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樸世勳在亞瑟對麵坐下:“這餃子哪裡來的。”

仆人已經把客廳收拾出來了,亞瑟指了指剛纔擺放餃子的位置:“哦,今天薑小米跟拉冬未婚妻一起比賽包餃子,剩了一些。”

樸世勳因身份特殊,不方便在這樣的場合出現,所以亞瑟就把樸世勳安排到了樓上,亞瑟剛剛卻看見樸世勳從外麵進來。不由得好奇問道:“你剛纔去哪裡了?”

樸世勳淡淡道:“出去轉了一圈。”

亞瑟又吃了一口:“味道真不錯,你不嚐嚐可惜了。”

樸世勳盯著亞瑟,語氣忽然變得同情起來:“亞瑟。”

“嗯?”

“不要再吃了。這餃子裡被人下了安眠藥。”

亞瑟一臉的玩味:“你下的?”

樸世勳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事實就是如此。薑小米在製作肉餡的時候,安眠藥是他提供的。

否則,薑小米怎麼可能在那麼短時間裡搞到這些東西呢?

見樸世勳不說話,彷彿是默認了的樣子,亞瑟咀嚼的速度開始變緩:“真是你?”

“抱歉,這個我以後會跟你解釋。”

亞瑟此刻無論是心理還是精神都被嚴重的打擊到了,他頹廢的靠在椅背上,嘴裡還殘留著冇吃完的餃子,本來想吐掉的,後來想想都已經吃了那麼多了,也不差這一口,喉結上下滾動了兩下,亞瑟毅然決然的吞下最後一口。

樸世勳實在無法理解:“你還吃?”

亞瑟抿了抿唇:“反正隻要不是毒藥就行。”

說完,亞瑟深深的歎口氣,帶著認命一樣的態度,撈起桌上的餐布擦拭嘴角,哪怕是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亞瑟公爵還不忘記維持一個貴族該有的體麵。

擦完嘴,亞瑟撐著桌麵站起來。

樸世勳再次擰眉:“你去哪裡?”

亞瑟心衰大於心死道:“我去臥室,幫你省掉抬我上樓的功夫。”

樸世勳:“……”

……

皇家醫院

拉冬趕到醫院的時候,德芙正好做完檢查出來,她臉上冇有什麼表情,在拉冬關切的拉著她怎麼樣時,德芙也隻是淡淡的勾了下唇,眼神藏在一片暗色的陰影中,看不出什麼情緒。

出車禍的原因是開車的保鏢忽然暈厥過去導致,幸運的是,保鏢在發覺不對勁的時候,踩了刹車,纔沒有釀成大禍。

關於這場意外,德芙心知肚明。

肯定是薑小米在那盤餃子裡動了手腳。

德芙握住拳頭,垂下眼簾,將所有的憎恨都壓抑在心底的深處。

“殿下,我已經冇事了。”德芙重新抬起頭的時候,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希望這點傷不會影響我們的婚禮。”

拉冬握住她的手:“我可以對上帝發誓,你會是最美的新娘。”

拉冬雖然說著動人的情話,但是眼睛騙不了人,德芙看的出來,眼前這個快要成為她丈夫的男人,對自己是冇有絲毫的愛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履行義務。

儘管知道真相,可德芙還是對這種虛假的關懷產生了依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