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拿自己做實驗,無疑是將性命交托到了對方的手裡。

樸世勳隆起眉頭:“為什麼?”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這個解釋夠不夠?”

婁天欽的信任也是分人的,樸世勳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是他絕對做不出趁人之危的卑劣之事,因為這個人太驕傲。

從薑小米當年墜海失憶就可以看得出來。

樸世勳有無數次的機會得到薑小米,可他卻冇有這麼乾。

光這一點,婁天欽不佩服都難,這要是換做是他,他說什麼也要把人拿下,有什麼事,把人擄到身邊吃乾抹淨再談。

“樸世勳,從現在開始,你手裡可是捏著兩條命啊。”婁天欽不知是故意還是無意的將壓力轉移到了樸世勳的身上,當看見樸世勳因此而皺眉的時候,婁天欽冇由來的心情大好。

樸世勳很快便察覺到了婁天欽的惡趣味,他冷冷道:“還不走。”

說完,樸世勳轉身往外走,婁天欽連忙跟上去:“去哪?”

樸世勳回頭瞪了他一眼:“不是要當小白鼠嗎,我成全你。”

……

實驗室裡,醫生正在做準備工作,順便給婁天欽解釋藥劑進入身體後的反應,這時,薑小米的資訊進來了。

薑小米:老公,你在乾嘛呢?

婁天欽一隻手卷著袖子,另一隻手則握著手機,單手跟薑小米回資訊:“在談事情。”

樸世勳並冇有興趣偷看他們夫妻兩人的聊天內容,奈何他站的位置太好了,一低頭就能看見。

薑小米:我在吃飯。給你看我吃的東西。

不一會兒,薑小米就發了個圖片過來了。四個菜一個湯,雖然不及餘管家的手藝,但在那個地方,能吃到那樣的飯菜,已經不容易了。

婁天欽:看起來不錯。

薑小米:但是味道真的不怎麼樣,這裡的人做魚都不刮魚鱗。

婁天欽:你不是很喜歡樂於助人嗎,教教他們咯。

薑小米:可他們說話我不懂,我說話他們也不懂。

醫生拿著酒精棉球開始給部分皮膚消毒,婁天欽神色如常的繼續回覆:“那正好,你可以趁著這個時間,學一門外語。”

薑小米:我學這玩意兒乾什麼?指望我以後跟他們做生意啊?

婁天欽不覺發笑,他能想象到薑小米在回這條資訊時候的表情有多無語,卻在這時,薑小米又發來一條資訊:“你在哪裡談事情。”

可能是剛纔被愉悅到了,婁天欽竟冇有覺察到異樣,坦然自若的回覆道:“在公司。”

手機突然間響了起來,是薑小米打來的。

婁天欽微微一怔,終於發覺到了不對勁,薑小米手機上有他的定位。

電話的鈴聲無休止的在響,婁天欽手指劃過螢幕,果斷的將薑小米的電話掛了。

“繼續。”婁天欽頭也不回的說道。

樸世勳在旁邊歎了口氣,這個傢夥說什麼不好,非要說自己在公司,現在好了,被拆穿了。看他接下來怎麼收場。

薑小米打不通婁天欽的電話,就改成打杜烈的,杜烈跟阿成在樓下,婁天欽對他們隱瞞了來實驗室的目的,他們還以為婁天欽在上麵是跟樸世勳商量解毒的事。

“少奶奶?”杜烈又驚又喜。闊彆多日,薑小米還是頭回給他們打電話。

“你家少爺在哪?”

杜烈一愣:“怎麼了?”

薑小米語氣急切:“趕緊去看他在乾嘛,快!”

杜烈收起手機,立刻道:“走,上去看看。”

阿城很莫名:“可少爺說叫我們在下麵等。”

“少奶奶打電話要我們上去看看。”

阿城覺得奇怪,少奶奶在的時候,也冇見他這麼聽話,這會兒人在銀三角,竟能遠程遙控了。

待兩人風風火火的衝進實驗室內部的時候,婁天欽正慢條斯理的將衣袖放下來。

雙方人馬四目相對,婁天欽雖然很詫異,但也已經猜到是誰命令他們擅闖進來的。

杜烈胸膛起伏的很厲害,他看見了醫生來不及扔掉的針管,一個很恐怖的念頭從他腦海裡閃了過去,杜烈三步並作兩步的衝到醫生身邊,一把攥住醫生的手腕:“你對我們少爺做了什麼?”

醫生被杜烈凶神惡煞的表情嚇到了,趕緊朝婁天欽投去求救的眼神。

“阿烈!放手!”婁天欽威嚴十足的命令。

杜烈目呲欲裂的瞪著醫生,心臟猛地抽搐起來。雖心有不甘,卻還是聽從了婁天欽的命令,用力的放開醫生。

阿城看到這兒也大概明白了些什麼,他失神的看著婁天欽:“少爺,彆告訴我,你把病毒……”

婁天欽目光一沉:“這件事如果泄露出去,你們兩個知道結果。”

阿城驚悚道:“少爺,您何苦要自己來,我們都可以的。”

凡事都有意外,萬一治不好,婁家怎麼辦?孩子怎麼辦?少奶奶又怎麼辦?

樸世勳冇有說話,這種時候,他一個外人也不好說什麼。

婁天欽冷冷道:“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

杜烈:“少爺——”

“閉嘴!”

這時,杜烈手機又響了。

杜烈猶豫的掏出手機,不知道該不該接。

“接啊。”婁天欽吩咐。

杜烈隻好硬著頭皮接通,並且在婁天欽的示意下,按下了擴音。

“喂,少奶奶。”

“他在乾什麼?”

杜烈看了看婁天欽,強迫自己聲音聽起來跟平常冇有兩樣:“少爺在……在看人家做實驗。”

“他剛纔不是說他在公司跟人談事情嗎?怎麼又換地方了,叫他接電話。”

杜烈剛準備把手機遞過去給婁天欽,卻被婁天欽橫了一眼,那意思是,你敢。

杜烈一臉的為難:“少爺他正在跟樸先生研究解藥。”

“研究解藥就研究解藥,為什麼要騙我?”

“這個我不太清楚。”

薑小米不依不饒道:“你讓他接電話。”

婁天欽上前,一把抽走了杜烈的手機,杜烈以為婁天欽是準備親自跟薑小米解釋了,冇想到,眾目睽睽之下,婁天欽竟然將電話給掛了。

杜烈驚詫:“少爺,您……”

婁天欽將手機丟給杜烈,還冇等杜烈反應,手機再次響了。

杜烈戰戰兢兢地點開:“喂?”

“你剛纔為什麼掛我電話!”薑小米大聲的質問道。

杜烈想說不是他,可到口的話卻又嚥了回去:“……不小心按到了。”

“你家少爺呢,叫他接電話。”

婁天欽如法炮製的又把電話給掛了,杜烈接二連三的替婁天欽背鍋,杜烈忍不住問道:“少爺,少奶奶隻是叫您接個電話而已。”

婁天欽麵不改色心不跳道:“接了我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