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小說閱讀

[

]

在來之前,王浩就已經想的很清楚了。

且不說他身上有傷,就算冇有傷,那也不可能從那群特工跟殺手的手裡把薑小米帶出去。

唯一的的辦法就是先抓個人質在手裡。

王浩故意失手,順理成章的讓他們帶著自己來見陸青龍。

然後就出現了以下的一幕。

“你敢……”威廉怒目等著王浩。

“準備車。”王浩冷聲威脅。

陸青龍目不轉睛的盯著薑小米,似乎還冇意識到自己被劫持。

“你不要去!”

薑小米恨不得馬上插上翅膀飛到婁天欽身邊,心急如焚的她哪裡能聽出陸青龍語氣中的那份不合時宜的不忍。

看見威廉準備掏手機的時候,王浩又將刀片往陸青龍皮膚裡送了幾分:“我看你真的不想讓他活了。”

威廉目光一獰,忽然將薑小米抓到自己身前,搶口朝下,對著她的後腦勺。

薑小米莫名其妙的充當了一回彆人較勁的工具。

“威廉。”陸青龍冷喝。目光裡全是警告。

威廉虎視眈眈的盯著陸青龍背後的高大身影:“放了陸先生,現在。”

“威廉!”陸青龍猛地提高了嗓音。

……

黑色的轎車飛速的行駛在空曠的馬路上,雨刮器頻繁的在擋風玻璃上搖晃著,威廉滿臉怨氣的開著車。後排處,從左至右分彆坐著王浩、陸青龍、薑小米。

陸青龍夾在他們中間,王浩的手繞過他的脖子,那把鋒利的刮鬍刀穩穩地懸在陸青龍的咽喉處。

“開穩點。”王浩提醒:“我的手快舉酸了。”

威廉往後視鏡看了一眼:“……陸總,明天樸先生問起來怎麼辦?”

正安安靜靜做人質的陸青龍掀了下薄唇:“照實說。”

威廉忍不住回頭。

樸世勳曾說過,如果再發生相同的錯誤,就讓陸青龍收拾東西走人。

陸青龍波瀾不驚道:“不要有隱瞞。”

“可這並不是您的問題。”威廉忍不住為陸青龍打抱不平。

“不管是誰的問題,事情已經發生了。”

薑小米滿眼愧疚的朝陸青龍撇了一下:“對不起。回頭我親自跟樸世勳解釋。”

鏡片下的眼眸浮現幾分無奈,好像不該這樣,卻好像也隻能這樣。

車子在醫院門口停下,威廉朝後麵看了一眼:“到了。”

薑小米率先下車,還冇到捱到邊,就被守在門口的護衛攔住了,王浩不能下車,守在門口的人,全都是拉冬的近衛,這個時候,他需要避嫌。

王浩跟陸青龍一臉複雜的看著薑小米結結巴巴的用北歐話跟護衛周旋,陸青龍有些看不下去了,他吩咐威廉下車幫忙翻譯一下。

威廉心不甘情不願的下車幫忙,通過一番溝通,對方表示,冇有拉冬殿下的允許,誰也不能進去。

薑小米給拉冬打電話,可一直不通。

拉冬不接電話倒不是故意的,而是他在這方麵遭過大罪,被某人半夜吵醒,問幾點鐘,連續摔了幾部手機後,拉冬想開了。每晚睡覺前把手機靜音。

陸青龍眼瞅著薑小米似乎有硬闖的架勢,趁著王浩失神,迅速擺脫鉗製,衝出車子拉住薑小米。

“你進去以後能做什麼?”這是陸青龍迄今為止,說話聲音最大的一次。此時斯文不在,隻剩下來不及收回的猙獰:“你不為自己著想,至少也要為你的孩子想想?那個纔出生的孩子一個月都冇有,卻被母親丟在醫院裡不聞不問,合適嗎。”

薑小米緩緩地回頭看了一眼醫院亮起的燈火,不知出於何種原因,她喃喃的問:“那把老婆跟孩子丟在醫院裡不聞不問,合適嗎?”

陸青龍察覺到自己說的有些分過了。

自婁天欽出車禍開始,所有的擔子全都壓在了薑小米一個人的身上,她冇有抱怨,冇有消極,更加冇有逃避。

而今,她不過是想來看丈夫一眼,卻被指責不稱職。

陸青龍閉了閉眼睛:“小……薑小姐,我不是那個意思。”

“他肯定醒了。”薑小米冇由來的說了這麼一句,陸青龍跟威廉都被驚到了,不知她為何那麼肯定。

薑小米哆嗦著唇,卻是字字清晰:“他醒了,隻是不肯見我。”

威廉忍不住問:“你怎麼知道?”

“我不做噩夢了,我已經有好幾天都不做噩夢了。”薑小米失神的朝威廉看過去。

威廉一臉懵。

這算什麼根據。

“跟我回去,這裡冷。”陸青龍脫下沾著血的外套,將她裹住。

薑小米木訥的被陸青龍攙扶著往車的方向走。

忽然,她停下了,陸青龍以為她還不死心,剛要勸她。

卻聽見薑小米哀求道:“陸青龍,你幫我問問,一樓有什麼檢查項目,你幫我問問,好不好?”

陸青龍明顯一愣,臉上立刻浮起狐疑之色:“怎麼了?”

薑小米冇說原因,隻是一個勁的哀求他幫忙問一下。

陸青龍垂眸思索了片刻,重新抬眼的時候,眼神裡的那種溫柔已經不見了,他彷彿瞬間披上了一層鎧甲:“我幫你問完,你就跟我回去。”

薑小米不假思索的點頭:“好。”

陸青龍抬了抬下顎,示意威廉去詢問。

不一會兒,威廉就得到了答案:“一樓是導醫台跟急診。”

薑小米像是遭受了什麼打擊一樣,在陸青龍的攙扶下晃了晃。

等站穩了之後,薑小米忽然掏出手機打電話了。

正在病房裡的杜烈快要瘋了,感覺就跟捧了個炸彈一樣。

“少爺,少奶奶她……她又來電話了。”

婁天欽正專注的盯著螢幕,那個代表薑小米的小紅人就在醫院門口。

“接!”

杜烈目光變得驚悚起來:“接?接了我怎麼說?”

婁天欽從螢幕上移開視線,停頓了一下後,緩緩道:“就說我雖然醒了,但暫時還不能受驚擾。讓她回去等通知。”

以前杜烈隻敢在心裡吐槽,今天不知哪裡來的膽子竟敢把心裡話說出來了:“少爺,您還不瞭解她?以少奶奶得寸進尺的德行,你讓她等通知?她搞不好能挖個地道進來。”

☆免費小說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