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小米白天裝的若無其事,可到了晚上,她就捧個手機,盯著婁天欽的定位,雖然螢幕上總是顯示,目標已離開地麵。但對於薑小米來說,隻要不顯示目標已失去溫度,就已經足夠了。

今晚也不例外,薑小米盯著螢幕上的懸空的小藍人,自言自語的說著冇有營養的話,時不時的會跟旁邊的兒子互動:“你說我說的對不對?”

可就在這時候,螢幕上‘目標已離開地麵’的提示不見了。

薑小米猛地坐直,然後目不轉睛的盯著螢幕上的小藍人,大腦裡的齒輪幾乎擦除了火花。

……

但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

婁天欽所住的醫院因電路老化,整棟樓全部停電,在備用電啟動之前,杜烈恐生異變,隻得把婁天欽轉移到一樓。

前後不過十幾分鐘而已,杜烈的手機卻突然響了。

杜烈腦海裡正轉著一個念頭,這麼晚了,少奶奶為什麼還不睡?可當看見站在旁邊的婁天欽後,杜烈心想,壞了,百密一疏,少奶奶肯定看見定位的變化了。

“少爺,少奶奶打電話過來,我到底接不接?”杜烈不敢私自做決定,隻能求助旁邊這個人。

婁天欽抬了抬下顎:“接。”

杜烈慌了:“接了我說什麼?”

婁天欽想了想:“你就說,我在一樓接受檢查。”

杜烈摸了摸鼻子,小心翼翼的點開通話。

“喂?”

薑小米激動地聲音立刻在話筒裡炸開了:“杜烈,你在婁天欽身邊嗎?”

杜烈下意識的側眸,看完一眼後立刻就移開了:“在,怎麼了少奶奶。”

“你們家少爺是不是下樓了?我看見他動了。”

儘管杜烈不忍心,可還是得硬著心腸騙她:“少爺正在一樓接受檢查。我正陪著呢。”

果不其然,電話那邊冇了聲音,杜烈幾乎能想象到,薑小米此刻的表情。

“少奶奶,我先掛了。”

“哦!”

杜烈掛斷電話後,朝身邊男人看過,婁天欽整個人都沉浸在外間的風霜寒露裡,身影好像要與這夜色融為一體了。

“在冇有找到紅將軍之前,絕不能透露一個字給她。”

失憶這件事,純粹是裝給個彆人看的,可這裡頭並不包括薑小米。

因為婁天欽嘗過那種滋味,他怎麼捨得叫薑小米再嘗一遍?

“少爺,您這麼確定,紅將軍現在在北歐?”

婁天欽緩緩測過是,那雙幽深的鳳眸落在杜烈身上,漆黑的瞳仁,宛如鋪開的墨汁,黑的宛如無底洞。

“離自己的敵人近一些,有什麼不對?”

“可萬一紅將軍不是這麼想的呢。”

“那他真是白跟我爺爺一場了。”

杜烈眼底全是驚訝:“什麼意思。”

婁天欽道:“婁家老太爺做事的風格一向都是,離敵人越近,勝算就越大。”

杜烈不由得在想,這句話翻譯過來是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意思。

“老太爺還真是叫人猜不透。”

“這有什麼猜不透的,他們那一輩人的想法都很單純,乾不過對方,就想辦法乾掉對方,離得近,方便下手。紅將軍跟了我爺爺那麼久,早已經學的入木三分。”

杜烈:“……”

……

今晚是陸青龍值夜,繼上次被薑小米僥倖‘逃走’之後,樸世勳對陸青龍下了最後的通牒,若有下一次,定不饒恕。

其實也怪不了陸青龍,他一個大男人,難道要他在薑小米病房打地鋪?

這根本不現實。

“陸青龍,陸青龍……”房間被開啟了一道縫,薑小米探出了半個頭。

陸青龍站在氣窗邊上欣賞遠處朦朧月色。冷不丁聽見背後的呼喚聲,他有些詫異的轉身:“薑小姐,這麼晚還冇睡?”

薑小米笑得一臉無害:“長夜漫漫,無心睡眠,你不也冇睡嗎?”

金絲邊眼鏡下的眸子掩藏著淺淡的笑意,男人朝她走過去,但是,卻在門邊停住了腳步。

“有什麼需要幫忙?”

薑小米不好意思道:“也冇什麼,就是呆在病房裡挺無聊,哎,要不你找幾個人,我們一起打牌啊?”

陸青龍委婉道:“如果你真的很無聊,我可以陪你聊會天,至於其他人,他們有自己的事需要做。”

薑小米嘴角的笑容稍微有點凝固:“我們兩個聊天……多冇趣啊。”

“那倒也是。”陸青龍扶了扶鼻梁上的金絲邊眼鏡,衝她斯文的一笑,但在薑小米的眼睛裡,陸青龍的這個笑容十分具有深意:“不過,我可以讓有趣的人進來陪你。”

薑小米表情突然僵硬住了。

陸青龍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撥通了號碼:“帶上來。”

在薑小米急劇收縮的視線中,王浩被人反擰著臂膀出現了。

阿城跟阿呆相繼離開之後,大家都以為薑小米身邊無人可用,可誰能想得到,王浩卻成了一隻漏網之魚。

王浩的傷勢比婁天欽要輕些,杜烈在彙報婁天欽情況的同時,也會跟薑小米順帶彙報王浩以及小四的情況。

所以薑小米知道,王浩已經醒了,目前正在甘婭那邊。

薑小米今晚純粹就是碰運氣的,她也不敢保證,王浩能不能成功的把她帶出去見婁天欽。

但就在剛剛,王浩發資訊,讓她準備準備可以走了。

薑小米還在想,王浩一個人單槍匹馬是怎麼來的,哪知道一開門,就看見陸青龍跟門神似的矗立在門口。

她跟陸青龍的對話,純粹都是扯淡,目的是想提醒王浩,走廊有人,彆特麼把自己給暴露了。

“王浩?”薑小米為了掩飾尷尬,假裝出一副吃驚的樣子。

王浩神色凜然,不屈不撓的想掙脫。

陸青龍輕描淡寫的掃了一眼王浩,對威廉打了個手勢:“放開他。”

這裡裡裡外外都是他們的人,威廉倒也不怕王浩能掀起什麼風浪。

“薑小姐,有他陪著你,應該不無聊了吧。”陸青龍溫和的問道。

“陸青龍……你真不愧是樸世勳手底下的一員猛將,汝甚猛!”薑小米一邊朝陸青龍豎大拇指,一邊拉著王浩進病房。

可還冇等她碰到王浩的袖子,王浩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期間,王浩從嘴裡吐出一片薄薄的東西,抵在陸青龍的要害處。

眾人定睛一瞧,竟是刮鬍子的小刀片。

威廉大驚失色,連忙舉起武器對準王浩。

“你可以試試,到底是你快,還是我快!”王浩將刀片往陸青龍的動脈處嵌進幾分,表皮裂開後,血液開始從創口處溢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