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著被氣的吹鬍子瞪眼睛的父親,陸青龍莞爾一笑,迅速轉移他的注意力:“爸,你過來看一下,這棟房子怎麼樣。”

紅將軍眉頭一挑,信步走過去。

“這是……這是哪兒?”

陸青龍將電腦轉向他:“是南亞。它雖然不如東亞繁華,但是氣候宜人,十分適合居住,您覺得呢?”

那棟彆墅白牆青磚,馬頭牆高聳,玲瓏石雕的門房,石窗,既居然現代的時尚,又不失古韻風采,加上週圍鬱鬱蔥蔥的綠植,視覺效果很舒服,紅將軍鬼使神差的問:“有花園嘛?”

陸青龍點頭:“有。”

紅將軍頃刻露出滿意的笑容:“就這個吧。”

陸青龍拿起桌上的手機給中介打電話,詢問房子的事。

這時,門外傳來腳步聲,紅將軍收回視線,轉身看向門口。

今宵僵楞的看著破損的房門,紅將軍道:“什麼事。”

男人連忙回過神:“將軍,剛纔薑小姐帶著幾個人出去了。”

紅將軍現在一聽見‘薑小米’三個字,腦仁就嗡嗡的,他不耐煩道:“她有兩條腿,出去不是很正常嘛?以後她的事,不要再來煩我。”

……

薑小米帶著幾個保鏢,裝扮成遊客的樣子穿梭在拉斯維加斯的街頭。

李小甲望著從身邊過去的幾個東亞年輕人,忍不住小聲問道:“少奶奶,她們是乾嘛的呀?怎麼每個人都舉著牌子。”

“他叫金天佑,在東亞很有名氣,剛纔過去的那些人,全都是他的粉絲。你居然連金天佑都不認識?”

李小甲朝身旁的同伴看了看:“你認得嘛?”

對方搖頭:“不認識。”

薑小米本來還想在他們麵前表現一把,將從前跟金天佑一起吃飯的事拿出來說一說,冇想到他們全都不認得金天佑。

牛皮吹不成,薑小米倍感失落。

“也不怪你們不認得,都跟社會脫節那麼些年了。”

他們路過一個廣告牌,上麵印著‘賭徒’的宣傳畫報,薑小米不由得停住了腳步。

李小甲見她看的那麼認真,以為她也是金天佑的粉絲,於是說道:“少奶奶,一會兒我打聽一下金天佑的地址,晚上把他帶過來給你見一見。”

薑小米驚悚不已:“我什麼時候說要見金天佑了?”

“可你一直盯著人家看。”李小甲耿直的一點麵子都不給。

薑小米哪裡是在看金天佑,她是在看海報上的宋真真。

“彆瞎搞,這裡是拉斯維加斯,不是銀三角。”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在紅將軍身邊,李小甲見過最多的就是犯罪。耳濡目染多了,犯罪行為似乎也變得正常起來。

被薑小米這麼一提醒,李小甲猛然想起自己已經離開那個與世隔絕的肮臟地帶了。

薑小米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連忙掏出手機看時間,然後低著頭對李小甲吩咐:“等下你們替我接個機。”

李小甲覺得驚奇:“誰來了?”

“朋友!”

李小甲被委以重任,頓覺很榮幸:“好,我馬上就去。”

……

咖啡館裡,薑小米攪動著杯子裡的液體,翹首盼望著門口的位置,直到看見那熟悉的身影,薑小米才站起來:“簡薇,簡薇,這裡。”

簡薇剛下飛機就被李小甲接過來了,看見薑小米,簡薇立刻助跑,薑小米怕自己一會兒接不住,趕緊從座位上起來,在被擁抱住的那一刻,薑小米感覺五臟六腑都要被擠壓出來了。

“你怎麼來這兒了,不是在北歐的嘛?”簡薇喜出望外的問道。

薑小米感到有些意外:“你冇跟茶茶見麵?”

“見了,她說她要去上學,說你在北歐賺錢,冇空回來。”

茶茶從銀三角離開後去找過簡薇,那是她們最後一次見麵,茶茶冇有跟簡薇透露薑小米也在銀三角的事,所以簡薇至今都不知道,薑小米是被綁架的。

薑小米朝身邊的李小甲揮了揮手,示意他出去等著,簡薇見李小甲有些眼生,不禁問道:“你又換保鏢啦?”

薑小米將提前點好的飲品推到簡薇麵前:“你趕緊喝點水吧,瞧你嘴巴乾的。”

話題就這麼被扯開了,待簡薇潤完嗓子以後,便開始叨叨起工作來。

其實,簡薇就算不說,薑小米也能猜到一二,她這趟出來肯定是衝著金天佑來的。

不過這次跟往常不一樣,大魚報社拿到了入場拍攝的通行證,簡薇可以光明正大的進入賽場。

“對了,你餓不餓,我帶你去吃飯,。”

“不了,我得開工。”

“賭王大賽明天纔開始呢,你急什麼。”

簡薇怯生生的抬起頭看她,又迅速的垂了下去。

“小米~我~”

見她欲言又止,薑小米不解:“怎麼了?”

簡薇表情尷尬:“小米,我說出來,你彆生氣啊,那個……那個入場邀請函我忘帶了。”

薑小米蹭的一下跳起來:“What-are-you-talking-about?”

……

十分鐘後,薑小米把手從腦袋上移開,語氣憐憫:“這下你死定了。”

通行證都是統一頒發,丟了再想補辦那是不可能的,就算可以補,時間也不允許。

簡薇哭喪著臉:“可不是嗎,神仙都救不了我。”

薑小米見她著實可憐,她歎口氣,有些於心不忍道:“話也不能這麼說,我不是在這兒嘛?”

簡薇猛地抬起頭:“你有路子?”

“試試看。”

賭王大賽的規則是小組淘汰製,眾人統一抽簽決定第幾天比賽,六天淘汰賽結束以後,第七天再進行決賽。

薑小米不知道跟誰打電話,過了片刻,她推門進來:“門票是搞定了,但是能不能進入偷拍是個大問題,因為除了記者,任何人的通訊設備都要交出去。”

“啊?這樣的話,進去也等於冇進去呀。”

薑小米朝旁邊李小甲看了一眼,李小甲有預感,他又即將要被委以重任。

“小甲。”

“哎。”

“今晚你能潛入比賽的會場,幫我們裝幾個偷拍器嗎?”

李小甲連眉頭都冇有皺:“那必須能啊。你想裝幾個?”

薑小米思索片刻:“偷拍機器隻能拍到單一的畫麵,要想後期剪輯出全景的話,至少得用八個。”

李小甲見她摳摳搜搜的,大手一揮:“湊個整數,十個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