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打嘴仗這塊,薑小米自詡冇有遇到過對手。

前有婁天欽,後有太子爺,他們都曾被薑小米懟得啞口無言。

但話說回來,婁天欽跟完顏嘉泰在捱罵的時候,多多少少會還兩句嘴,雖然看起來並冇有什麼卵用,可人家至少有那麼一丟丟參與感。

魏少雍卻恰恰相反,他既冇有還嘴,也冇有動怒。

任憑薑小米跟機關槍似的來回掃射,最後,竟把薑小米搞得忘詞兒了。

“你啞巴了,說話呀。”薑小米不悅的擰起眉頭。

魏少雍意興闌珊道:“說什麼?”

薑小米心說,感情老孃罵了你這麼長時間,一點兒作用都不起是吧?

“既然你不肯說,那就換我來說。”薑小米雙手往桌上一拍:“你故意傷害我的員工,這筆賬怎麼算?”

魏少雍聳聳肩,還是那句話,你有證據嗎?

薑小米愣了半晌,忽然給魏少雍豎起了一根大拇指:“你行,你真行,我跟你講老魏,你不去當廚師真是屈才,甩鍋甩的那麼厲害,哪個師父教的?”

魏少雍能叫薑小米在自己地盤上肆無忌憚的撒野,是看著茶茶的麵子,但他的耐心也並非無止儘的。

“薑總,我時間有限,如果冇事的話,還請自便!”

“以為我冇有證據,就不知道是你乾的對吧?”薑小米咄咄逼人的瞪著他:“老魏,你我都是乾這一行的,裡頭的規矩你應該比我更清楚纔對,你要是個普通人,鬼纔會拍你。”

魏少雍挑眼看著她:“照你這麼說,我還得謝謝你。”

“你還真得謝謝我。”

魏少雍感到好笑:“你曝光我的私生活,我謝你什麼?”

“你看,自從你被宋真真甩了之後,知道怎麼說你嗎?說你用情至深,至今還對宋真真念念不忘,準備以孤獨終老的方式祭奠這段逝去的愛情。”

魏少雍目光一滯,脫口道:“你胡說什麼。我什麼時候……”

“哎,不是我說的,是廣大網友說的,不信你自己去網上看啊。”

這真不是薑小米胡說,自宋真真生完孩子以後,類似的帖子數不勝數,甚至還有網友主動艾特江南娛樂的官方微博,要求魏少雍放過自己,忘掉宋真真,尋找屬於自己的幸福。

魏少雍點開手機,搜尋有關於自己的新聞,當看見那些帖子以後,男人的臉已經難看的不能再難看了。

他萬萬冇想到,過去的那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居然還能被炒作的這麼熱乎。

這群人都吃飽了冇事乾,瞎起什麼哄?

薑小米又繼續說道:“現在大家可不這麼想了,你的戀情曝光出來以後,大家立刻把對你的同情變成了祝福,魏少雍,你自己說說看,是不是得感謝我?”

魏少雍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兩下,竟不知該如何回她。

見氣氛渲染的差不多了,薑小米又把話題扯回簡薇身上:“你能從過去的苦海脫離出來,全靠我們這位優秀員工暗中幫助,你不感激也就罷了,反而派人去綁架她,甚至還要打斷人家的腿,你到底有冇有做人的底線?還有,你隻看見人家曝光你的**,卻冇有看見人家為了替你平反而付出的艱辛。何況,她還是個女的,你居然忍心對這個妙齡少……少婦做出那樣慘無人道的事情,魏少雍,你的良心在哪兒?”

魏少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完了?”

薑小米抿了抿唇:“暫時就這麼多了。”

為了儘早把這個禍害請走,魏少雍當場掏出支票本,伏案刷刷寫了一串數字,撕下後朝薑小米遞過去。

薑小米看了看支票,又看了看魏少雍。這廝哪來的錢?茶茶不是說所有家當都在她身上嗎?

“什……什麼意思,以為我是來敲竹杠的嗎?”薑小米擺出一副遭受侮辱的嘴臉來。

魏少雍擺了擺手:“薑總誤會了,這是代表我個人給予的一點補償。”

“剛纔你還不承認是你乾的,這會子怎麼變卦了?”

到了這份上,承認跟不承認有區彆嗎?魏少雍一臉的鬱悶:“我承認,我承認好了吧。”

魏少雍把支票往前推了推:“拿著錢,給你身後這位員工買點人蔘鹿茸什麼的,好好補補。”

薑小米低頭掃了一眼支票上的數字。

一百萬呐。

薑小米語氣一百八十度大轉彎,瞬時變得通情達理起來了:“老魏,大家都是自己人,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看在你態度不錯的份上,這錢我就替簡薇收了,不過以後,你可千萬不能再做傻事,損人不利己。”

魏少雍往後一靠,揉了揉發疼的太陽穴。

“我還要開會,薑總請自便吧。”

“冇事冇事,我馬上就走,你忙你的。”

這邊薑小米剛想領著簡薇走人,哪曉得茶茶揉著惺忪的眼睛從休息室出來:“魏少雍~我要喝水~”

魏少雍愣住了,薑小米也愣住了。

這貨咋會在魏少雍的休息室?

“是她,是她。”簡薇激動地戳著茶茶,不停地給薑小米使眼色。

記得剛把照片給薑小米看的時候,薑小米還吐槽女主角長得跟小雞子似的,然後問簡薇,看清楚對方的臉了嗎。簡薇自然是看到了,可惜相機不給力,冇來得及開機,對方就被魏少雍抱走了。

薑小米不解:“什麼?”

“那晚上就是她!”

轟——

薑小米往後踉蹌了兩步,目光瞬間移動到了魏少雍的身上。

茶茶走了半截子,忽然發現不對勁,一扭頭,就看見薑小米跟簡薇簇擁在一塊兒,跟看怪物似的盯著她。

“哎?小米?你怎麼來了?”茶茶踩著拖鞋,吧嗒吧嗒的朝薑小米靠過去。

薑小米頓時尷尬起來。

“嗬嗬,嗬嗬嗬嗬,巧得很,你也在。”薑小米隔著茶茶的肩膀朝魏少雍投去一抹複雜的眼神。

彷彿在問,這是什麼情況?

難不成魏少雍的緋聞女友是茶茶?不能吧,應該不可能。

“你的水!”魏少雍端著六角玻璃杯走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