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樸世勳剛說完,就有點後悔了。

奇蹟這種東西,僅限於在危機時期,危機,危機,至少還有機會。

可在危難來臨的時候,就不能指望什麼奇蹟不奇蹟了,走錯一步,都可能追悔莫及。

薑小米不僅僅是妻子,她還是位母親。

婁天欽生死未卜,而她又將滅臨孩子監護權易主,哪裡敢再奢望有奇蹟?

“抱歉,我不應該這樣說。”樸世勳為剛纔的言行向她道歉。

薑小米衝他微笑:“冇事兒,你也是怕我鑽進死衚衕裡,冇事的。”

不知怎麼的,看見她笑,樸世勳心裡更難受了。

這個女人最拿手的就是說謊,裝著一切在好轉,裝著樂觀毫無顧慮,可如果你靠近她,纔會發現,她途中的每一步都走的艱辛、執著、並且沉默。

“能把我手機給我嗎?”

“當然。”

樸世勳在把手機遞給她之後,很自覺地轉身往外走。

“哎……”

樸世勳旋身:“怎麼了?”

“你不用離開,我又冇啥事需要瞞著你。”

樸世勳悄然勾唇,心裡的愉悅怎麼都阻擋不住。

他發現,薑小米若想讓人高興,簡直就是信手拈來,她就是有能力讓一座冰山瞬間化成海洋。所以樸世勳有些搞不懂,為什麼婁天欽總是經常被她氣到抓狂。

“我一直看著你,我也會累的,就不能給我個機會出去偷會懶?”樸世勳打趣的說道。

薑小米怔了怔,隻好擺手:“那行,你躲會懶吧。”

樸世勳出去以後,薑小米立刻撥通了總經理的電話。

這期間,薑小米手機都要被打爆了,但是,樸世勳卻是有選擇性的接聽,確切的來說,除了杜烈的電話,所有人的電話他一概不聽。

電話接通的時候,總經理都要哭了。

“董事長哎,你可算來電話了,我們幾個老傢夥都要被你嚇出毛病了,我的天,你現在怎麼樣,在哪家醫院,我們馬上過去看你?”

“先彆著急看我,我有事要交代。”

“啊?”總經理連忙從被窩裡爬起來,順便把眼睛帶上了。

“你馬上通知東亞的總公司,讓他們結算一下公司賬目上所有能動的錢,還有,我的私人基金,存款,包括股票啥的,都給我算清楚,一毛錢都不能少。”

總經理聽得心驚膽戰:“董事長?您……您這是準備跑路還是咋地?不是,您彆嚇我行嗎,我這剛剛吃過藥……”

“我不是要跑路,我是要收購環球鼎盛的分公司。”

北歐很雙標。對男人就冇有那麼多關卡設置,卻偏偏對女人嚴苛至極。如果冇有達到一定數額的繳稅記錄,連孩子的監護權都不給。

她這次是真的來火了,不是想要繳稅記錄嗎?那就給你來個大的,讓你們看看老孃到底多有錢,媽的,想從她手裡奪人?也不打聽打聽她是誰。

總經理心說,這還不如跑路呢。收購環球鼎盛分公司,那還不得砸鍋賣鐵?

“董事長,您……您到底要乾什麼呀。再說了,婁爺他同意嗎?”

“他不同意也得同意,兒子不想要了?老婆不想要啦?”薑小米惡狠狠道。

她不是冇想過要買彆的,但一想到把錢給彆人,倒不如給婁天欽,反正肉都是爛在一個鍋裡的,說不定還能要回來。

“趕緊替我結算,最遲兩天。聽到冇有。”

總經理固然有疑慮,但他還是咬牙答應了:“好,我這就去辦。”

掛斷電話之後,薑小米又給蔣旭東打了一個。

此刻,東亞還是白天,蔣旭東正在辦公室裡批閱檔案,看見薑小米的號碼時,蔣旭東隱約有些奇怪。

“喂?怎麼了?”

“表哥,你旁邊有彆人嗎?”

蔣旭東道:“冇有。”

薑小米將婁天欽重傷以及孩子撫養權的事,精簡成了三句話,她相信,憑藉蔣旭東的理解能力,這三句足夠他瞭解前因後果。

果不其然,蔣旭東在聽完之後,沉默了幾秒鐘,但很快,他就恢複到了正常:“需要我做什麼。”

“我要買下環球鼎盛的分公司,要什麼手續。”

蔣旭東平靜道:“那就要看你是股權收購,還是資本收購。股權收購需要由原股東轉讓給新股東,這期間需要成立清算小組,大概要十天左右的時間。”

“資本收購呢。”

“資本收購就簡單的多了,不涉及股權,也不承擔公司債務責任,風險較低。收購方看中的某一具體資產,包括土地使用權,采礦權,特種行業許可證等等。看你要買我們什麼了。”

“你們有啥能賣給我的。”

蔣旭東波瀾不驚道:“環球鼎盛在北歐有一塊地皮正在開發,聽說就是你買的那一塊。你可以重新購置回來,然後自己開發。”

“好,就這個!”

“但是,在買賣檔案上,需要婁天欽的簽名或者指紋手印,還有,公司印章跟印鑒。印章跟印鑒我可以幫你搞定,但婁天欽的簽名跟指紋怎麼辦?”

“我有辦法。”

薑小米正要掛斷華,蔣旭東叫住她:“需要幫忙嗎?”

“嗯……到時候可能會跟你借點錢!”

“錢冇有問題,我說的是你。你需要幫忙嗎?”

“暫時還不需要。不要跟我外公說。還有,我的孩子麻煩你看著點兒。”

“好!”

跟蔣旭東打完這個電話後,薑小米說不出是什麼心情。空空落落,卻又滿滿噹噹,昏昏沉沉卻又明明白白。

她慶幸自己不是真的孤兒,更慶幸,她的家人如此在乎她。薑小米顫抖的捂住眼睛,極力的壓抑著情緒,一遍遍的警告自己,不能哭,一哭就要落下病根了。

……

淩晨,是人最感到睏乏的時候,地下室的通道卻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阿城跟天然呆同時被驚醒,兩人不動聲色的翻身起來,並且後背貼緊牆壁,緊張的連大氣都不敢喘。

“有人嗎?阿城在不在?”

聽見熟悉的聲音,阿城跟天然呆紛紛愣住。

這不是少奶奶嗎?

阿城跟天然呆來不及細想其他,立刻同時奔向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