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樸世勳看著在水裡沉沉浮浮的小人兒,他的眼神憤怒到了極致。

第一時間得知薑小米落在鈴木和音手裡後,他當即放下手中所有的事坐專機趕過來。

那個時候亞瑟就在身邊,他用一種古怪的目光盯著他,樸世勳知道,有些事再如何掩飾都是欲蓋彌彰了。

……

在岸上的另外一名武士見同伴被踹入水中,開始是滿臉的不解,可在看見樸世勳的表情後,他彷彿明白了什麼。

“你果然背叛了我們小姐。”武士用冰冷的語氣質問起來。

樸世勳目光一斜,斯文的臉上殺氣畢露,在武士掏出佩刀之前搶先一步摁在刀柄上,兩張臉貼的很近,武士幾乎能聽到從對方身上傳來的強烈心跳。

“不想死,就滾遠一點。”樸世勳咬牙道。

武士麵目一擰:“有種你就殺了我。”

“有種。”樸世勳前一秒還在誇讚,後一秒卻將武士整個拎起來,朝旁邊的矮樹叢裡扔過去,那裡佈滿了長著刺的藤蔓,那人立刻發出一聲慘叫,裸露在外麵的皮膚被颳得鮮血淋漓。

而這個時候,江戶美嘉子聞訊趕來,看見這一幕後嚇得愣在原地。

她不知道先前發生了什麼,但是此刻樸世勳臉上的表情實在有點恐怖。

目光一動,落在水中小人兒身上,她立刻揚起欣慰的笑容,找到了。

“小狗崽……快上來。”江戶美嘉子跪在岸邊朝薑小米伸手。

薑小米渾渾噩噩,她知道有人來了,但是她看不清楚人臉。

樸世勳見狀,二話不說直接跳進溫泉池裡。

同在池中的還有一名武士,他親眼見證了樸世勳發怒後的樣子,所以不敢造次,乖乖地縮在一旁。

樸世勳用自己的肩膀扛著薑小米到岸邊後,雙臂忽然用力,想丟籃球一樣將她從水中扔出去。

江戶美嘉子眼疾手快的用自己身體代替緩衝。

薑小米一上岸,立刻張大嘴巴貪婪的呼吸著,在溫泉池中的空氣全都是灼熱的,吸進肺裡彷彿吸了一團火進去。

“咳咳咳……”她蜷縮在江戶美嘉子身上劇烈咳嗽。

江戶美嘉子一邊輕拍她的後背,一邊輕聲用漢語安撫:“冇事,冇事了。”

東京跟東亞季節相似,現在都算入冬,薑小米長時間泡在溫泉裡感覺不到什麼,可一旦在岸上久了,一冷一熱之下必定要受涼。

樸世勳毫不猶豫的脫下身上那件暗色的風衣,雖然起不到什麼作用,可也比冇有的好。

做完這一切後,樸世勳彎腰將薑小米打橫抱起,剛準備離開這個裡,鈴木和音帶著一大群人趕到,將出口堵得嚴嚴實實。

已經被樸世勳教訓過的兩名武士見狀,忙不迭的跑到鈴木和音的身邊,嘰哩哇啦一通訴苦。

鈴木和音越聽臉上表情越難看,落入水裡的武士甚至還添油加醋了一番,鈴木和音氣的反手就是一巴掌,刹那間把人給打蒙了。

“冇用的蠢貨,滾——”

被打的武士瞬間閉了嘴,灰溜溜的從隊伍穿過,跑得無影無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