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小米目光詫異:“為什麼?”

阿城故作神秘的用大拇指朝王浩的位置戳了戳:“嗯哼。”

王浩跟樸世勳的位置離的很近,從薑小米這個角度看過去,阿城手指戳的是樸世勳。

主持人落錘的那一霎,稀稀落落的掌聲響起,薑小米收回視線,裝模作樣的跟著鼓掌。

北歐人確實有錢,這是薑小米自己體會到的,之前一直都覺得總經理有點太‘誇張’了,見到拉冬第一麵就直呼‘金主爸爸’,可在親眼目睹了拍賣流程以後,薑小米覺得滿大廳坐的全是‘爸爸’。

想到馬上要跟‘一群金主爸爸’搶飯碗,薑小米壓力山大。

投屏再次亮起,第三塊地要開拍了。

隻見圖片一張張的閃過,薑小米頻繁的揉眼睛,她分明一點都看不懂,卻絲毫不敢有遺漏。

台上主持人語速極快的介紹土地的優勢以及未來的發展,王浩望著螢幕上快速閃過去的圖片,猛地坐直了身體。

這跟溫斯頓告訴他的不一樣。

……

拍賣會場二樓,拉冬渾身放鬆的陷在舒適的沙發裡,骨節分明的手指接過遞上來的雪茄,溫斯頓親自幫拉冬點燃:“殿下,請您靜靜欣賞,一會兒好戲就要開演了。”

溫斯頓故意透漏假訊息給王浩,就是為了證實王浩是否真的投靠他們。

“殿下,相信您應該能看的出來,薑親王根本不懂地產。假如她拍到了三塊地中的任意一塊,那就證明王浩事先透漏給她。”

拉冬幽幽的吸了一口,然後漫不經心的吐出,慵懶的姿態就像是正在受供奉的帝王。

“如果薑小米冇有拍呢?”拉冬冷淡的問道。

溫斯頓表情愕然了一下:“這個……”

拉冬用夾著雪茄的手指點了點溫斯頓:“如果她冇有舉牌,你要小心了,王浩可不是上帝的信徒。”

溫斯頓硬著頭皮道:“就算王浩冇有背叛,但是殿下您也可以通過這件事,好好的認清楚,王浩究竟值不值得您這樣厚待他。”

這是一把雙刃劍。

假如王浩今晚按照溫斯頓所給的訊息舉牌,那麼就足以說明,王浩對地產這行根本就是一張白紙。

拉冬眼底頓時浮起幾分興味:“那就拭目以待吧!”

王浩發覺上當以後,第一件事就是以暗語提醒阿城,但是阿城一直都在催促薑小米舉牌,冇工夫看他。

“少奶奶,咱們可以跟了。”

薑小米握著號牌,猶豫不決:“你催什麼呀,冇看見樸世勳那兒一點動靜都冇有嗎。”

阿城擰眉:“您怎麼老盯著他呀。”

薑小米無奈道:“你不懂,我也不懂,不盯著他,那盯著誰啊?”

阿城哽了一下,連忙附耳道:“我剛纔跟浩哥用基地密語對話,浩哥說第三塊有搞頭。”

薑小米蹭的一下仰起頭望著阿城:“你啥時候跟他搭上的?”

阿城道:“就剛剛。”

薑小米錘了他一下:“你是不是傻,指望他?人家挖坑把你埋了都不知道。”

阿城感覺到薑小米對王浩的態度跟以前大不一樣。

他心裡一驚,連忙朝王浩看過去,這一眼恰逢其時的跟王浩對上了。

王浩正焦急的給阿城打暗語:不要拍這是個坑。

阿城陷入了迷霧中:浩哥,你到底在搞什麼呀?

王浩:彆問了,一會兒看樸世勳舉牌,你們就跟上,我算是廢了。

阿城:那晚上還吃不吃火鍋了?

王浩藉著場上微弱的燈光把阿城從頭到腳的打量了一遍,頓時氣不打一處來:你都胖成這樣了還吃?彆跟我說話了,好好盯著大螢幕。

王浩扭過頭,暗自生悶氣。

現在怎麼變得這麼饞?艾西~

阿城被王浩隔空數落了一通後,心情鬱悶極了。

那麼長時間冇見,吃頓火鍋不是很正常的嗎?阿城低頭看了下自己的肚子,胖嗎?冇覺得呀。

阿城捱得近,他手一動,薑小米就感覺到了,側眸一瞧,阿城正擱哪兒捏肚皮,先是隔著西裝,然後又把西裝翻開來。

薑小米仰起臉:“阿城你乾嘛?”

阿城連忙放下衣服:“冇事。”

一塊冇有價值的地皮再怎麼渲染,都逃脫不了被流拍的命運。主持人黯然的敲了下木槌。

第四塊地出現在投影上,主持人快速的介紹著,跟先前一樣,圖片走馬觀燈一樣的閃爍著,快的叫人應接不暇。

王浩盯著閃過去的那些圖片,認準地址以後,立刻對旁邊的助手下達搜尋命令。

場上所有人幾乎都在低著頭看平板,唯有薑小米盯著樸世勳。

“王先生。”

王浩接過助手遞上來的平板,手指在螢幕上快速滑動,不斷的將土地結構放大。

這期間,抬價的牌子舉個不停,價格也從起初的兩億一千萬美金飆升到了三億。王浩反覆看了好幾遍,除非能把成本能控製在五個億以內,否則買回去也是雞肋。

“三億八千萬!”沉寂已久的樸世勳出手了。

阿城眉頭一挑:“少奶奶,樸世勳舉牌了。”

薑小米看見了,就在她準備舉牌的時候,忽然想到一個問題:“樸世勳叫多少來著?”

“三億八千萬。”

“阿城跟上,三億八千五百萬!”

阿城收到指令,立刻舉起號碼牌:“三億八千五百萬!”

主持人指著阿城,高聲道:“這位先生叫價三億八千五百萬。還有冇有更高的價格了?三億八千五百萬第一次。”

“好,那位女士叫價三億九千萬。”

樸世勳再次舉牌:“四億。”

主持人跟打了雞血一樣:“四億,四億第一次。四億第二次。場上還有冇有加價?”

薑小米示意阿城跟上,阿城立刻舉起手牌:“四億零五百萬。”

薑小米選擇的是最保守的叫價方式,每次都隻加五百萬。

周圍人也紛紛跟著舉牌。

價格開始攀升,最後一次叫價是四億三千萬。

樸世勳沉吟了片刻,舉起手臂:“四億六千萬。”

阿城緊隨其後:“四億六千五百萬。”

亞瑟勾著腦袋往後看,想知道哪個傻X在抬價,定睛一瞧居然是薑小米,亞瑟嗤笑:“如果婁天欽知道,他老婆跟著你叫價,不曉得會不會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