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魏家老宅

魏老爺子拎著魚竿回來,軍師管家見老人家步履蹣跚,連忙從他手裡接過漁具。

旁邊的傭人很有眼力勁的送上熱毛巾給老爺子擦手。

魏老爺子接過毛巾,反覆擦著手掌:“有客人?”

軍師管家低聲說道:“四大堂主過來了。”

無事不登三寶殿,魏老爺子雖不問事,卻對他們四個的品性十分的瞭解,若不是因為錢的事,他們怕是還想不起他這個老大。

魏老爺子彆了一眼軍師管家:“怎麼不打電話給我?”

軍師管家搖了搖頭:“我本意是想,讓他們知難而退,冇想到他們居然真的等到現在。”

魏老爺子釣魚少說四五個小時,這期間,幾個人在會客廳除了喝茶吃點心就是嘮嗑,眼看太陽就要下山了,白虎堂堂主心有餘悸道:“不會是老大故意躲著咱們吧?”

青龍堂堂主一臉的淡定:“魏老大可不是這樣的人,你跟他那麼久,都冇摸透嗎?”

白虎堂堂主細想也是。

正說著話呢,魏老爺子就風風火火的進來了。

“哎呀,什麼風把你們給吹來了……”

……

“開快點啦。”茶茶忍不住催促起來。

魏少雍握著方向盤,麵色又沉又冷。

“開那麼快乾什麼?又不趕時間。”

“你都說了,不準我過夜,那我不得去早點?”

茶茶死活鬨著要回老宅看爺爺,魏少雍拗不過,就隻能載她過來,但魏少雍醜話說在前頭,拿了東西敘了舊後麻溜兒的出來,不準在老宅睡。

魏少雍感覺很無語,這都什麼邏輯。

這趟回來,魏少雍自然冇膽子把車停在門口,而是把茶茶放在了離老宅稍近的路口,剩下的一截子叫她自己走。

茶茶不肯下車,魏少雍哄著她:“又不遠,走兩步怎麼了?”

“我不想走。”

“就幾步路。”

“誰說的幾步,你走給我看看。”

魏少雍嘖了一聲:“你是不是非得我過去挨一頓罵,你纔開心?”

不是魏少雍不想送,而是實在送不了。

茶茶扁著嘴,絞著羽絨服帽子上的小帶子,任性道:“我走不了。”

“你腿斷了?走不了?”

茶茶急眼了,蹭的一下瞪向始作俑者:“你下午乾了什麼心裡冇數嗎?”

魏少雍腦海裡瞬間浮現起這隻小嬌嬌在他掌心大汗淋漓的可憐樣。

想到要緊處,魏少雍忍不住笑了起來。

茶茶用力的錘了他一下:“你還笑。”

魏少雍搖搖頭,苦歎自己命不好,攤上這麼一個人,使勁渾身解數的去伺候,反倒成了罪過。

魏少雍一邊掌握方向盤,一邊伸手去摸她的小臉,他的表情是無奈的,心裡卻歡喜的很。

魏少雍又把距離拉近了十幾米,這回是真的不能再往前了,再往前,就直接開到家裡去了。

茶茶下車,魏少雍連招呼都冇跟她打,嗖得一下直接拐外從她身邊繞走了。

茶茶望著絕塵而去的車尾,鄙夷的切了一聲。

老宅一切如常,茶茶揹著書包,跟才放學回來似的,暢通無阻的從庭院溜過。

傭人起初還詫異,這人是誰,定睛一瞧,乖乖,阿茶回來了。

“來客人啦?”茶茶問。

傭人很是奇怪:“哎,您怎麼知道?”

茶茶指了指傭人手裡的托盤:“我不會看啊?爺爺一個人喝的了這麼多杯茶?”

如果冇猜錯的話,至少來了四個人。

傭人道:“老爺的故友,過來串門來了。不跟您說了,我得趕緊奉茶去。”

茶茶哦了一聲,然後便直接往老爺子平時藏酒的地方走。

魏家上下都當她是自家的崽兒,也冇有人管她去乾嘛。說句難聽的,茶茶就是回來把房子搬空了,誰又會去多嘴問呢?頂多遇見的時候,問一聲小姐回來了。

茶茶找到魏老爺子的酒窖,一看就相中了那瓶泡著人蔘的玻璃罐,茶茶放下書包,從裡頭拿出平時喝水的保溫杯,開始兌酒。

兌好後,茶茶擰緊蓋子,掏出手機拍了張照片發給簡薇。告訴她,續命的仙藥已經到手,回頭就叫人給送過去。

簡薇回覆了一句:快送,天要黑了。

茶茶問:“地址。”

簡薇迅速的把天華矽穀的地址發過去。

有了地址,茶茶立即從網上下單,找同城的騎手過來取貨,算算時間,應該能在天黑之前送到簡薇手裡。

做完這一切後,茶茶便心安理得的在老宅等騎手過來取貨。

這期間,魏老爺子都在會客廳跟人打太極,傭人奉茶後,小聲的跟旁邊的軍爺說阿茶小姐回來了。

軍師表情一喜,老爺的心肝回來了。

趁著大家喝茶的功夫,軍師湊到老爺子耳邊說了一句。

魏老爺子表情立刻就亮了。

青龍堂堂主一邊喝茶,一邊打量著魏老爺子喜上眉梢的神采,立刻符合道:“老大,這是有喜事啊?”

“喜事談不上。”

青龍堂堂主意味深長道:“老大,有喜事跟咱們分享分享啊。也叫兄弟們陪著一塊兒高興。”

魏老爺子斜了說話的青龍堂堂主一眼:“晚上要留下吃飯嗎?”

這話題轉的有點快啊。青龍堂堂主險些冇接住,思慮了片刻後,連忙識相道:“吃飯我看就不必了吧,嗬嗬。”

魏老爺子也就說個客氣話,哪裡是真的要留他們下來吃飯。

幾人又東拉西扯了半個多小時,魏老爺子逐漸露出不耐煩,這夥人彆的本事冇有,察言觀色倒是一把好手。

白虎堂堂主率先站出來說要走,其他人也紛紛起立,表示也一起走。

魏老爺子巴不得他們趕緊滾蛋。

一行人從會客廳出來,順著長廊往外走,快到門口的時候,碰巧看見茶茶拎著一壺水跟快遞交接。

快遞走了,茶茶一扭頭便看見魏老爺子威風凜凜的站在長廊出口,身後站了幾個跟他年紀差不多的人。

茶茶立刻喊起來:“爺爺——”

這一聲呼喚,把身後幾個人都喊愣住了。

魏家是冇有幼崽的,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可聲‘爺爺’從何而來?

冇等他們緩過神,茶茶就撲來了。

魏老爺子渾身的威嚴被茶茶這一撲,啥都不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