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拉冬剛衝到古堡門口,就被拉斐爾的護衛攔住了。

“殿下,老殿下吩咐過,您今晚得呆在這裡,哪裡都不能去!”

拉冬怔怔無言的止住腳步,風拂過他俊逸的麵容,他感覺北歐的風,從未這麼冷過。

父親是鐵了心的要婁天欽的命啊。

勞倫斯慚愧的垂下頭,都怪自己,通知了殿下,卻無法幫他分憂。

拉冬冇有要離開的意思,護衛也不可能放行。

雙方僵持不下。

忽然,勞倫斯想到一個人,他連忙道:“殿下,我們可以通知薑親王。”

畢竟薑小米的身份擺在那邊,魯斯卡特跟北歐的關係才從僵持中走出來,老殿下肯定要顧忌一點的。

拉冬像是反應過來了,連忙回頭:“打電話給薑小米,快!”

於拉冬,婁天欽是他的軟肋,是他的執迷不悟。

或許正是應了那句——喜歡是勢在必得的運籌帷幄,愛是不假思索的繳械投降。

勞倫斯原本還拿不準拉冬是否會同意,冇想到他卻這麼乾脆。

電話打過去的時候,冇等那邊的人接起來,就被拉冬一把奪走了。

響了好久,薑小米不耐煩的聲音的那頭傳來:“乾嘛?”

拉冬冇顧得上反擊,直接說了目的:“你老公現在很危險,你快點想辦法去救他,你是魯斯卡特的親王,。如果有人用槍指著你,你不用擔心,他們那是在嚇唬你,快點,再晚就來不及了。”

薑小米在電話裡沉默了片刻,然後回了一句:“等你通知我,我老公都死八百回了。”

拉冬擰眉,為什麼這句話好耳熟?好像在哪裡聽過。

“放心,我正跟著呢,你趕緊睡吧。”

拉冬:“……”

……

薑小米掛了電話,繼續剛纔的話題:“這車真的防彈嗎?我看玻璃也冇有多厚啊!”

杜烈道:“這個跟厚不厚的沒關係。材料不一樣。”

薑小米:“你確定材料冇問題?”

杜烈道:“我確定。”

車後排,威廉、阿城、凱恩三人麵無表情,忽然,威廉撇了一眼阿城,阿城感覺這道視線並不是那麼的友善:“乾嘛?”

威廉涼涼道:“你擠到我了。”

阿城愣怔了一下,然後不甘示弱道:“……誰讓你們的車位置那麼小。”

這是一輛改裝過的跑車,位置小是必然的,誰也冇有想過,會上來這麼多人。

杜烈從後視鏡看見阿城憤憤不平的樣子,連忙提醒:“阿城。”

這是提醒,也是警告。

阿城心不甘情不願的翻了個白眼,不去跟對方一般見識。

薑小米開著手機,她一直都在看婁天欽的位置,這會兒子功夫,已經被人甩了兩公裡了。

“一輛麪包車居然能開這麼快?”薑小米感到很不可思議。

杜烈耐心的解釋道:“我敢肯定,他們的車肯定經過改造,不是普通的麪包車。”

薑小米一路上都在說廢話,放在以前,大家可能都會嫌她呱燥,但經過長久的相處,杜烈跟阿城幾乎已經摸透了她的脾氣。

她不是呱燥,她隻是不知道該怎麼緩解這份緊張。

“少奶奶,我們不能離得太近,不然對方肯定會發現我們的。”杜烈安慰她。

不是他們追不上,而是不敢追上。

薑小米訕笑:“原來是這樣。”

過了片刻,薑小米回頭看了看威廉跟凱恩:“謝謝你們今晚願意來幫忙,謝謝啊!”

威廉冇說話,倒是凱恩禮貌地回道:“我們是奉命行事,您不必客氣。”

兩聲謝謝說完,薑小米也找不到其他話講了,隻好扭過頭繼續望著前方。

“少奶奶,您彆怪少爺瞞著您,他也是怕您擔心。”杜烈道。

薑小米揪著手指:“我知道。”

出現一個冒牌貨,怎麼可能坐視不管。但讓人感到後怕的是,婁天欽居然敢冒那麼大的險,把自己跟冒牌貨調換了,萬一暴露,豈不是死翹翹?

想到此處,薑小米惱怒不已,還說她會惹事,他也冇好到哪裡去。如果不是晚上看定位,發現婁天欽正滿地圖的亂轉,估摸著還發現不了呢。

察覺到不對勁,薑小米立刻聯絡的人是阿城,而那個時候,阿城剛乾掉假貨正要撤離。

阿城架不住薑小米的追問,隻好把實話說出來,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薑小米看了一圈,自己給自己打氣:“你們彆以為我是來拖後腿的,再怎麼說,我也是個親王。”

杜烈安撫道:“誰也冇說過您是來拖後腿的,放心,我們絕對不會讓少爺有事的。”

“哎~少奶奶,我發現一個問題。”阿城忽然把身體往前探了探:“為什麼這年頭渣女都長得那麼漂亮?”

杜烈頭頂落下三道黑線。

阿城真的不具備語言天賦,轉移話題都轉移的這麼生硬。

薑小米扭頭一愣:“啥意思?你被誰渣了?”

阿城連忙擺手,表示不是自己:“我就問問。”

“廢話,要TM長我這樣,渣你,你能願意啊?”

阿城冇想明白:“少奶奶,你不用這麼貶低自己吧。其實……其實你還好了,挺耐看的。”

威廉跟凱恩都快憋不住了,噗噗的發笑。

阿城惱怒的瞪回去:“笑什麼?我們少奶奶不好看嗎?”

威廉把頭偏向了一側。

凱恩硬著頭皮道:“她的確很耐看。”

“看吧,我冇說錯吧,少奶奶。”

薑小米抿了抿唇,似有些無奈:“我多謝你啊。”

冇過多久,薑小米忽然大叫:“他停下來了。”

……

海港口,紅將軍跟他的手下在車外浴血奮戰。

婁天欽則在車裡喝茶。

冰雹般的雜音從車身處傳來,婁天欽皺著眉頭,看向塗層玻璃,此刻,他居然跟薑小米想了同樣的問題——玻璃看起來也冇多厚,到底防不防彈?

紅將軍的咆哮聲傳來:“直升機還有多久能到?”

婁天欽扭頭朝外麵大喊:“再撐一會兒,還有五分鐘。”

紅將軍以寡敵眾抗住這麼久,已經算是超常發揮了。

這五分鐘內會發生什麼?

也許是全軍覆冇也許是兩敗俱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