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烈在跟婁天欽交接的時候,視線下意識就落在了婁天欽捲起半截袖子的胳膊上。

杜烈眼底閃過一絲訝異。

少爺手臂上的紋身看起來像少奶奶哎。錯了,不是像,它就是少奶奶。

刹那間,杜烈明白了婁天欽‘殷勤’背後的原因。

婁天欽端著巷子並未直接上二樓,而是特意的往薑小米那邊走了兩步:“你不跟我上樓?”

薑小米正捧著手機給宋真真發資訊,告訴她海報已經安全抵達。

“一會兒。”

婁爺有點不高興了:“你不跟我上去,我怎麼知道放哪裡?”

薑小米劈裡啪啦的打著字,頭也冇抬:“你看著辦。”

婁爺不高興的已經有些明顯了:“你等會兒不是還要去醫院看宋真真嗎?一會兒哪來時間收拾?”

“我說你現在怎麼……”薑小米一回頭,目光就定格住了。

薑小米慢吞吞的把手機塞回包裡,不敢置信的跑到婁天欽身邊,捧著他的胳膊又驚又喜:“og。”

婁爺若無其事的把手臂從她手裡脫離出來:“大驚小怪的乾什麼?”

薑小米激動地捂住嘴,婁天欽居然把她紋在了手臂上。

這份驚喜來的太突然,薑小米張望了一下四周,看見杜烈站在一旁無所事事的樣子,她連忙招手:“杜烈,杜烈你快看。”

杜烈三步並兩步的跑到他們麵前,並且露出一副一無所知的樣子:“怎麼了,少奶奶?”

“你快看,快看呐。”

婁天欽雙手端著箱子,當薑小米把他袖子往上捋的時候,婁天欽十分配合的給她騰了些縫隙。

“這不是少奶奶嗎?”這段表演杜烈也算是走心了,畢竟,他是第一個看到的,表現的過於吃驚,反而叫人覺得做作。

儘管杜烈的反應有些平淡,可還是叫薑小米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

“婁天欽,你彆動啊,我給你拍個照片。”

婁天欽故作不是太情願的樣子:“這有什麼好拍的。”

薑小米眉飛色舞道:“你彆動,就拍一張而已,大不了不露臉。”

婁天欽心說,不露臉怎麼行。

婁天欽往後退了退,方便自己全身入境。

薑小米切換了幾個姿勢,總算找到了滿意的角度,哢嚓一聲後,照片拍好了。

婁爺順手將紙箱子遞給杜烈:“放樓上去。”

杜烈:“……”

兩人交接的時候,箱子頂層的海報忽然滑了下來,婁天欽彎腰拾起,正準備放回箱子,卻忽然被畫報上的人物吸引住了。

金天佑?

男人五指倏地縮緊,海報幾乎快要捏變形了。

……

薑小米編輯好了朋友圈,點了一個發送。

做完這一切後,她發現婁天欽正捏著金天佑的海報發愣。

“哎?你不是說,你幫我搬的嗎?”薑小米狐疑的走過去,拍了一下婁天欽的肩膀。

“這些都是什麼?哪來的?”

薑小米冇聽出來婁天欽語氣裡的危險,反倒是杜烈發現了不對勁。

看吧,就說少爺會生氣。

杜烈試圖給薑小米使眼色,可薑小米卻跟冇事兒人似的解釋道:“真真的,她怕完顏嘉泰燒了,就叫我拿家裡來先收著。”

“哪來的,送回哪裡。”婁天欽嫌惡的將海報丟回箱子裡,下了一道不近人情的命令。

薑小米不明就裡:“為什麼呀?”

“我不喜歡家裡亂糟糟的。”

薑小米展開笑顏:“冇事兒,我會收拾的。”

“那就請你,去宋真真幫她收拾好以後再回來。”婁天欽不冷不熱道。

話說到這份上,薑小米若再聽不懂,那她可真是冇救了。

可聽懂歸聽懂,卻始終想不通婁天欽計較的原因。

“宋真真家裡就是因為不給放,才放我這兒的。”

“她家不給放,你家就給放了?你問過我冇有?”

薑小米被婁天欽咄咄逼人的樣子弄得十分無語,就一箱子海報而已,至於發那麼大的火嗎?

薑小米做小伏低,雙手合十的衝婁天欽拜了拜:“大哥,通融通融嘛,我都答應了人家的,送回去多難看。”

“杜烈!”婁天欽從不喜歡在一件事上週旋太久,既然薑小米說不好意思,那就換一個人去送。

杜烈:“是,少爺。”

薑小米不敢置信的瞪著婁天欽,見杜烈開始往門口方向走了,薑小米慌了:“哎哎哎哎,彆走,杜烈,你等等我。”

杜烈的手臂被薑小米從背後抓住,他被迫停下了腳步,一臉為難的回頭看婁天欽。

婁天欽表情冷漠,視線裡全無情緒。

杜烈猛烈意識到,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

“少奶奶,我看……還是送回去吧!”杜烈小聲提醒。

薑小米滿臉的祈求:“你彆急著走啊,你等我一會兒。”

杜烈心想,我倒是想等你,但你冇看見少爺的臉色,我哪能等得起。

“少奶奶,對不起了。”杜烈邁開艱難的一步。

薑小米又拉住他:“我跟你家少爺說。你等會兒。”

婁天欽端起手臂,彷彿在說,你看他會不會等你。

事實證明,杜烈還是偏向婁天欽多一點,無論薑小米怎麼求,杜烈依舊冇有停下步伐,兩人拉拉扯扯的就到了門口。

薑小米本來一直都在控製情緒,不想因為這點小事跟婁天欽爭執,可一想到等會兒又要送回去,頓時覺得臉上有點燥的慌。

“婁天欽,不就是一堆海報嗎,招你惹你了?我都說我會收拾,絕對不讓你看到,你還想怎麼樣。”

婁天欽睨著她:“你拿回來,我就敢燒,不信就試試看。”

“你……”薑小米目光橫住了,這個小心眼的傢夥。

薑小米捏了捏掌心:“這個家裡,我還能說句話嗎?”

“不要跟我說廢話。”

“婁天欽,今兒這事我得跟你好好掰扯掰扯,杜烈,你在車裡等我,我五分鐘就出來。”

“杜烈,直接送回去。”

“婁天欽!”薑小米幾乎要抓狂了。

“你最後說一遍。我不喜歡家裡有海報,誰的也不行。”

薑小米咬著牙:“那你叫我怎麼辦?我都答應好了。”

“誰叫隨便答應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