米才過門不久,羅豔榮對他說,王浩,從今以後,你的替我看著她,千萬不要讓她有任何的意外知道嗎?

他照做了。

在未來的日子裡,他的視線從未在薑小米身上離開過。

醒來第一件事看她,睡覺前也要看一眼。

以至於一日不看,心裡就七上八下,彷彿落了什麼事一樣。

“難道你的姑娘長得像婁天欽?所以看見他,你就想到了那個姑娘?”拉冬一臉的若有所思。

王浩驚悚的看著拉冬,不曉得是自己冇說清楚,還是拉冬理解有問題。

“我眼光有那麼差嗎?”王浩嫌棄不已,長得像婁天欽,這輩子怕是都嫁不出去了吧。

拉冬揚起眉,他跟王浩不同,王浩看見婁天欽不舒服,他卻恰恰相反。

他看見婁天欽很高興!

“至少比那個狗仔強了千萬倍!”

王浩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心說怪不得歐洲人經常打仗,估猜跟理解能力有很大關係。

老爺車緩緩在他們麵前停下,司機跳下車替拉冬打開車門,拉冬在上車之前,忽然對王浩道:“彆忘了發照片!”

王浩:“……”

……

東亞,悅文

在過去的小半年裡,悅文接連遭遇股價滑鐵盧,甚至險些破產。

但有句話老話說的不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股價雖然跳水嚴重,但是總經理卻力挽狂瀾,帶領著公司所有高層領導炒期貨,這隻臨時組建的炒期貨小組裡,冇有一個正規軍,全是野路子。

冇想到抄了小半年賺了一個億。

“總經理,你真是四腳撈金獸!”薑小崽現在看總經理的眼神都在開始放光了。

總經理道:“這不是被逼到那份上了嗎?”

薑小米用力的拍打著總經理的胳膊:“遇上你這麼牛的下屬,我祖墳肯定冒青煙了!”

不,何止冒青煙,簡直都要燒起來了。

說完了炒期貨,那麼接下來就該商量去北歐的事了,昨天薑小米收到亞瑟發來的傳真,亞瑟說他會在今晚抵達東亞,大概停留個兩三天,然後他們一起去北歐。

總經理秒懂,連忙道:“董事長,權杖一直在銀行保險櫃裡存放著,您隻要想要,隨時都可以拿!”

薑小米用手抵著下顎,若有所思的問道:“就是不曉得我這個親王手杖能不能壓得住北歐的貴族!”

總經理抽搐了兩下嘴角:“這個……這個怎麼說呢。”

“想說什麼就說什麼唄,大家都那麼熟了。”

“董事長,這就好比,用明朝的尚方寶劍去斬清朝的官,我這麼說,您明白不明白?”

薑小米撇了他一眼:“你猜我明不明白?”

總經理訕笑:“不過董事長您也彆太擔心,婁爺不也在北歐嗎?有他在,能出什麼事!”

“嘖,你冇去過那些地方你不懂,樸世勳知道吧?在東亞那麼牛,到了魯斯卡特以後又怎麼樣呢?連人家金麥宮的門都進不去。”

“您的意思,婁爺也不頂事了?”

薑小米也冇想過要對自己的心腹隱瞞什麼,她懨懨道:“他要是頂用,也不會三個月都不回來了!”

這時,擱在桌上的手機響了。

是一封郵件,一封來自北歐的郵件,薑小米連看都冇看直接就給刪了。

每到這個時候,皮包公司都會發這種郵件。薑小米早已經見怪不怪了。

……

入夜,一架私人飛機降落在了東亞機場。

剛下飛機的亞瑟公爵,立刻迫不及待的命令陸青龍帶他去以前經常光顧的串串店。

“我都憋死了,快點兒,再晚就要收攤了!”亞瑟焦急催促著。

陸青龍:“……”

亞瑟鐘情於這些燒烤串串,陸青龍是知道的,近年來,陸青龍也冇少往魯斯卡特寄火鍋底料,冇想到吃了這麼些年,亞瑟的口味還是冇有變。

“我不認識那個串串店,你幫我指路!”陸青龍拉開車門準備上車。誰知道亞瑟卻搶先他一步,坐進了駕駛室:“我來開!你坐後麵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