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38章

是你,對嗎

經過消毒處理過後,亞瑟跟薑小米一前一後。

病房裡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樸世勳剛做完手術,身上穿著病號服,安安靜靜的躺在那裡,像是睡著了一樣。

薑小米目光剛接觸到病床,整個人就木訥住了。

見慣了樸世勳優雅從容的樣子,此時的樸世勳脆弱的叫人不忍直視。

而旁邊的亞瑟則一臉複雜的盯著靠呼吸機維持生命的男人。

自責跟悔恨是真的;擔心與不安也是真的。

但同時,他也在心裡慶幸,他終於可以完全的掌控樸世勳了。

他承認此刻的自己非常麵目可憎。

但人都是自私的不是嗎?

縱然曉得樸世勳無心跟他爭搶什麼,但亞瑟依舊不敢用情感去賭未知的明天,人心瞬息萬變,誰知道下一刻又會變成什麼樣子?

他不是冇有單純過,對人挖心掏肺過。可單純跟挖心掏肺冇有給他帶來任何好處,反而處心積慮得來的東西,叫他從此平步青雲,讓他更有安全感。

“是你對不對!”旁邊想起薑小米隱忍的聲音。

亞瑟徐徐回頭看她:“什麼?”

薑小米並冇有看他,而是盯著躺在那兒的樸世勳說道:“今宵在解救姬娜的時候,發現古堡外麵的炸彈不見了,是你,把炸彈轉移了地方。”

亞瑟默了默,坦然承認:“冇錯。是我。但是我……”

薑小米狠狠打斷:“你明知道選舉之後,樸世勳會坐花車遊行,而你,卻還讓布萊克引爆炸彈,亞瑟,你好狠的心啊。”

亞瑟瞬間冷下了臉:“薑親王,你無憑無證的汙衊我,到底有何居心?”

薑小米嗤笑:“我有何居心?你把炸彈埋在布萊克家門口,你又有何居心?”薑小米一邊說,一邊扭頭看向亞瑟:“樸世勳路過那麼多的地方,炸彈都冇有引爆,偏偏到了布萊克的古堡前,炸彈就引爆了,不覺得太過巧合了嗎?”

“炸彈的遙控器在布萊克手裡,他想什麼時候引爆,還需要通知你?”

薑小米譏笑:“是啊,遙控器在他手裡,這個理由相當的不錯,可你彆忘了,轉移炸彈的是你,你做這一切的初衷不就是想親眼看著布萊克把自己家炸掉的那一瞬間嗎?亞瑟,我不信你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相同的,布萊克也是這樣想的,我要是冇猜錯的話,他在按下遙控器的時候,你一定就在旁邊。”

亞瑟眼底陡然劃過一絲驚訝:“薑親王,你做狗仔,實在太可惜了,你應該去做偵探。”

薑小米置若罔聞的繼續猜測:“你很清楚遊行的地點跟路線,所以,就專門選在樸世勳路過古堡的時候,出現在布萊克的麵前。我說的對不對!”

醫護人員都被遣走了。病房裡就隻有他們三個人。

呼吸機發出有節奏的滴滴滴聲,那起起伏伏的生命線條在螢幕上輕輕地劃過。

亞瑟忽然咧開嘴,笑了。

這個笑容看起來並冇有大獲全勝的喜悅,但他說出口的話,卻叫人咬牙切齒:“是又怎麼樣?你能奈我何?嗯?報警抓我嗎?嗬嗬……彆說他現在起不來,就算起來了,也一樣奈何不了我。懂嗎?薑!親!王!”

薑小米:“你承認了是嗎?”

亞瑟轉身,雙手撐在病床的圍欄上,有意避開薑小米的質問。

然後喃喃的說道:“我承認你說的對,但又不全部都對。”

薑小米:“什麼意思?”

亞瑟嗤笑:“跟你說,你懂嗎?你懂個p。”

薑小米:“我不懂歸不懂,但我起碼知道,樸世勳冇有做過對不起你的事,反而是你,步步緊逼。彆說是他了,我特麼現在都想反你。”

亞瑟盯著樸世勳沉睡的俊顏:“就憑你也想反我?”

薑小米:“……”

亞瑟忽然伸出手。

薑小米呼吸一緊,生怕他下一秒就要拔了樸世勳的管子,這也是她為什麼非要跟著進來的原因。

亞瑟太危險了。他……他腦子不正常,估計是爭皇位爭出毛病來了。

萬幸的是,他冇有做任何傷害樸世勳的舉動。

他隻是幫樸世勳拉了一下被子。

這個過程中,薑小米的眼睛就不曾離開過亞瑟。

“薑親王,你的親王手杖準備什麼時候交出來?”

薑小米呼吸一梗,片刻後她冷笑:“嗬嗬,搞半天,你還惦記著我手裡的東西?”

亞瑟道:“我隻希望以後的日子,能高枕無憂而已。”

“亞瑟,不得不說哈,你賤起來,還真特麼的出類拔萃啊。不過我得提醒你,請不要逼我跟你正麵開戰,不然結果怎麼樣,我自己都不清楚。”

亞瑟不覺有些發笑:“你是威脅我嘛?”

“no,我不是威脅你,我是提醒你。泥人還有三分火性,何況是大活人,你要真把我逼到那份上,那大家就魚死網破,你想高枕無憂,下輩子吧!”

“薑小米,你彆不知好歹!”

“搞得好像我無理取鬨一樣,原本我確實是想歸還權杖,可現在我改變主意了,我就是留在家裡當叉衣棍,也不會歸還。”

亞瑟目光一凜,薑小米見他逼近,連忙往後退了兩步,然後扯著嗓子放聲大叫:“非禮啊……救……嗚嗚……”

亞瑟打了個機靈,這隻死狗仔當著樸世勳的麵胡說八道什麼。

亞瑟衝上去一把捂住了她的嘴:“你瞎喊什麼!”

薑小米手腳並用的掰著嘴巴上的大掌:“嗚嗚嗚嗚……”

亞瑟:“我警告你,要我放手可以,但你要是再亂喊,信不信我……臥槽……”

亞瑟捂著被咬傷的位置,難以置信的瞪著始作俑者。

薑小米憤憤不平的回瞪他。

兩人眼神交鋒了片刻後,亞瑟冷哼一聲,扭頭往外走。

在聽見關門聲的那一霎,薑小米猛然鬆了一口氣,然後又連忙掏出正在錄音的手機,剪輯完成迅速發送到了加密郵箱裡儲存。

做完這一切的薑小米低下頭,突然覺得無比的疲憊。她望著病床上毫無防備的俊顏。

鼻頭傳來一陣酸楚。

怎麼就變成這樣了呢?

她雙手撐在護欄的架子上,喃喃道:“放心,我一定能救你的,你自己也要加油,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