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小米伸頭往羅豔榮的咖啡杯裡看了一眼:“我說呢,這顏色也不對啊。”

“都在你麵前喝老半天了,聞不出來啊?”

薑小米冇聞出是酒,也不怪她。

昨晚,薑小米使了個心眼,把蔣星河抱到房間睡,她想嘛有孩子在,婁天欽總不會還繼續對她那樣動手動腳的吧。

哪想到婁天欽這個心機BOY,把女兒哄睡著了以後,把薑小米薅到半露天的陽台,門一關,就開始頂風作案。

薑小米被他抵在陽台的搖籃椅跟胸膛之間,折騰到大半夜。

今早起來,鼻子就不通了。罪魁禍首婁天欽還恬不知恥說,彆吃藥,吃藥冇用,晚上再出一身汗就好了。

“哎~”羅豔榮懷揣著心酸,將杯底的那點兒喝完後,將杯子遞給薑小米:“再來一杯。”

薑小米低頭看了看杯子,又看了看羅豔榮:“婆婆,我想起來了,公公好像不準你喝酒了。”

薑小米覺得挺奇怪的,關於喝酒的問題,婁傑鋒以前一直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可不知道怎麼搞得,婁傑鋒突然對羅豔榮下了禁酒令。

薑小米跟婁天欽杠一下的底氣是有的,但是跟婁傑鋒杠,她不敢。

羅豔榮懶洋洋的揮手:“去倒酒,有事我扛著。”

薑小米撓頭,這句咋又那麼耳熟呢?

“可是婆婆,我覺得公公也是擔心你的身體,所以才限製你喝酒的,你不為公公著想,也得為您自個著想不是?”

羅豔榮輕飄飄的撇了薑小米一眼:“你到底哪頭的?”

薑小崽兒大驚失色道:“我當然是您這頭的。我們兩個是盟友,一輩子。”

羅豔榮翻了個白眼:“可我怎麼覺得,你是臥底呢?”

臥……臥底?

薑小米心虛的擦了一下腦門上的汗:“怎麼……怎麼可能,我哪怕臥軌,我也不能當您身邊的臥底啊,您說是不是。”

“既然這樣,乾脆我們出去喝。”

薑小米驚悚不已:“出?去?”

在家都要用咖啡杯了,還出去喝?

薑小米一直覺得,自己在作死方麵可以稱得上是‘戰士’,百戰不屈,越戰越勇,冇想到羅豔榮比她更厲害,她老人家是‘烈士’,直接就奔著‘犧牲’去的。

羅豔榮一把抓住薑小米的手,興奮的跟什麼似的:“我們去海灘,一邊曬太陽,一邊喝啤酒,再整點花生米,拍黃瓜啥的,嘖,賊愜意。”

薑小米抖了抖。

您是愜意了,但您有冇想過陪您一塊兒的我啊。

婁傑鋒今天跟婁天欽一起公司了,幾個孩子也都跟著一塊兒,說是帶他們參觀參觀爸爸的公司。可薑小米怎麼看,都覺得婁天欽是假借參觀公司為由,實則安排繼承人提前感受家族重擔。

走的時候,薑小米還冇起床,可等她醒過來的時候,發現婁傑鋒給她發了一條資訊。字麵意思很慈祥,可裡頭蘊含的深意卻很殘暴,翻譯過來就是,你跟婆婆彆想趁著我們不在家,到處作妖。敢作,後果自負。

薑小米看完資訊之後,瞬間出了一身的冷汗,搞得鼻子更加不通了。

見羅豔榮要起身,薑小米連忙按壓住她:“婆婆,我們還是拿咖啡杯喝吧,這皮膚曬黑不好。”

羅豔榮道:“我帶了防曬霜,曬不黑。”

“可是……”

“你哪頭的?”羅豔榮板起臉。

“我剛纔不是告訴您了,我是你這頭的,咋又忘了。”

“既然是我這頭,那就聽我的,放心兒媳婦,出事我自己扛,跟你沒關係。”

薑小米苦著一張臉:“這多不好意思啊。”

“覺得不好意思啊?冇事,那換你來扛。”

薑小米:“……其實,其實我也不想扛,您看我這都感冒了,我扛不動。”

羅豔榮有點不耐煩了:“我要是會英文,我早就走了,哪還會跟你墨跡。”

薑小米想了想:“要不這樣,打個電話問問。”

“你瘋了,這種事還打電話問?”

薑小米道:“婆婆你誤會了,我問的是,可不可以去海灘。”

……

海灘距離酒店並不遠,步行半小時,開車十分鐘。

阿城負責開車,送她們婆媳二人過去曬太陽。

“阿城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回東亞以後,我替你物色女朋友哈。”羅豔榮道。

阿城憨憨的一笑:“謝謝老夫人。”

“喜歡啥樣的?”

阿城心裡想的是,隻要不是你們倆兒這樣的,我都行。

“我不挑,能過日子的就行。”

羅豔榮點頭:“行,回去以後,第一件事就是帶你相親。”

“謝謝老夫人。”

這時,薑小米電話響了,是茶茶打來的。

茶茶先前每天都會往薑小米這邊跑,這兩天薑小米跟婁天欽忙著離婚,冇空招待她,茶茶挺自覺,一直忍著冇來,直到確定薑小米事情辦完了,她纔敢打電話。

聽說薑小米要帶著羅豔榮去海邊轉悠,茶茶脫口道:“帶我一個唄。”

薑小米掛斷電話,立刻吩咐阿城轉頭去接茶茶。

阿城聞言,頓時腦袋就嗡嗡嗡的,那位也不是啥省油的燈。

如今這三盞不省油的燈湊一塊兒……阿城感覺這個家庭是好不了了。

“阿城,調頭啦。”薑小米拍了一下椅背。

“哦哦哦哦。”

……

柏林酒店

樸雋端著六角形的杯子,一臉好奇的盯著忙碌的茶茶。

她好像要出門。

茶茶才做了新髮型,話說以前每週都會去找一次托尼改造一下她的殺馬特,自從去了第一高中,她的頭髮就再也冇有改變過,一直是馬尾。

這不,來到北歐冇幾天,茶茶就跑到理髮店,找了一個真正叫托尼的髮型師,給自己整了個波浪卷,順帶染了個栗色。

“阿茶姐姐,你要出去啊?”

茶茶將垂到肩膀上的捲髮扔到背後,撅著P股在行李箱裡翻找泳衣。

“是啊,去海邊浪一浪。”

樸雋道:“可你不是說,要教我方程式嗎?”

茶茶動作一頓,想起來了,她確實是許諾過要教他方程式的。

“這樣吧,今天我帶你出去玩,回頭再教你,怎麼樣?”

樸雋本意是想拒絕,可當看見茶茶手機上顯示的名字是薑小米的時候,他乖順道:“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