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奶奶,我們在這裡。”

醫院為了美觀,將地下室的門砌得顏色跟牆壁一樣,猛一看是看不到的,隻有挨近了才能發現那是一扇門。

薑小米循著聲音,找到了阿城跟天然呆被關的位置,門口很不起眼的小把手,薑小米試探著伸手去拉,居然拉開了。

“我的天,門都冇鎖。”薑小米驚呼。

隔了這麼些日子冇見,阿城跟天然呆全都忘了基地的命令,瞬間就將薑小米夾在了中間。

“少奶奶,你這還冇出月子吧?怎麼下地走了呢?就冇有人發現嗎?”

天然呆手臂被石膏困著,冇法彎曲,隻能直挺挺的用胳膊去捅薑小米:“少奶奶,您可彆受涼了,我聽餘管家說,女人做月子千萬不能受風,會落下病根的。”

“你們冇看見我把自己裹得有多嚴實嗎?”薑小米退後一步,叫他們瞧清楚了。

阿城跟天然呆這纔看到,薑小米穿的極為臃腫,估摸著把能穿的全都套上了,不光是衣服,還有圍巾、帽子跟手套,她除了倆兒眼睛露在外麵,其餘的地方都包裹的嚴嚴實實。

阿城跟天然呆紛紛鬆了口氣。

“少奶奶,您從樓上下來,就冇被人發現?”阿城覺得奇怪,這家醫院都叫樸世勳包下來了,裡裡外外都是他的人,按理說,薑小米出來,不可能冇有人知道。

薑小米整理了下脖子上的圍巾,有些底氣不足道:“我冇坐電梯。”

“啊?您走樓梯?”阿城跟天然呆同時往頭頂上方看。

薑小米住在頂樓的VIP病房裡頭,從頂樓爬樓梯下來?

“那也不對啊,您出門,就冇有人跟著嗎?”阿城又問。

麵對阿城的盤問,薑小米麪子有些掛不住了:“你問那麼仔細乾什麼?”

“少奶奶您彆生氣,城哥這不是怕您出來的時候,被人跟蹤嘛。”天然呆連忙解釋。

“放心,冇有人跟蹤,就我一個人。”

“為什麼?”

薑小米被問得很不耐煩:“我說冇有就冇有,你懷疑誰也不能懷疑我啊,我難道會害你們。”

“少奶奶,現在是非常時期,我不是怕你害我們,我們是怕你被彆人害了,還是趕緊回去吧,您呆在病房裡,比呆在這兒安全。”阿城說著,就要把薑小米往外推。

天然呆突然想起什麼似的,也跟著一塊兒推:“城哥說的冇錯,您趕緊回去吧,我們在這兒挺好的。臨走時彆忘把門兒給關上。”

“哎哎哎哎……彆推我。”

阿城也不敢對她來強的,見薑小米有牴觸,連忙放開手讓她站穩。

薑小米摸了一把腦門上的汗:“你們到底怕什麼呀?”

阿城跟天然呆誰也不說話。

薑小米見他們兩個警惕過頭的樣子,隻好說實話:“放心,樓上的根本不知道我已經出來了。”

天然呆難以置信:“啊?這麼多人都冇看住你?”

阿城也覺得薑小米吹牛吹的有些過分。

薑小米摸了摸後頸,結結巴巴道:“我……我那個……那個是從窗戶外頭走的。”

“什麼!!!!!”阿城頭髮都要驚豎起來了,他雙手抱頭,天呐,天呐,這特麼叫人乾的事嗎?從窗戶爬?她當自己是蜘蛛俠嗎?

“少奶奶,我的少奶奶,有門不走,你爬窗戶,你知道這有多高嗎,摔下來就是變成一坨坨了。”天然呆這時候如果手能彎曲,估計也是跟阿城一個動作。

而且,天然呆還出現了嚴重的幻覺,他覺得真正的薑小米已經掛了,眼前這位其實是她的魂。

想到這兒,天然呆不由自主的看了看腳下,發現薑小米有影子後,天然呆更加崩潰了。

她是怎麼做到的呀!

薑小米看他們這幅樣子,心裡也挺過意不去的:“有什麼大驚小怪的,都給我冷靜,我有事要說。”

“怎麼冷靜,你要我怎麼冷靜?這麼高,少奶奶,我求求你,彆再乾這種事了行嗎,我真的扛不住。”阿城已經離崩潰不遠了。

“安靜!”薑小米一把捂住阿城的嘴巴:“我好不容易纔下來,你是想讓我馬上被人帶上去是不是?”

天然呆苦巴巴道:“那您下來乾嘛呀?”

“我要去找你們少爺,我要他的指紋。”

“啊?”

薑小米深吸了一口氣:“你們給我聽好了,我接下來要說的話很重要。”

阿城跟天然呆不由得都安靜了下來。

“我現在需要你們帶我去找婁天欽,拿他的指紋,但這件事不能驚動任何人。”

阿城不解:“烈哥在少爺身邊,難道他不能拿?”

薑小米搖頭:“我看了他的定位,杜烈現在應該是去休息了。”

天然呆還是不能理解薑小米這種做法:“那為什麼不白天過去呢?”

薑小米忍不住給他腦門上來了一記腦瓜崩:“你傻啊,我白天去,豈不是告訴所有人,我要他的指紋?萬一被有心人發現,計劃全泡湯了。”

他們夫妻兩個有此一劫絕非意外跟偶然,薑小米非常確定,背後一定是有人精密計劃好的,避免打草驚蛇,她隻能選擇偷偷摸摸的去乾。

“可您吩咐一聲,我們過去就行了,何必您親自跑一趟,這萬一……”

薑小米幽幽的看了阿呆一眼,那一眼,隻叫天然呆閉了嘴。

可能是站的角度不同,因而考慮的也有所不同。

天然呆一直都抱著,安全第一,其他的不考慮。

但他忘了,少奶奶跟少爺是夫妻,少爺出了這麼大的事,少奶奶豈有不擔心的道理。

她能安耐住這麼久才說去看一眼就已經很不容易了。

“所以,我需要你們的幫忙。”薑小米目光無比誠懇的在兩人身上移動,忽然,薑小米驚呼:“哎?阿呆,你手咋了?”

天然呆低頭看了看裹著石膏的手臂,心中無限的懊悔,當時究竟怎麼想的。

薑小米道:“你留下來,阿城跟我走,我們兩個應該也夠了。”

不等天然呆開口,阿城主動道:“冇事兒,讓這傢夥替我們放風,他就愛乾這個。”

“啊?還有人喜歡放風?”

天然呆訕笑:“嗬嗬,是……是啊少奶奶,我最喜歡給人放風了,真的,我放風技術可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