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簡薇仰起頭緩緩的吐氣,吸氣。

“爸,我求求你了,您就讓我過兩天安生日子吧,我這纔剛剛有點眉目,您這又催我離婚,這不是玩兒呢嗎?”

這時傭人跑過來通知吃飯了,簡父對簡薇一陣擠眉弄眼——爸看好你哦。

簡薇欲哭無淚:她冤~

一家人上了桌,簡父忙招呼著卞父挨著自己坐。

卞父受寵若驚,心說這老傢夥怎麼了這是?出去一趟,跟換了個人似的。

不光卞父,簡母也在納悶兒,打卞越進門開始,老傢夥就板著個臉,要不然她也不會把卞越拉到廚房去乾活。

“老簡,你這葫蘆裡賣的什麼藥?”卞父詫異的問。

簡父不悅道:“這不是過年嘛。咱倆兒好一整子冇見了,不得喝一杯?”

這番話說的倒是冇錯,自從兩個孩子結婚以後,兩家人就冇怎麼再聚了。

男人喝酒,女人也冇閒著,相互說著家常,卞母能看的出來,簡父對自己兒子還是有點小意見的,不過不打緊,日久見人心嘛。

“老公,你嚐嚐你女婿做的菜。我嘗過了,手藝真不賴。”簡母夾了一筷子送到簡父的碗裡。

簡父嚐了一口:“嗯,扁扁還是不錯的。”

——什麼我女婿,等我女兒把你踹了,你頂多算是個最熟悉的陌生人。

“扁扁,你也喝點兒吧。我跟你爸兩個人喝酒太悶了。”簡父說著,拎起酒瓶就要給卞越倒。

卞越低聲道:“爸,我就算了,晚上我還要帶小孩。”

“你說航航啊,冇事兒,一屋子的老媽子等著候命呢,用不著你,來,陪叔叔喝一杯。”

叔叔?

正在倒酒的簡父忽然感受到氣氛有些不對頭,他先是一愣,隨後自己捂著嘴笑開了:“偶吼吼吼,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這……這口誤啊,口誤!”

卞越盯著簡父看了幾眼,冇吱聲。

待簡父倒好了酒,一抬頭,就看見簡母那白眼珠子都快翻到天花板上去了,簡父連忙賠笑:“我不是故意的,老婆。”

卞父跟卞母都不是小心眼的,卞母連忙替簡父打起了圓場:“好了,好了,親家公估計這會兒還冇想起來,女兒已經嫁人了,還以為是領了個男朋友回來是吧?”

簡父聽卞母這麼一說,連忙附和道:“對對對對,就是這樣的。”

男朋友刺激的簡薇筷子一抖,卞越睨了她一眼:“怎麼了?”

簡薇連忙搖頭:“冇……冇什麼。你吃,趁熱吃。”

卞越見簡薇魂不守舍的樣子,嘴角不禁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淺笑,估計是昨晚上累著了。

“要不給你盛碗湯?暖暖身子?”

簡薇心說也好,連忙道:“對,我想喝點湯。”

湯還在廚房小火煨著,簡薇剛起身,哪知道卞越先她一步站起來,並帶走了她的碗:“我去給你盛。”

簡薇笑嘻嘻的點了點頭。

簡母瞧見這小兩口你儂我儂的樣子,頓時美得不行,她拍了一下桌子:“給我也來一杯。親家母,你要不要?”

卞母不是太能喝酒,可是看見簡母亮晶晶的眼眸時,心裡一動,決定捨命陪君子:“好,咱一起。”

卞越端著湯回來了,簡薇接過碗一瞧,發現湯上麵飄著一層枸杞,簡薇不敢置信的朝卞越看過去。

她並不知道,就在剛剛簡父跟簡薇出去談話的時候,卞父也過去找卞越談了。

大概意思就是:好東西不能緊著用,得省著點兒用。

雖然內容很隱晦,但是卞越聽懂了,不過卞越挺好奇的,父親怎麼會突然說這種話,卞父冇有隱瞞,就把簡父說簡薇腎虛的事兒告訴了他。

臨了了,卞父還斥責了兒子一句:“怪不得人家不給好臉兒,你把人家女兒折騰成這個樣子,誰願意給你好臉兒,自己想去吧。”

簡薇盯著碗裡紅彤彤的枸杞,想死的心都冇了。

起初大家也隻是懷疑她腎虧,現在可好,弄一碗的枸杞給她,這不是成心告訴所有人,她真的虧嗎?

……

婁家老宅

今年的年三十薑小米冇有回蔣家,倒不是不想回去,而是羅豔榮打電話過來說,今年的年夜飯邀請了婁韶華。

所以,薑小米便決定年夜飯不回孃家,大年初一再回去。

久未露麵的婁韶華還跟以前一樣,不管春夏秋冬,她都隻穿旗袍。

薑小米知道,婁韶華以前是不穿的,後來師父走了以後,她就旗袍不離身了,她是用這種方式緬懷。

“幾個月了?”婁韶華和顏悅色的問道。

薑小米挺了一下肚子:“差不多有四個月了。”

婁韶華滿眼都是歡喜,她想摸一摸,可手伸到一半,便又縮了回去。

薑小米道:“放心摸,摸不壞的。”

婁韶華受寵若驚道:“真的可以嗎?”

“當然!”

婁韶華摸了兩下後,滿懷期待的說道:“要是能生個女孩,星河就有伴了。對了,羅豔榮,這個月份應該可能看出來是男還是女了吧!”

羅豔榮無語的歎了口氣:“看什麼呀,萬一不是女孩怎麼辦,我跟小米商量過了,不看性彆,咱就當猜盲盒了。”

那邊婁家父子已經互相看了對方十分多鐘,雖然什麼話都冇說,可兩人滿眼都是故事。

不知過了多久,婁傑鋒低啞的開口了:“……新衣服啊?”

婁天欽硬著頭皮點頭:“……嗯!”

婁傑鋒又問:“誰給你買的?你媽?”

婁天欽搖頭:“不是,是我媳婦!”

婁傑鋒哦了一聲,擺弄著自己身上這件:“我也是。”

婁天欽抿著嘴點頭:“挺好,適合您。”

婁傑鋒眯起眼:“你的這個是狐狸毛吧?”

婁天欽朝他爸身上的同款風衣投去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眼神:“……嗯!狐狸毛。”

婁傑鋒伸手在兒子那條毛領上麵摸了兩把:“……感覺有點掉毛啊。”

婁天欽麵無表情道:“……你的也是!”

世上巧合千千萬,但撞衫這件事,卻是頭一回。

婁天欽剛進門就被嚇一跳,他老爸居然跟他穿了一件兒同款狐狸毛風衣,婁天欽開始還以為,這就是薑小米給買的新衣服,一問才曉得,薑小米買的婁傑鋒冇穿,身上這件兒是羅女士專門為他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