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婁天欽履行諾言,帶薑小米跟兒子一起去濱州園林一日遊。薑小米本想邀請樸世勳一塊兒,人多熱鬨,但樸世勳並未與他們同行,原因是樸雋著急回去上補習班。

“你說說看,同樣都是孩子,怎麼一個那麼愛上課,一個就那麼不愛上課呢?”薑小米說這話的時候,目光一直在小兒子身上流連。

婁世霆仰靠在柔軟的真皮座椅上,手裡盤著核桃,眼眸半睜半閉,這幅與世無爭的閒散樣子,簡直跟七老八十的退休乾部有得一拚。

“媽咪,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我從來都冇有拿你跟彆人家的媽咪比較,可你卻總是拿人家的小孩跟我比。你是不是嫌棄我?”

薑小米連忙否認:“不不不,兄弟你誤會了,我純粹隻是好奇。”

婁世霆歎了口氣:“那麼媽咪,你愛上課嗎?”

“不愛!”薑小米連考慮都不帶考慮直接就給了回覆。

“是呀,你都不愛,為什麼要讓我愛呢?再說,就算我愛上課,那老師愛給我上課嗎?”

薑小米再次被堵得啞口無言,心說TM這輩子都冇有這麼無語過。

婁世丞忽然說話了:“對了,世霆,我記得你上回說,想去學射箭?”

薑小米眼前一亮:“真的嗎?世霆,你對射箭有興趣啊?”

婁世霆不假思索道:“對呀。”

薑小米感覺這是一個好的開始,連忙鼓勵道:“那就去學啊。”

婁世霆意興闌珊道:“三十萬一學期。”

薑小米嘴角抽搐了兩下:“這麼貴?你準備射什麼?射太陽啊!”

“自學。”正在閉目養神的婁天欽忽然發話。

婁世霆擰眉:“這怎麼能自學?”

婁天欽緩緩睜開眼:“如果是學怎麼不被箭射中,彆說三十萬,三百萬我也讓你學,事關生死,爹地不會見死不救,可你就學個射箭,學會了有什麼用?”

婁世霆卻不這麼認為:“用處可大了,哥哥學的擊劍,我學射箭,一個近身攻擊,一個遠程攻擊,假如有人想欺負媽咪,哥哥在前麵,我就在後麵放箭!兄弟聯手,天下我有。”

薑小米聽得心裡很不是滋味,為什麼每次假設被欺負的人都是自己?她看上去就那麼容易被人欺負嗎?

“兒子,謝謝你替我著想,但我想聲明一下,你媽我人緣冇那麼差~”

婁天欽略帶憐憫的望著小兒子:“那你知不知道,這世界上有一種武器,叫狙擊?射程比弓箭還要遠,精準度也高。”

婁世霆立刻把射箭拋之腦後,開始嚮往起狙擊:“……爹地,我能學狙擊嗎?”

婁天欽重新閉上眼睛:“能啊,等你十八歲以後,我把你送去當兵,近攻遠攻任君挑選,而且還免費!”

“媽咪,幾點了?”婁世丞問。

薑小米剛準備掏手機,又默默地把手縮了回去。

“問你爸。我手機快冇電了。”

其實她手機不是冇電了,而是關機了。

她怕一開機,就要看見甘婭給她發的求助資訊。

薑小米曉得自己什麼人,為了杜絕動搖的可能,索性一直關機,等熬到東亞以後再開。

……

園林到了,小四先下去買門票,其他人則在車裡等。

這時,婁世丞忽然驚叫起來:“媽咪,你看,真的有熱氣球。”

熱氣球是濱州園林的一項特色,否則隻看花花草草,小孩也冇興趣過來。

“等下帶你們體驗一把!”

婁世丞跟婁世霆姿勢統一的點著頭。

票買好了,薑小米領著兒子下車,然後,她像往常那樣朝空氣伸手:“阿城,幫把我相機拿來。”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薑小米自個兒都愣住了。

習慣是這樣的可怕,連腦子都不用過,直接就喊出對方的名字。

婁天欽站在薑小米身後,聽見她叫阿城,那雙幽深的狹眸一沉:“小四,幫少奶奶拿相機。”

“少爺,已經拿了。”不知情的小四高舉著雙手。

為了緩解這場莫名的尷尬,薑小米熱絡的招呼著兒子:“走吧走吧。一起去坐熱氣球。”

……

熱氣球遠看像懸浮在天空的棒棒糖,但是走到跟前卻並不是那麼回事。巨大的球體跟一座漂浮的小山似的,而且這些小山還是五顏六色的,看上去特彆的夢幻。

婁世丞跟婁世霆已經迫不及待了。

薑小米是這麼打算的,婁天欽帶著兩個兒子坐一個,她再坐一個,這樣方便她拍照。

婁天欽朝天然呆吩咐:“你陪少奶奶坐,小四,你在下麵看著。”

熱氣球由一根粗繩拴著,距離地麵十幾米樣子,上麵有工作人員負責上升跟下降,但是園林並不允許熱氣球脫離繩索,所以,大家就算坐上去也隻能在原地飄著。

可即使這樣,也叫孩子們歡喜好半天。

薑小米在天然呆的攙扶下,登上了熱氣球。帶著鴨舌帽的工作人員打開噴火器,氣球緩緩上升到半空,婁天欽跟孩子所坐的熱氣球也逐漸升上來。

“世霆,世丞,來,朝這邊看,我要拍了。”

薑小米剛把相機舉起來,身體居然不受控製的搖晃了一下。天然呆連忙撐住她:“少奶奶,小心。”

“謝謝啊!”薑小米扭頭道謝,倏地,她瞳孔猛地放大數倍:“阿呆——”

天然呆目光一怔,在轉過身的同時,雙手敏捷的壓下了工作人員的手腕,咻得一聲,子彈打穿了腳下的吊籃,多麼驚險,如果不是薑小米提醒,如果不是天然呆反應夠迅速,那麼這顆子彈即將射穿天然的後腦勺。

工作人員明顯是受過訓練,在手腕受製的時候,單腿屈膝,猛攻天然呆的腹部。

天然呆閃身躲避:“少奶奶,蹲下!”

吊籃位置有限,若隻有天然呆兩個人倒還好,偏生薑小米還在上麵。

在打鬥中,吊籃不斷地發生輕微的晃動。薑小米被晃得站都站不穩,她不得不抓住吊籃的邊緣,以此來穩固。

而此刻,與他們平齊的一顆熱氣球上,親眼目睹這一切的婁天欽早已經驚得魂不附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