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真真起夜尿尿,推門出來,下意識把尿又給憋了回去。

完顏嘉泰跟婁天欽兩人一前一後的走進來,薑小米手裡拎著垃圾桶,這一幕很像某個狗血電視劇。

——女主角下樓倒個垃圾,然後把男主給撿回來了。

但是,一次性撿兩也未免太……

“你醒了正好。”薑小米衝她招了招手。

十分鐘之前,她發現這兩個神經病在樓下喝酒,婁天欽起初還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樣子,當她準備打道回府時,婁天欽叫住她。

他說,我們再談談。

所以她就把人給帶回來了。

等下有可能詳談結婚細節,以及……離婚後的補償。

多一個人幫自己參謀總歸是好的。

宋真真聞言走過去,路過完顏嘉泰身邊的時候,眉頭不由得皺了皺,不曉得他們在樓下究竟呆了多久,身上竟全是露水味。

匆匆得擦肩而過,一縷飄香吸入鼻尖,惹得完顏嘉泰心曠神怡,這種看得到吃不到的感覺……有時候還真的挺勾人的。

薑小米去房間拿了紙筆,四個人落座。

完顏嘉泰跟婁天欽都是談判高手,但不知怎麼的,麵對薑小米跟宋真真的時候,兩位久經沙場的‘老將’居然有些被動。

“……離婚以後,我要求孩子跟我,你每個月給贍養費,嗯……我的就算了,主要給孩子。等十八歲以後,小孩自己會掙錢就不需要再支付。”薑小米一邊寫一邊念。

宋真真連忙補充:“醫療費用也需要。”

“哦對,醫療費用。”薑小米茅塞頓開,差點忘記小孩也會生病的,她感激的看了一眼宋真真,想不到關鍵時刻她的心會這麼細。

“第二條,離婚以後,學校有什麼活動的話,要求爸爸參加,爸爸不能以工作為由拒絕。”

“第四……”

婁天欽越聽越不對味兒,還冇結婚,就把離婚談的這麼詳細,感情就是奔著離婚來的唄?

“說完了冇有!”婁天欽不滿的敲擊著桌麵。

薑小米手一抖,差點把字寫錯了,抬頭凶巴巴的瞪他:“催什麼催?你很趕時間嗎?”

婁天欽:“……”

完顏嘉泰很自覺地把頭扭到一旁,這種事他不好參與,萬一引火燒身劃不來。

男人飄忽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宋真真身上。

薑小米趴在桌上奮筆疾書,宋真真則偎依在身側,眼睛盯著她移動的筆尖,那般認真,那般的執著。

恍惚間,他似乎看到了不同的畫麵。

清雋的少年伏案做功課,小女孩抱著洋娃娃坐在他身側,一看就是四年。

在此期間,少年時常會嫌她煩,嫌她礙事,隻有指揮她倒水、撿橡皮擦的時候纔會覺得她還有點用處——也僅限於次。

完顏嘉泰怔然了一下,突然間好羨慕薑小米。

因為她正在被宋真真盯著,溫柔的視線彷彿黏在她身上一樣,刹那間,他心酸到了骨子裡。

也許看得久了,宋真真活動了一下脖子,冷不丁與完顏嘉泰對視在一起。

完顏嘉泰眼瞳一縮,幾乎狼狽的躲避。

“我去抽根菸。”他站起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