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啊!”完顏嘉泰在他背後推了一把。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那麼好的耳朵不用乾什麼。

卞越就這樣被眾人推到了最前麵,站穩後,男人摘下耳機,與此同時,宋真真跟卞越隔著一扇門,做了相同的動作。

卞越聽了半晌,表情逐漸凝重。

完顏嘉泰小心翼翼道:“聽到什麼餿主意了?”

卞越豎起一根手指,示意完顏嘉泰不要出聲。

宋真真神同步,扭身跟姐妹們做了一個噤聲的姿勢。

薑小米、茶茶、何憐惜大氣也不敢喘。

門外冇動靜,門內也不敢聲張。

雙方僵持了約莫五分鐘,蔣旭東躋身上前:“會不會睡著了?”

卞越認真道:“聽呼吸聲不太像。”

宋真真捂著嘴,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打字,然後將螢幕對準大家。

看完內容後,所有人都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外頭有個人能聽到我們的呼吸聲。

薑小米覺得這麼耗下去太冇意思了,索性挑明瞭說:“跟他們講,要想進門,就先拿出點誠意來。”

這句話不偏不倚的被卞越捕捉到了,他立即扭頭對身後的男人們複述:“她們想看我們的誠意。”

幾個男人立刻鬆了口氣,不就是誠意嗎?小意思。

婁天欽抬了抬下顎:“隻要開門,多少都行。”

完顏嘉泰代替了傳話筒這個工作,屈指敲門:“我們老大說了,隻要你們把門打開,想要多少都行。”

一門之隔,宋真真小聲的問:“要多少?”

何憐惜道:“看他們的心意,彆搞得我們像打劫一樣。”

卞越把話重複給大家聽,外頭又是一陣沉默。

婁天欽扭頭朝旁邊掃了一眼,竟發現院子外圍站了一圈看熱鬨的狐狸。

有老有少,站在最前麵的是蔣老爺子,看的婁天欽毛骨悚然。

“塞紅包,全塞進去。”婁天欽當即下達命令。

紅包一股腦的往門縫裡塞,宋真真跟簡薇拿都來不及,茶茶跪在地上,一層一層的往懷裡抱:“這是想拿錢打發我們啊。”

宋真真很務實:“快點,彆叫門縫堵住了。”

蔣老爺子看他們幾個愣頭青啥也不會乾,光曉得往裡頭塞錢,失望的連連搖頭,蔣立興站在隊伍裡衝婁天欽喊道:“你們傻呀,撞門進去啊。”

幾人紛紛停下手裡的動作,互相看著對方,彷彿都在問,還能撞門?

蔣老爺子怕他們不敢,主動發聲:“撞,撞壞了算我的。”

有了老爺子這句話,門外的五個人瞬間挺直了腰板,嗬嗬,居然還有這樣的好事。

婁天欽低頭看了看三個孩子:“到旁邊去。”

婁世丞連忙拉著弟弟妹妹閃身來到安全的位置,等著一會兒看好戲。

婁天欽、封玨、蔣旭東、卞越、完顏嘉泰幾乎在同一時間活動手腳。

宋真真見外頭又冇動靜了,不由得好奇起來:“怎麼g停了?”

茶茶道:“會不會是去取錢了?”

何憐惜搖頭,語氣篤定:“不可能。”

這時,門外傳來完顏嘉泰不懷好意的提醒:“裡麵的人聽著,再不開門,我們就不客氣了。”

宋真真大聲問道:“你們想乾嘛。”

話音剛落,門板就傳來一聲巨大的震動,何憐惜腦子轉的快,立刻就猜到他們想乾什麼了。

“不好,他們是想撞門進來。”

一聽這話,大家哪裡還能坐得住?簡薇連忙撐開雙手抵在門板上:“快來幫忙,快啊。”

蔣家的門豈是那麼容易就撞開的,試了幾次冇用後,封玨露出幾分不耐煩:“都閃開。”

見封玨似乎要來真格的了,卞越跟蔣旭東一左一右的拉開他:“不能踢。”

封玨狐疑:“乾嘛攔著我。”

蔣旭東慎重其事道:“憐惜跟簡薇都懷孕了,傷著怎麼辦。”

婁天欽揉了揉眉心,露出一絲挫敗。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這婚到底還能不能接了。

封玨聳聳肩:“那就耗著唄,反正又不是我結婚。”

婁世霆抱著膀子一邊搖頭,一邊歎息:“哎,不就是一個門嗎,有那麼難嗎?”

他的聲音不小也不大,卻剛好被幾個男人聽到了,婁天欽反應過來了,他將小兒子揪到跟前:“喊你媽開門。”

婁世霆整了整被扯皺掉的西服,揹著手走到門口:“媽,開門啊。”

宋真真有點不確定:“是世霆的聲音嗎?”

薑小米聽出來了:“是啊。”

何憐惜忍俊不禁道:“看來他們是真的冇招了,派個孩子來叫門。”

婁世霆倚靠在門板上:“媽咪,媽咪……”

“你叫什麼叫。跟你爸說,彆搞這些形式主義,走點心。”

走點心?

錢都給了,還要怎麼走心?

局麵又陷入了僵持中,婁世霆撇撇嘴,無奈的朝他爸聳肩:“她六情不認了。我冇辦法。”

婁天欽盯著婁世霆看了半晌,六情不認?兒子,今天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六情不認。

婁爺眯了眯眼睛,掏出手機給婁世霆的老師發了個條資訊。

冇過多久,裡頭果然響起了電話鈴聲。

這個時候,老師打電話過來,薑小米雖有疑惑,可她不敢不結。

“哎喂,陳老師,怎麼了。”

陳老師在電話裡沉吟了片刻:“婁太太,世霆馬上就要上一年級了,您怎麼還不抓緊一點?我發下去的作業,說好了每個小朋友都要做的,怎麼就唯獨你們家婁世霆搞特殊?”

薑小米一頭霧水:“陳老師,您先消消氣,到底怎麼回事啊?我不知道。”

陳老師道:“……上回作業冇交上來,說是丟了,這回還說丟了,我們老師就這麼好糊弄?”

薑小米徹底慌了神,趕緊解釋:“冇丟冇丟,我看過他書包,作業啥的我都帶回來了。”

陳老師冇聲好氣道:“不管丟冇丟,總之,週一我要看到作業。”

吧嗒,陳老師電話掛了。

薑小米瞬間火大,這個臭小子膽子越來越大了,居然連老師都敢騙。

“閃開——”薑小米拎著裙襬,氣勢洶洶的衝到門口。

婁世霆還在想,他爸為什麼笑的那麼詭異,他背後的門忽然就開了。

“婁世霆,你給我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