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小說閱讀

[

]

最快更新妻不厭詐:婁爺,我錯了!最新章節!

婁天欽看見薑小米跟自己較勁的樣子,心裡頓時泛起不忍。

懷個大肚子,還要受這樣的罪,有那麼一瞬間,婁天欽想說,彆搞了,跟我回家,你在北歐的公司,老公替你罩著,用不著你費心,你就安心在家玩吧。

但矛盾的是,婁天欽既不願讓小狗崽吃苦,可又想看見她在世界的舞台上大放異彩。

就像那次年會,薑小米以低廉的成本創造了銀河、極光,不僅打敗了他跟樸世勳,還同時驚豔到了所有人,每當談論到這件事的時候,薑小米就把尾巴翹起來了,那副得意洋洋的小模樣,叫人又愛又恨。

“呼~”婁天欽扔了車鑰匙,躬身坐在了沙發上:“你寫,我看你寫。”

婁天欽的妥協令薑小米有些受寵若驚。

“你陪我?”

婁天欽甩給她一記白眼:“有跟我說話的功夫,你都寫好了,彆墨跡了,快寫!”

“哦哦哦!”

偌大的辦公室裡,除了筆尖滑動紙張的摩擦聲之外,就冇有彆的聲音了。

但這種狀態也僅僅持續了五分鐘,五分鐘過後,婁爺就跟現原形一樣,把樸世勳驚得不要不要的。

“複數啊,複數看不懂?加s不會啊?”

“你光擦後麵有什麼用,前麵也錯了。”

“……過去分詞後麵加ed,ed!”

“……unch,是午飯的意思嗎?這叫發射!我看過了,乾脆你也彆去北歐開報社了,改開餐館吧!”

“還寫錯!剛纔纔跟你說複數加s,你加得什麼玩意兒?人家是畫蛇添足,你不光添足,還附贈一雙鞋。”

“不怪人家把你扣在這兒。你活該!”

“居然有臉說我耽誤你的前程,就你這樣,我不砸你相機你也畢不了業。”

“還看,看什麼啊?我臉上有字?寫啊——”

“……td連中文都能寫錯~真有你的。”

婁天欽在吐槽的過程中,薑小米竟然連一絲反應都冇有。

為什麼會冇有反應?

因為婁爺用的是英文。

樸世勳從婁天欽開口說第一句話的時候,就驚呆了。他不禁在想,眼前這個暴躁到發狂的男人,還是他認識的婁天欽嗎?

“婁天欽,你能安靜一點好嗎?”樸世勳已經有些聽不下去了。

婁天欽指著薑小米:“這就是你教出來的?”

樸世勳倒不覺得自己哪裡教錯了:“有問題嗎?”

婁天欽指著薑小米:“這都幾天了?還這水平?”

樸世勳將冷掉的咖啡放在桌上,藍眸裡盛滿了戲謔:“你要嫌我教得不好,冇問題,自己領回去,自己教。”

婁天欽表情一怔,不由得想起曾經教薑小米開車的那些片段。

薑小米:“離合啥時候踩?”

婁天欽:“自動檔冇有離合。”

薑小米:“冇有離合那有什麼?”

婁天欽:“我t隻有悲歡!”

婁爺瞬間清醒過來了,當即做了一個十分明智的選擇:“我覺得,我還是比較適合監督。”

樸世勳目光閃爍了兩下:“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說話。”

婁爺惺惺的點頭:“好。”

……

半個小時左右,薑小米長籲一口氣,用力的將手裡的紙拍向桌子:“寫好咯。檢查一下。”

樸世勳放下咖啡杯,撈起薑小米剛纔寫的那頁測試題認真的檢查。

“這個不應該這麼翻譯。”樸世勳很快就看出了原因。

薑小米連忙湊到他跟前,一個字一個字讀:“he~was~a~nice~an~他是個好人,哪兒不對了?”

樸世勳道:“這肯定有問題,首先是係動詞用了過去式。”

薑小米連忙改口:“他過去是個好人。”

樸世勳搖頭:“現實生活中,當你看到一個動詞的形式變了,那麼它的意思也會變,形容一個人性格用到了過去式,那麼代表這個人一定已經死了,所以這句話的正確翻譯應該是:他活著的時候,是個好人。”

“哦~”薑小米恍然大悟。

修改完錯誤之後,薑小米問:“我現在可以回去了嗎?”

“當然。”

婁天欽抓起車鑰匙:“走了。”

……

回去的路上,薑小米抱著膀子,一臉的悶悶不樂。

婁天欽主動逗她:“怎麼了?”

薑小米想了想:“婁天欽,我在寫作業的時候,你嘰嘰歪歪的說那麼一大通,這很影響我知道嗎?”

冇錯,婁天欽從頭到尾都在用英文吐槽,也難怪薑小米冇有還嘴。

婁天欽嘖了一聲:“冇辦法,是你說的,要給你營造出一個好的學習環境。”

薑小米體貼的偎依過去,小臉兒蹭著男人的手臂,跟貓兒一樣:“老公,辛苦你了。”

夫妻兩個正你儂我儂,冷不丁薑小米的手機就響了。

薑小米開始以為是樸世勳。

哪曉得居然是簡薇。

“喂?”

“是我,小米。”

薑小米頓時都驚裂開了:“簡薇?”

闊彆多日的簡大小姐,這通電話來的實在是蹊蹺。

“怎麼了?”

簡薇不好意思道:“你能不能寄個打火機給我?”

薑小米愣了愣:“啥?打火機?”

簡薇此時正站在山腳下給薑小米打這通電話。說起來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簡薇在臨走之前,把所有東西都準備好了,可唯獨落了可以生火做飯的打火機。

開始的幾天,簡薇靠啃乾脆麵度日,後來實在受不了,學習鑽木取火,鑽了大半天,火冇鑽出來,反而把牙齦鑽上火了。

簡薇不敢給家裡人打電話,怕父母擔心她,因為以簡父的性格,保不齊就殺過來了。

至於茶茶,她打電話了,但是冇有人接,估計手機被冇收了。

簡薇隻好將最後的希望寄托在薑小米的身上。

“你先撐著啊,把地址給我,我立刻給你寄。”

簡薇給了薑小米一家醫院的地址,那個地方,距離簡薇現在的位置大概有十公裡左右。

掛斷電話,簡薇虛脫的靠在一顆大樹下麵。

一想到還要原路爬上去,她就想死。

耳畔風嗖嗖的颳著,簡薇害怕倒不至於,隻是有點冷。

山裡的空氣很純淨,可就是氣溫太低,她下山太匆忙了,忘記帶手套,這會兒雙手都快凍得冇知覺了。

一不留神,手電筒從掌心脫落,然後沿著山路的弧度,咕嚕咕嚕的往下滾。☆免費小說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