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等美婦人再發問,完顏嘉泰便將電話掛斷,然後扔到對方懷裡:“以後彆賣藝術品了,改賣衛生紙吧。”

“太子爺,太子爺……”醒過神來的趙忠連忙追上去:“求您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

完顏嘉泰一直以來都給人家一種錯覺。

好說話,嬉笑、冇正經。

但是,當他認真的時候,卻又是另外一種態度。

就在他下達命令的那一刻,趙忠心裡隻浮起兩個字:完了。

麵對強大的敵手,趙忠除了臣服之外,冇有彆的選擇。

“問問你的小舅子,這件事還冇完呢。”說完,袖子一甩,揚長而去。

次日下午,警察局接到一封匿名舉報信,信裡詳細的記錄了長虹集團的小舅子王誌剛在任職期間收受賄賂,欺壓下屬,利用職權做假賬欺騙股東等等罪名。

因這則醜聞曝光後,長虹藝術集團瞬間股價狂跌,無數股民紛紛拋售手裡的股票,導致長虹集團資金鍊缺口嚴重。

“老公,那些人真的好可惡,他們把誌剛打的……”

“住口。”趙忠怒瞪著妻子:“還好意思提他,他把我們家幾十年的基業都敗光了知不知道。”

美婦人嚇愣住了,這怎麼可能?

趙忠踉蹌著退了幾步:“完了,什麼都完了。”

“弟弟他到底做什麼,老公你說啊。”

趙忠轉身抓起一本雜誌扔在美婦人臉上:“自己看吧。”

美婦人看完整篇報道後,眼前一黑……栽倒在地上。

兩天之後,王誌剛被正式逮捕,罪名是收受賄賂以及詐騙。

“冤枉,我冤枉啊,法官大人。這真不是我乾的……我就隻是調戲了一下公司前台。其他的跟我冇有關係……”昔日囂張跋扈的王總在法庭上哭的像個孩子。

不少媒體的鏡頭都記錄了這一幕。

法官默默地在原有罪名上又加了一條——猥褻婦女。

“十五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十年。”

正在電腦上看直播的薑小米興奮地從椅子上跳起:“真真,真真,那個人渣被判了十五年。”

宋真真穿著睡衣,手裡捧著熱牛奶:“真的假的?”

“當然是真的了。不知道哪位好心人舉報,說他收受賄賂欺騙股東,而且他姐夫的公司被拖累倒閉了,現在準備改行賣衛生紙。”正說著,薑小米肚子忽然傳來一陣異動,嚇得她差點冇從凳子上栽倒。

宋真真連忙把牛奶放下,滿臉緊張:“怎麼了?”

薑小米捂著凸起來的小腹:“我感覺我肚子在動。”

宋真真連忙掀開她的衣服,盯著圓滾滾的肚皮看了好半晌:“小米,你確定隻是肥胖嗎?”

“不是肥胖還能是什麼?”

宋真真咬咬唇:“我覺得還是去醫院看看比較妥當。”

薑小米思前想後,還是決定去醫院一趟,冇理由打個胎把自己打成個氣球。

這兩天婁天欽派來的那些人無孔不入,哪怕上超市買瓶水都被一群人圍著,不曉得的還以為兩人是明星呢。

最讓人頭疼的是,有的片段還會被轉發到廣場的電子廣告螢幕上去。

可為了自己的身體著想,薑小米也顧不得那麼多了,隨隨便便套上一件衣服便出門了,宋真真尾隨其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