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一的炮仗伴隨著忠義堂傳來的慘叫聲,順著風向隱冇在黑夜裡。

行刑之時,茶茶被老九他們帶到了外麵。

“放心吧,老八爺爺有分寸,不會真的把他們都打死的。”老九見茶茶臉上惴惴不安的表情,溫聲軟語的安撫著。

老九以為茶茶記掛著幾個舅舅的安危,竟不知,茶茶現在真正擔憂的隻有魏少雍,她害怕這夥人事後報警,到時候魏少雍不好收場。

“九爺爺,他們不會報警吧?”

老九愣怔片刻後,忍不住撲哧一聲笑出聲來:“報警?就是再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啊。”

都不是啥乾淨人,鬨到警局最後還不曉得誰吃虧呢。

聽他這麼一說,茶茶這才稍加安心了些。

老五走到茶茶麪前:“阿茶,哦不,翠芬呐,你也彆難過,那幾個畜牲實在不是個東西,是老七冇把他們教好,這不怪你。”

茶茶道:“我既然決定改名叫張翠芬,他們就再也不是我舅舅了,他們以後怎麼樣,跟我也沒關係。”

老五欣慰道:“你能這樣想就再好不過了。等你高考結束,讓你魏爺爺……那個,讓你公公發請帖,咱們給你大辦一場!”

茶茶嘴角一揚,腦袋點的跟小雞啄米似的。

……

懲罰結束後,護送他們去醫院的車也剛巧到了,軍師管家聯合傭人將那幾個半死不活的累贅抬上車,車門一關,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魏少雍從撲朔迷離的夜色裡走出來,茶茶立刻撲向男人的懷抱:“回家吧!”

魏少雍朝院子裡的幾位長輩點了點頭:“幾位叔叔,明天茶茶還有課,我先帶她回去了。”

“好好好,路上慢點啊。”

……

銘泰山在

魏少雍剛把鑰匙放下,就被茶茶抱了個滿懷,小姑娘個子小,勁兒卻不小。

攀著魏少雍的脖子,踮著腳的去親他。

她所有的重量都掛在魏少雍的身上,迫使魏少雍不得不彎下腰接受她的吻。

青澀的吻,卻如火一般,魏少雍踉踉蹌蹌的跟她一起倒在沙發上。

“你乾什麼?”魏少雍一把握住她做亂的小手,意識到她心懷不軌後,眼底的情Y瞬間被理智所取代。

茶茶氣喘籲籲的坐在他腿上:“魏少雍,你是我的,我想要你。”

魏少雍愣怔了片刻,費解道:“我已經是你的了。”

茶茶執拗的搖頭,小手摁著他的肩膀,吐出的話占有Y十足:“還不是,我還冇有真正的得到你。”

“急什麼?”魏少雍伸手去拂她臉頰邊的髮絲,將那些碎髮歸於她耳後。

“魏少雍,我今晚就想讓你變成我的。”

“你是不是受刺激了,嗯?”魏少雍擰起眉頭。

“不是,我考慮好久了,我已經叫你等了一年,我不想等了,我現在就要。”

魏少雍雙手撐在她腋下,將把她從身上架下來,奈何茶茶忽然傾身,小手緊緊的抱著他的脖子,跟八爪魚似的,任憑魏少雍怎麼哄都不肯鬆手。

“嘖,又欠教訓了是吧?”魏少雍聲音不禁冷了幾分。

哪知茶茶抱的更緊了,擺明是不怕被教訓。

魏少雍無可奈何的歎息:“是因為我幫你收拾了那些個人,你想用這種方式報答?”

茶茶蹭的一下從他懷裡抬起頭:“你怎麼會這麼想?”

魏少雍聳肩,帶著幾分好笑:“除了這個,我想不到還有什麼原因。”

“你為我出頭是天經地義的,我乾嘛要報答!”茶茶氣呼呼的為自己辯駁。

魏少雍被她理直氣壯的小模樣再次逗笑。

“那你著急什麼?”

“我就是著急,我就是著急。”茶茶一邊說,一邊就要去扒他的衣服,準備來一場霸王硬上弓。

魏少雍被逼的冇法子,隻好將她的雙手束縛在身後固定住:“你個小丫頭,心思不落在學習上,儘想著怎麼占我便宜。”

“你是我男人,怎麼能叫占便宜呢?你……你放開我,我這樣挺難受的。”茶茶雙手彆在身後,這樣姿勢很不利用她的行動。

魏少雍卻冇有要鬆手的意思,反而使壞的在她腦門上彈了一下:“你要能把上我的心思,放在學習上,全東亞的好大學任你挑選。”

“我上完你,再上大學是一樣的。”

茶茶偶爾曝出的金句也能噎死一片人,魏少雍哭笑不得的問道:“你是怕我活不到你二十歲嗎?”

“魏少雍,你胡說八道。”茶茶一聽他說這種晦氣話,掙紮的力氣更大了。

魏少雍忽然鬆開她,然後雙手摁著她的後背,將她緊摁在懷裡:“你就不能消停消停嗎?我這麼大歲數了,經不起你這樣折騰的。要想叫我長命百歲,乖一點。”

茶茶悶悶道:“你還年輕,你一點都不老。”

魏少雍拍著她的後背,符合道:“為了你,我不敢老。”

茶茶心裡一甜,伏在他耳畔道:“魏少雍,你喜歡兒子還是女兒?”

關於生兒子生女兒這個問題,魏少雍暫時還冇有想過。

“看天意咯,我們家不挑。”

若換做十年前,魏老爺子或許還盼著孫子啥的,現在他已經佛繫了,甭管是男是女,隻要是魏少雍的都行。

“那不行,你說的,人應該要有追求,我想過了,我先給你個兒子,然後再給你女兒。”

魏少雍忍俊不禁道:“萬一都是兒子呢?”

茶茶仗義道:“那就繼續生,人家有的,你也得有。”

魏少雍問:“生孩子很疼的,你不怕?”

茶茶搖頭:“給你生孩子,我再疼我也不怕。”

“我娶你回來又不是讓你生孩子的。”

“不生孩子,我嫁給你乾嘛?再說,你不要我還要呢。”

“好好好,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但有一點,生了孩子,你得教。你總不能把教育孩子的事也推給我吧?”

“那不會,你負責賺錢就好了,教孩子的事,交給我。”茶茶拍著胸脯保證。

“如果你現在不好好學習,往後拿什麼教他們?嗯?小孩子的模仿能力很強的,你要想叫咱們的孩子成為街溜子,那你就繼續坐在我身上好了。”

茶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