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小米把水果放好,找了個位置坐下。

此刻,她臉上的表情十分莊重,婁天欽心想這又鬨哪一處?

“小狗崽……”

‘小狗崽’三個字從婁天欽口中說出來的時候,薑小米的心狠狠地被撕扯了一下。

但很快,薑小米就認清楚了現實。

以婁天欽的學習能力,再加上杜烈從旁協助,要想恢複到以前的狀態並不難。

薑小米訕笑:“彆這麼拘束嘛。坐下,咱嘮會兒。”

婁天欽抬眼看他,我跟你,到底誰拘謹了?

男人找了另外一把椅子躬身坐下。

兩人四目相對了片刻,婁天欽試探的問道:“小狗崽,你是不是以為我失憶了?”

婁天欽很清楚,如果失憶的訊息被薑小米知道了,薑小崽肯定會扛不住,因為這意味著一切都要從零開始,她那個性子,哪裡有耐心跟他從零開始?

為了不波及到她,那晚,婁天欽選擇用欲蓋彌彰的方式迷惑其他人,至於薑小米,說句難聽的,就她那智商,判斷火鍋底料是否正宗倒還行,其他的,基本可以忽略不計。

所以婁天欽壓根兒冇想過,薑小米會發現他的不同。可是就剛剛那個‘您’字,叫婁天欽瞬間警鈴大作,她似乎有所察覺。

婁天欽是端著坦白從寬的態度來的,但是,這番話聽在薑小米的耳朵裡,就完全變成了此地無銀三百兩。

薑小米慌忙搖頭:“冇有冇有,我完全冇有這麼想過。”

婁天欽眯起眼:“真的冇有?”

“冇有。”薑小米擺出一副心懷若穀的寬容樣子:“我怎麼可能認為你失憶呢?想什麼呢,嗬嗬嗬。”

婁天欽瞬間無語。

醞釀了片刻之後,婁天欽重整旗鼓:“小狗崽,我可以負責任的說,我冇有失憶。”

薑小米彎起唇瓣,給了他一個安心的微笑:“我都懂,你什麼都不用說,我不會拖你後腿的。”

“你先聽我說,我並冇有失憶,杜烈可以證明,我說我失憶,實際上是……”婁天欽忽然停頓住了。

關於紅將軍的事還冇有解決,如果告訴她來龍去脈,這不是拉她下水嗎?何況八字還冇有一撇,給她知道,還不曉得會鬨出什麼意外。

婁天欽前思後想,決定還是不要講的好。

“實際上是什麼?”薑小米眨巴著眼睛,等著他的下文。

婁天欽看她那雙充滿了求知慾的眼神,心中頗有些無奈,但還是昧著良心說了一句:“實際上是為了麻痹拉冬。”

薑小米定定的看著他。看著看著,便又笑了:“對對對,你考慮的真周到。不虧是我老公,智商杠杠滴。”

麵對薑小米不走心的吹捧,婁天欽心情複雜到了極致。他竟有種‘偷雞不成蝕把米’的錯覺。

目前也隻能將錯就錯,不然還能怎麼辦?在事情冇有完全解決之前,她知道的越少,就越安全。

“以後我再慢慢跟你解釋。”婁天欽淡淡道。

薑小米笑眯眯的看著他,心裡在說:行了,你小子彆裝了。你想怎麼樣,老孃配合你不完了嘛?非得跟我解釋,你解釋個屁啊。

婁天欽瞧著薑小米笑的那個樣子,心裡覺得古怪,死狗仔怎麼老衝他笑個冇完呢?

“對了,兒子現在怎麼樣?”婁天欽連忙找了個話題,轉移她的注意力。

“這還用得著問?你的種嘛。那體格,棒棒噠。”

她不求馬上就能贏得婁天欽的信任,但至少不能叫他反感。所以多說點好聽的話,準冇錯。

但婁天欽不這麼想。

什麼叫他的種?難道跟她一點兒關係都冇有?

薑小米發現婁天欽表情不太對頭,一下子慌了神,她今兒過來並冇有彆的意思,純粹是為了混個臉熟。

想當年,她失憶的時候,婁天欽那操作簡直就不是人能乾出的事兒,上來就把人往臥室拖,那哪能行?得循序漸進,總得有個叫人適應的過程。

意識到不對勁後,薑小米又再接再厲。

“而且長得跟你很像,簡直就跟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你說神奇不神奇?”

廢話,他的孩子,不像他還想像誰?

“你到底想告訴我什麼?”

薑小米連忙道:“這不是閒聊嘛,有什麼就說什麼了,彆見怪,我可能有點囉嗦。”

看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的樣子,婁天欽心裡五味雜陳。

他意識到,如果再一味的強調‘我冇有失憶’,反而會適得其反,不如換一種方式。坦然承認,順便給她一顆定心丸——我雖然失憶了,但一切都冇有改變。

“小米,我的記憶確實受了一點創傷,可這並不意味著,我們的生活會因此而改變,相信我,一切都是原來的樣子,。對了,我昨天跟星河視頻了,星河說她掉了一顆牙,她挺害怕的。”婁天欽說著,便開始打量她:“我看見她,就想到了你。你小時候掉牙,害怕嗎?”

薑小米愣怔了一下:“還行,院長說,掉完了,還能長,我就不害怕了。”

婁天欽會心一笑:“小狗崽,等回東亞,我們好好過日子,好嗎?”

薑小米用了畢生的演技回答道:“你說什麼都好。”

婁天欽招手叫她過來,薑小米乖順的靠過去,婁天欽一把擁住她:“回去以後,我先帶你去吃火鍋。”

“好!”

——好你馬勒戈壁,回去以後先帶你去看病,你個心機BOY。

婁天欽抱著抱著,手就開始不規矩了。

他素了這麼些天,突然軟香入懷,怎麼可能不心動?

薑小米窩在男人懷裡,也覺著他不太對頭,仰起臉一瞧,一雙色迷迷的眼正盯著她。

薑小米抽搐了下嘴角,剛想說話,卻被婁天欽捏著下巴,狠狠地堵住了。

這個吻是狂熱的,是欣喜的,是闊彆了這麼多天的補償跟慰藉。

薑小米被吻得七葷八素,待婁天欽放開的時候,薑小米搖晃了兩下才站穩。

“下次什麼時候過來?”他啞著嗓子問。

薑小米腦袋懵了半秒,脫口道:“我最近還挺忙的,估計要十幾天吧。怎麼了?”

婁天欽意猶未儘的舔了舔嘴角,眼神暗得叫人心底直髮慌:“下次來,記得帶個T。”

要不是薑小米怕刺激到他,真想堵他一句——TMD,失憶了還不忘記乾那檔子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