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浩浩蕩蕩的一群人簇擁著兩對新人從巨大的圓形拱門進入。

夕陽的餘暉穿過宮殿的彩繪玻璃,與頭頂上方的水晶燈相互交映,融彙出隻有在油畫裡才能看到的豐富色彩。

薑小米都看呆了。心說拉冬這個點兒掐的真好。

四位穿著古典服飾的典禮官共同托舉著一頂金色的帷幔頂蓋。

拉冬跟德芙站在下麵,步伐統一的朝著宮殿中心移動。

頂蓋之下,拉冬一襲金線鑲嵌的純白天鵝絨長袍,身後拖著一條紅色的披風,披風邊緣裹著一圈毛茸茸的狐毛,因為頭頂有東西遮擋,薑小米看不見拉冬的臉,其實不用看也知道,拉冬肯定是今晚最靚的仔。

德芙同樣穿著北歐的貴族宮廷裝,步態從容的跟在拉冬身邊。

“是不是很後悔冇有帶相機?”耳畔響起亞瑟賤兮兮的聲音。

薑小米撇了他一眼:“你猜的好準。”

“這還用猜?”亞瑟低頭睨著她。

薑小米伸手擋了一下:“你帽子戳我眼睛啦。”

亞瑟全身上下最叫薑小米看不懂得就是那頂帽子,上麵不僅有鐵環,還有金屬配飾,薑小米站在他旁邊不是被撞額頭就是被銀環扯住頭髮。

“誰叫你長得矮!”亞瑟嘴上是這麼說,但還是往旁邊讓了兩步。

冇有那礙事的帽子,薑小米感覺周圍空氣都變清新了,望著已經走過去的儀仗隊,薑小米感到很好奇:“真奇怪,如此盛大的場麵,居然連一個攝影師都冇有。”

“這種場合是不可能讓人拍照的。”亞瑟道。

“為什麼?”

“因為太low。一點技術含量都冇有。”亞瑟開始整理身上的褶皺:“像這樣的場合都是由專業畫師現場繪製,看見樓底下的那群人冇有。”

薑小米往前探了探身子,果然看見一群穿著長袍的長者簇擁在一起。

“他們乾什麼的?”薑小米不可置信的問道。

亞瑟笑了,笑薑小米少見多怪:“今晚所發生的一切都會被他們用畫筆記錄下來,以供後人觀賞。”

“他們會畫我們嗎?”

“當然,隻要在現場的人,都會被記錄下來。”

得到肯定回答後,薑小米毫不猶豫的朝亞瑟捱過去,亞瑟不解,剛纔還嫌棄他的帽子礙事,這會兒怎麼又貼上來了?

“乾嘛?”

薑小米一臉的認真:“有你擋著,會顯的我瘦一點。”

亞瑟:“……”

……

蔣家遊輪

婁天欽捏著棋子敲擊著手邊的棋盤,發出清脆的噠噠聲。

相比婁天欽,樸世勳就顯得輕鬆許多,那雙深邃的眉眼帶著淺淺的笑意盯著婁天欽:“還冇想好?”

棋盤上的困局讓婁天欽眉頭擰成了一道川子。

其實婁天欽的棋藝並不差,但不知道為什麼,一遇到樸世勳就栽了。

婁爺感到十分氣悶。

在魯斯卡特的時候,他被樸世勳吊打;如今到了北歐,依舊被樸世勳吊打。

“輸了!”婁天欽已經想不出還有什麼方式能破解樸世勳的圍城,隻得認輸。

樸世勳揶揄起來:“這麼快就認輸,不像你的性格。”

“冇辦法,遇見你這種高手,與其垂死掙紮,不如趕緊認輸,少受點罪。”婁天欽意興闌珊道。

“嗬嗬,作為一枚肉票,能受到婁爺如此誇獎,還是蠻欣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