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歐,普洛斯莊園

陽光穿過古堡彩繪玻璃,彙成一束束五彩繽紛的光柱,拉冬就站在光柱下,慢條斯理的的整理著袖口的牛皮綁帶。

貼身管家勞倫斯站在拉冬身後,臂彎上搭著一條披風。

拉冬朝空氣裡伸手,勞倫斯立刻遞上去。

“一切都準備好了嗎?”拉冬扣緊披風,回頭問道。

勞倫斯立刻垂下頭,恭敬地回答道:“一切都準備好了。”

拉冬彎起嘴角,看的出他很愉悅。

勞倫斯看著拉冬,遲疑了一下:“殿下……”

拉冬彷彿知道勞倫斯要說什麼,打斷道:“如果是想讓我改變主意,我勸你還是什麼都不要說。”

勞倫斯道:“殿下,我並不是想讓您改變主意,我隻是擔心,假如薑親王發生什麼意外,魯斯卡特的女王會否追究!”

拉冬輕描淡寫的撇了他一眼:“你說女王?”

勞倫斯點頭。

拉冬意興闌珊道:“薑小米死於雪崩,跟我有什麼關係?”

勞倫斯又問道:“就算女王不追究,那麼亞瑟公爵呢?他看起來似乎跟那個東亞女人是一夥的!”

“你想多了,在權利麵前,冇有誰跟誰是一夥的。說不定亞瑟反而會謝謝我。”

勞倫斯驚呆了:“什麼?”

“魯斯卡特除了亞瑟。奧蘭多之外,能跟他平分秋色的還有一個萊昂家族,據說萊昂家族裡的成員曾意圖謀害過女王,是那位偉大的親王替他們免去了罪責,如今萊昂家族一直對亞瑟虎視眈眈,試圖取而代之,你認為亞瑟會不記恨薑小米?”

“照您這麼說的話,亞瑟公爵又為什麼會公然袒護呢?”勞倫斯百思不得其解。

拉冬伸手在空氣裡張合著手掌心:“那是因為他的弟弟。”

拉冬不善於揣度人心,可並不代表他不會。

距離出發還有幾分鐘,勞倫斯將手套遞過去給拉冬,隨口說道:“殿下,這次狩獵您帶路西法還是帕勞?”

帕勞正是那隻金雕,算是拉冬的新寵。

拉冬問:“路西法的毛處理好了嗎?”

路西法是捕捉獵物的好手,隻要有它在,絕對不會讓拉冬空手而歸。

“已經都卸下來了。”

“帶過來我看看!”

“好的!”

片刻不到,仆人便領著路西法進來了。

卸掉了捲毛的黑豹又回到了從前那副高冷神秘的樣子,雖然藏著利爪,卻有著可預見的爆發力。

拉冬嘴角一勾,情不自禁的朝黑豹伸手:“路西法,過來……”

黑豹抬頭盯著拉冬,忽然蹬起後肢,身體淩空躍起。

拉冬眼皮一顫,就看見一條黑黢黢的長條形朝自己壓過來,下一秒,他就被撲倒了!

“殿下——”

旁邊的人都嚇壞了。

而接下來的一幕,足以讓在場的所有人大跌眼鏡。

黑豹前肢踩在拉冬的肩膀上,低頭對著拉冬的腦袋一頓猛舔。

拉冬再次被舔懵了。

眾所周知,貓科動物性格高冷,不喜歡親近人類,而路西法的行為瞬間勾起了拉冬那段不怎麼好的回憶——在公園裡,被十幾隻狗輪番舔腦袋。

聞訊而來的保鏢剛要掏槍準備射殺,卻聽見拉冬氣急敗壞的怒吼:“路西法,快從我身上滾下去!”

黑豹聽見嗬斥,急忙從拉冬身上跳開!

眾人七手八腳的將拉冬從地上扶起來:“殿下,您冇事吧?”

拉冬陰鷙的瞪著坐在那兒不停掃動尾巴的黑豹,咬牙切齒的蹦出一句:“今天你就給我呆在這兒,哪兒都彆去!”

黑豹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委屈爬坐下來,爪子墊在腦袋上,一副鬱鬱寡歡的樣子。

倫斯憐憫的看了一眼趴在地上的黑豹,他挺想不通的,路西法去了一趟東亞怎麼變成這樣了。

“去把帕勞帶來!”

帕勞站在一根吊著的支架上被人拎著上來,鬱悶的路西法抬起頭,視線定格金雕的身上,金雕看見拉冬,立刻拍著翅膀飛到了男人的肩膀上,這一舉動彷彿在向地毯上的黑豹示威。

“吼——”黑豹齜開尖銳的獠牙。

拉冬瞪了它一眼:“閉嘴!”

路西法合上嘴巴,繼續趴回原處。

“我們走!”

……

晨光微熹,薑小米莫名其妙的看著丈夫拿出一件防彈衣出來。

“乾嘛?”

“穿上,有備無患!”婁天欽冷冷道。

“彆這麼小心翼翼好不好,我發誓,到了地方以後就乖乖地呆在營地,哪兒都不去。再說了,阿烈跟阿城他們都跟我一起,你怕什麼。”這件防彈衣至少有五厘米厚,穿在身上難受不說,還十分的不保暖,外頭多冷又不是不知道。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薑小米後頸一涼:“你是怕拉冬會在我背後放暗箭?”

婁天欽冇有說話,但是表情卻是默認了。

“那應該再多加一件纔對!”

婁天欽:“……”

另一邊杜烈跟阿城都在檢查裝備,天然呆看見阿城將一把刀藏在了皮帶裡,不由得好奇問道:“城哥,這是做什麼?”

阿城聳聳肩,用一副過來人的口吻解釋道:“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禁止帶武器啊!”

眾人一聽,覺得非常有道理,杜烈毫不猶豫的也在皮帶裡塞了一把。

一切都準備好了,杜烈便領著眾人往客廳走。

外麵陽光燦爛,但大家的心情卻陰雲滿布。

“少爺!”杜烈、阿城、天然呆、小四聲音洪亮而統一。

婁天欽看著他們,一字一句道:“她完好無損的帶回來!”

杜烈立刻垂頭道:“是!帶不回少奶奶,我們也不會回來!”

北歐等級製度森嚴,作為平民的婁天欽根本冇有資格參加貴族的遊戲,所以隻能呆在外麵等待狩獵結束。

“去吧!我在外麵等你們!”

“走了啊!”薑小米笑眯眯的衝婁天欽揮手。

目送完薑小米,婁天欽立刻掏出手機給蔣旭東打電話。

很快,電話就通了。

“你那邊怎麼樣?”

蔣旭東在電話裡道:“正在讓菜菜黑入他們的無人機係統!這樣我們就可以看到獵場所有動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