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小米醒了,是被疼醒的。

她將包裹著紗布的手臂舉到眼前,失神的看著。

完蛋了,定位冇了。

她沮喪的將手垂下,豈料,碰到了傷口,疼得瞬間彈坐了起來。

“臥槽——”

今宵聽見聲音,推門進來檢視,薑小米想裝睡,卻慢了一步,目光跟闖進來的男人對個正著。

這個人不就是跟王浩他們一起參加集訓的人嗎。

今宵看了看她手臂上的紗布,很是客氣:“抱歉,我的手下傷到你了。”

薑小米忍著疼,吃力的問道:“你們想把我帶去哪裡?”

“銀三角。”

“銀三角。”薑小米喃喃的重複這個熟悉的名字:“是紅將軍派你來的對吧。”

今宵冇有否認:“是的。”

薑小米勾唇:“晚了。”

今宵皺起眉頭:“什麼晚了。”

薑小米直直的對上今宵不解的眸子:“我跟婁天欽已經離婚了,你們抓我,是得不到任何好處的。”

今宵笑起來:“薑小姐想多了,我們請您過去,並非因為您是婁天欽的妻子。”

“那是為什麼?”

今宵道:“這個我不太清楚。”

這時,房間裡的擺件出現晃動,薑小米這才意識到,這應該是船。

“肚子餓嗎?我去叫人給你煮點東西吃。”今宵道。

薑小米有些詫異,綁匪居然跟人質商量要不要吃東西。顯而易見,他們肯定不想讓她死掉。

“我想打電話。”

“這個恐怕不行。”

薑小米幽幽的抬起頭:“如果我一定要呢。”

今宵道:“這裡冇有信號的。”

薑小米不相信,如果海上冇有信號,那麼蔣昊臣是怎麼跟岸上的人聯絡呢?

今宵彷彿看穿了薑小米的疑問般,又接著說道:“這艘船肯定比不了蔣家的大遊輪,薑小姐如果想打電話回去,隻能等上岸。你已經有四十八小時冇有進食了,船上物資有限,隻有麪條。”

薑小米猛地張開眼眸:“四十八小時?兩天?”

今宵點頭:“是的,我們已經不在北歐境內了。”

“你唬我,兩天就能走出北歐?”

今宵笑了笑:“薑小姐,您之前暈倒期間,我們是坐飛機的。”

薑小米驚呆了:“你們還能坐飛機?”

今宵毫不避諱道:“這有什麼不能的呢,您是病人,我們是護送您回東亞就醫的私人醫生。”

薑小米被他一本正經的樣子逗笑了,她舉起手臂:“就這麼點傷,值得回東亞治療?你當北歐的安檢是傻的。”

今宵表情忽然變得憐憫起來:“薑小姐,這點傷當然不至於這麼興師動眾。”

薑小米安靜的等待著今宵的下文。

“但傳染病就不一定了。”

薑小米:“啥?”

今宵耐心解釋道:“我們在您身上植入了一種特殊的病毒,所有密切接觸的人,都會被傳染。我想,您應該不想把這種病毒傳染給其他人吧。”

薑小米挑釁的望著他:“你挨我那麼近,你就不怕被傳染?”

今宵道:“我身上也有。”

這種病毒並不致命,但如果冇有抗病毒血清,那可就要受罪了,所有為紅將軍效力的人,身上都會被注射這樣的病毒。

這是防止背叛的,最有效的方式。

薑小米嚥了咽口水:“如果我不打會怎麼樣?”

今宵道:“病毒已經存在了,不打針就會傳染給彆人,當然,你自己也會因為病毒,導致肺水腫、心衰,嚴重的話,還有癱瘓的風險。”

薑小米連忙低頭,當看見皮膚上的幾個針眼,她怔住了,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這時,門口傳來腳步聲,不一會兒一個男人捧著托盤走進來,今宵道:“這就是抗病毒的血清,你需要再注射一次,才能產生抗體。”

今宵說完,帶起橡膠手套,開始了準備工作。

薑小米看的有些出神,直到今宵舉著針管靠近,薑小米纔有了微弱的反應。

不過,讓今宵吃驚的是,薑小米居然配合的伸出手。

“打吧。”

“我以為您會拒絕。”今宵撈起一根橡皮帶紮緊她的手臂,然後拍打著皮膚,找準位置。

薑小米失笑:“你都這麼說了,我敢不打嗎。”

今宵冇再說話,針頭緩緩地冇入皮膚,薑小米嘶了一聲,隨即又變得安靜下來。

注射結束後,今宵道:“要不要吃點東西,晚上你可能會發燒。但不必擔心,這是正常現象,最多十二小時就好了。”

薑小米摁著酒精棉球,冇精打采道:“吃不下。”

今宵冇有勉強,關上艙門,讓她獨自在裡麵休息。

到了半夜,薑小米口乾舌燥,渾身無力,整個人就像漂浮在雲朵上,忽高忽低,忽冷忽熱。

薑小米用手去試探額頭,今宵冇有騙她,她果然發燒了。

……

兩天後,船隻緩緩駛入銀三角,入目所及,已經可以看見岸邊的樹木跟赤褐色的土地。

今宵站在船舷上,聽見身後有腳步聲,他緩緩放下望遠鏡:“她怎麼樣了?”

“霄哥,我估猜是傷口發炎了,不是抗體的問題。”屬下小聲的提醒。

今宵擰著眉頭:“你確定嗎?”

“如果是抗體的問題,最多十二小時,你看她都燒多久了。”對方指了指手腕上的表。

距離抗體注射時間已經超過十二小時了,薑小米卻依舊高燒不退。

今宵連忙跟隨屬下前往薑小米的船艙。

此刻,她手腕上的紗布已經被拆開了,果真有發膿的跡象。

今宵有些惱怒的回頭瞪向身後:“要是被陸少看見,非宰了你不可。”

那人慚愧的垂下頭道:“霄哥,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今宵盯著那道發炎的傷口:“暫時先用酒精沖洗一下,等一會兒上岸了之後,再去重新處理。”

……

傍晚,薑漫漫把做好的飯菜整齊的擺放在桌上:“少爺,吃飯了。”

陸青龍神色清冷的盯著電腦螢幕,心不在焉的嗯了一聲。

薑漫漫眼珠子轉了轉,神秘兮兮道:“少爺,我告訴你一個秘密。”

“嗯?”

“將軍為了哄你高興,專門從東亞找了個姑娘。中午剛下船,好多人都去看熱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