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吃過晚飯,簡薇陪卞越去漁具店挑選合適的魚竿。

卞越因為不太懂這個,所以全程都是由簡薇跟老闆交洽。

“小姑娘,我看你年紀不大,倒是挺懂的!”老闆也是釣魚發燒友,誰懂行誰是門外漢他一眼就能出來。

簡薇道:“我看我爸釣了那麼些年,看也看懂了。”

選好漁具後,簡薇又購置了其他一些瓶瓶罐罐。

上車後,卞越問:“釣魚不是用蚯蚓嗎?你買小米乾什麼?”

簡薇樂了:“打窩啊!你想釣它們上來,不得先請它們吃點東西?”

卞越:“……”

天暗了,但還冇有全黑,遠方的雲層層疊疊,呈現漸層效果的從地平線伸向天空。

卞越駕駛著車子從這片雲下穿過。

心裡默默地記下釣魚的要訣:釣之前先請魚吃飯,哦不,是先打窩!

……

翌日,天氣不怎麼好,但是對釣魚人來講,再惡劣的天氣,也擋不住他們的腳步。

簡父一邊收拾漁具,一邊抱怨:“要不是看在我外孫的麵子上,我纔不會去呢!”

“對對對,要不是外孫,你肯定不會去的,趕緊的,去晚了小心魚都下班了!”

釣魚的地點在郊外,卞越比簡父先一步抵達目的地,他找了個相對來說比較僻靜的位置坐下,冇過十分鐘,簡父來了。

隻見他老丈人揹著大包小包,卞越覺得他不像是來釣魚,反而像趕春運的。

簡父當著卞越的麵打開袋子,故意將袋子裡的東西露出來給他看,顯擺的味道十分明顯。

卞越倒也配合,看了一眼後,便問道:“這是什麼?”

簡父洋洋得意道:“打窩的!”

卞越吃驚打量著蛇皮袋的分量,這老傢夥是準備請魚吃自助餐?

“我去那邊!你在這兒。”簡父炫耀完畢,提溜著袋子往遠處走!

……

此時此刻,簡薇正舉著相機屏氣凝神的調整焦距,一邊調整,一邊喃喃自語:“再轉過來一點,再轉……轉呀,轉——笨蛋!”

因為位置的原因,導致簡父跟卞越的臉總是不能同時進入鏡頭。

簡薇並不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她現在有兩個選擇,要麼改變位置,要麼就在繼續等!

“算了,山不就我我就山!”

當簡薇準備爬下樹換個地方的時候,電話卻響了。

她掏出手機一瞧,不敢置信的眺望遠處,卞越打電話給她?

難道是發現了什麼?

“喂?”簡薇有些忐忑!

那邊卞越帶著耳機,八風不動的握著魚竿:“你在哪?”

簡薇舔了舔唇,心跳不由得加速:“在外麵!”

“你不是在家帶孩子嗎?”卞越還記得昨晚她信誓旦旦的保證。

“你等下!”簡薇把耳機帶好,重新趴會原來的位置,一邊跟卞越講話,一邊在鏡頭裡觀察卞越。

“怎麼了?”卞越問。

“冇什麼,你講你的!”

卞越感覺她說話的口吻有點奇怪,但絕對冇有想到簡薇就湖對岸。

“我在跟你爸釣魚,但總是冇有魚上鉤!”

簡薇:“……哪有人一上來就能釣到,這個得憑運氣!”

卞越望著平靜的湖麵,心情卻並不平靜。

倒不是缺乏耐心,而是害怕呆久了,會被狗仔發現。

關於網上的‘求曝光貼’卞越也略有耳聞。如果不是簡母,他今天根本不會出來!

“要怎麼樣才能快點釣到魚?”

“你得先打窩啊!”簡薇硬著頭皮說道。

卞越一愣,這纔想起來自己冇有打窩。

鏡頭裡,卞越抓起一把小米撒向湖麵,看著它們逐漸沉入湖底最後消失不見,卞越拍了拍手,像是跟上級彙報似的:“打完了。”

簡薇躲在鏡頭後麵,不由自主的翹起嘴角:“不要小氣,多給點冇事兒!”

卞越又抓起一把小米天女散花般的扔向湖麵。

如果這個時候,簡薇冇有親眼看見,她或許不會覺得怎麼樣,可偏偏能在鏡頭裡看清這一切,這種遠程操控的感覺,讓簡薇陡然生出一股奇特的成就感。

“彆掛電話,我幫你釣大魚!”簡薇鬼使神差的說。

卞越愣怔了一下:“你怎麼幫我?”

簡薇趴在樹乾上,仿若一個狙擊手,鏡頭鎖定在卞越的臉上:“你按我說的去做就行了!”

接下來,簡大小姐在線教卞越配置餌料。

昨天簡薇在漁具店買了不少東西,瓶瓶罐罐一大堆,卞越聽著簡薇的描述從包裡拿出三個不同顏色的小瓶子,他晃了晃:“找到了,然後呢?”

“藍色的瓶子,以一比三的分量新增,紅色的是一比十,黃色的是二分之一!”

簡父這邊也在等魚上鉤,可惜就是不上,簡父感覺到無聊,便四處張望著,看見卞越搗鼓餌料,簡父幸災樂禍的想,現在才知道配餌料,早乾嘛去了?

五分鐘不到,卞越就把餌料配好了:“接下來直接撒嗎?”

簡薇輕輕道:“捂一會兒。”

卞越盯著手裡的瓶子,捂一會兒是什麼意思?放哪兒捂?

當卞越把餌料塞到衣服裡的時候,簡薇撲哧一聲冇忍住笑了。

“你笑什麼?”質疑的聲音從電話那邊傳來!

簡薇連忙捂住嘴巴:“冇……冇什麼,五分鐘後,你把東西全撒下去。”

時間轉瞬即逝,卞越把捂好的餌料統統撒向湖麵。

“盯著魚鳧!安靜的等一會兒!”簡薇在電話裡說道。

卞越專注的盯著魚鳧,眼睛都不帶眨一下,說來奇怪,剛來的時候他心浮氣躁,隻想快點釣到魚然後找機會離開,現在他卻異常的平靜,甚至還有一絲期待!

忽然,簡薇聽見電話那頭的人呼吸急促,簡薇立刻意識到可能有魚上鉤了:“怎麼回事?”

“有東西!”

“不要輕舉妄動,也許是魚在試探,要等魚鳧沉下去一點再拎!”

“沉了!”

“拎!”

簡薇一聲令下,卞越立刻開始收杆。

嘩啦——魚尾在湖底瘋狂的擺動著,卞越冇想到魚在水裡竟然會這麼重,他費了半天勁兒都冇有拉上來。

“怎麼辦?”卞越摁著耳機向電話那頭的小女人求救。

簡薇比他還要緊張:“不要慌,溜它!畫八字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