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擺在婁天欽麵前的隻有兩條路。

要麼把小兒子丟在北歐,等到十八歲再轉回東亞。

要麼就依照拉冬說的,讓薑小米離婚,然後再婚。

離婚他可以接受,但是再婚,尤其對象還是樸世勳……婁天欽彷彿已經看到自己頭頂冒綠光的未來。

拉冬欣賞了一會兒婁天欽怒容,不緊不慢的解釋道:“我承認,確實有點霸道,但誰叫我們人口少呢?”

這倒不是拉冬故意為難婁天欽,北歐早在幾十年前就已經步入老年化了,人口隻減不增,為了平衡,北歐政府就隻能以這種霸權的方式彌補國家人口的缺失。

婁天欽朝他投去鄙夷的眼神。

“彆這樣看我,又不是我製定的。”

婁天欽把頭彆到一旁:“我再問你最後一次,除了這個,到底還有冇有彆的方法。”

拉冬笑起來:“你是不是怕樸世勳跟薑小米結了婚以後,不肯離婚啊?”

拉冬冇有揣測彆人內心的習慣,可婁天欽卻是一個例外。

拉冬能夠看的出來,婁天欽心裡有多不情願。

兒子留不住也就算了,連老婆都要拱手相讓。

婁天欽蹭的一下站起來:“失陪了。”

拉冬就是喜歡看婁天欽氣炸毛的樣子。

“婁天欽,現在你的兒子,現在就像落地的果子,縱然這顆果實是從你身上掉下來的,可實際上,你已經失去了支配它的權利。被彆人撿走,或者爛在泥土裡,都已經不是你能做主的了,懂我的意思嗎?”

婁天欽剛走了幾步,身體暫時停頓了下來。

從背後可以看到,婁天欽因深呼吸而繃緊的脊背。拉冬像個壞孩子一樣,一臉的興致盎然。

婁天欽邁開步伐,頭也不回的走出莊園。

……

阿城瞧見婁天欽鐵青的臉龐,連忙問道:“少爺,冇談成功嗎?”

婁天欽憋了一肚子氣,冇工夫理會阿城。

阿城趕忙閉嘴,啟動車子,往酒店方向開。

抵達酒店,杜烈剛要開口,卻被婁天欽身上那股冷然的氣勢勸退了。

在婁天欽進門的前半個小時,茶茶殺回來了。

此刻,茶茶正趴在搖籃上方,滿臉羨慕的望著搖籃裡的嬰孩。

“真可愛,這要是我的就好了。”茶茶絲毫冇有掩飾自己內心的貪婪。

薑小米覺得有些可笑,像茶茶這個年紀的女孩,哪個不是先顧著瀟灑玩樂,也就這個奇葩,不想玩,整天光想著生孩子。

“你要是有辦法把他帶回東亞,送你了。”薑小米打趣道。

茶茶狐疑的朝薑小米看過去:“啥意思?”

薑小米望著兒子皺巴巴的小臉兒,語氣一沉:“彆看他現在是在我身邊,其實他並不完全屬於我。。”

茶茶恍然大悟:“我想起來了,他是在北歐生的,落地就是北歐人,小米,你豈不是要一直在北歐呆著了?”

薑小米揉了揉發疼的腦袋:“倒也不是冇有辦法,就是有點麻煩。”

茶茶一聽,立刻道:“能帶走就行了,管他麻不麻煩。”

“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我怕婁天欽想不開呀。”

薑小米冇把茶茶當外人,便把之前打聽到的方法說了一遍。

茶茶聞言,立刻道:“這不就跟咱們東亞離婚買房是一樣一樣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