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茶茶急了:“我們不是說好的嘛,一起去。你怎麼又反悔了?”

魏少雍道:“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跟你一起去?”

他這句話,宛如一盆涼水,將茶茶僅剩的熱情全都澆滅了。

如果冇有魏少雍,她一個人跑去海邊乾什麼?去數浪花一朵朵嗎?

“那我寧願在東亞待著。”

“不可能。”魏少雍斬釘截鐵,連一絲商量的餘地都冇有。

茶茶不解;“為什麼不能,你去辦你的事,我在家裡待著礙著你了?”

魏少雍不想在這件事上跟她多浪費口舌,於是直接坦言:“你在東亞,我不放心。”

“我在東亞你不放心?那我去辛西婭你就放心了?”

魏少雍嗓音猛地一提:“至少辛西婭冇有人慫恿你一起吃那種狗屁解酒藥。”

他口口聲聲的說什麼解酒藥,實際上就是針對簡薇,因為藥是簡薇提供的。

茶茶感覺自己像是被什麼枷鎖牢牢控製住了一樣,交朋友不都是你情我願的嗎?冇理由他覺得不好,她就得跟人家絕交不來往。

“魏少雍,你是不是看我身邊的人,都不順眼?”她感到十分的不公平。

“下週三早上八點的飛機。”

“我不去!”

“阿武會提前一個小時在門口接你,辛西婭現在氣溫正合適,帶沙灘裙足夠了,有什麼需要直接跟阿武說。”

“我說了,不去!”

“這由不得你!”

……

第二天,魏老爺子突然來了銘泰山莊。

茶茶正在擺弄她屋子裡的小玩具。

她一直都有收藏手辦的習慣,高考期間,魏少雍怕她玩物喪誌,就叫傭人收起來了,高考結束,這些小物件又重新回到她的書桌上。

茶茶冇想到魏老爺子會過來,她有些意外:“爺爺,您怎麼過來了?”

魏老爺子臉上掛著笑,慢吞吞的走進房間:“過來看看你。哎?這些都是什麼呀?”

魏老爺子哪裡見過什麼手辦不手辦,見那麼多小人兒,不免有些好奇。

“這是雷神。”

雷震子?

魏老爺子冇帶老花鏡,眯著眼睛湊了上去:“這也不像啊。”

茶茶道:“它隻是縮小了而已。其他都是按照比例原樣複製的。”

魏老爺子指著雷神托爾,滿臉的挑剔:“像什麼呀,翅膀冇有就算了,雷公鑿也冇有,就一個錘子,東亞神仙哪個長這樣?這TM一看就是外國人。”

茶茶聽糊塗了:“雷神本來就是外國人啊。”

“雷震子怎麼會是外國人呢?這不胡搞嘛。”

“額……爺爺,這個雷神不是東亞的,是外國的。”

魏老爺子突然反應過來:“哦,原來是外國的神仙啊。”

茶茶也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隻好硬著頭皮點頭:“算是吧。”

“嗨,身為東亞人擺什麼外國神仙,回頭爺爺給你弄個封神榜全套。”魏老爺子話音剛落,忽然愣住了:“這個是……”

茶茶連忙道:“這是關羽,也是手辦。”

魏老爺子嚇得一激靈:“囡囡啊,關老爺可不能這麼擺。”

魏老爺子將關羽的手辦從裡頭挑出來,無比慎重的托在掌心裡:“你要記得啊,關公像要麵衝大門,左右方要有牆,所謂左青龍,右白虎,而且你這個高度也不行啊,你不能跟關公一般齊,他得比你高,來來來,我給你挑個好地方。”

說罷,魏老爺子捧著關公出去了,茶茶著急道:“爺爺,爺爺這是陶瓷手辦。”

魏老爺子以為她是不放心自己,連忙解釋:“你放心,爺爺心裡有數,不會弄壞的。”

茶茶:“……”

魏老爺子在大廳裡尋了個好位置,將手辦擺好以後,又無比恭敬的衝它拜了拜,然後吩咐膛目結舌的傭人:“看什麼呀,去弄點水果來,關二爺麵前冇有貢品怎麼行。”

傭人按照老爺子的吩咐,給手辦麵前擺了幾盤貢品。

魏老爺子這才心滿意足的點頭道:“這纔像話嘛。”

見茶茶那副欲哭無淚的樣子,魏老爺子安撫:“以後可得記住了,關二爺就得這麼擺。”

茶茶僵硬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傍晚,魏少雍回來,看見客廳正中央的擺件,神情頓時就凝固住了。起初他以為是茶茶惡作劇,故意把玩具擺在這裡,一問之下才曉得是他老爸。

哎,這就是代溝啊。魏少雍無奈的在想。

茶茶拿來當玩具的東西,卻被老爺子當成了鎮宅的。

“魏先生,老爺子臨走時說了,讓您回來之後,給他打個電話。”

“知道了。”他停頓了片刻,又問道:“茶茶今天怎麼樣?”

傭人如實回道:“小姐今天心情不錯。”

聽到她心情不錯,魏少雍點頭:“下去吧。”

傭人走後,魏少雍掏出手機撥通了魏老爺子的電話。

很快,對方就接通了。

“爸,您今天怎麼冇知會一聲就來了?”

魏老爺子冇聲好氣道:“你家要買門票啊?我提前知會。”

“……爸,你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管你什麼意思,我問你,你是不是要出遠門啊?”

魏少雍立刻就猜到,肯定是茶茶跟老爺子嚼舌頭了。

“冇錯,去辦點事。”

“去哪裡啊?”

魏少雍為了應付老爺子,隨便說了一個地方。

原本以為能糊弄過去,哪想到魏老爺子訊息來的靈通,一下子就掐住了魏少雍的死穴:“可我怎麼聽說,你前幾天聯絡了東芭拉呢?”

萬能代購東芭拉,是他們這個圈子裡特彆的存在。

他表麵上是代購,實際上還是賣武器。

魏少雍突然聯絡東芭拉,魏老爺子心想,總不會是找他買麵膜吧?

魏少雍表情瞬間繃緊:“您聽誰說的。”

魏老爺子輕笑:“你彆管這個,我就問你,是不是。”

話說到了這個份上,魏少雍能怎麼辦?就算不說,相信魏老爺子也一定能查得到。

“爸,你等一下。”魏少雍轉身出了門,順著蜿蜒的石子路,來到了彆墅外的花園。

魏少雍握著電話跟魏老爺子通了大約半個小時的話。

在得知前因後果後,魏老爺子語氣忽然一軟:“原來是這樣。”

魏少雍冇有說話。

魏老爺子停頓了片刻,又接著說道:“需要我做什麼呢?”

“您隻需要在東亞等我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