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54章

這麼大的喜事就這反應

可能是天氣轉暖的原因,醫院每個科室都排隊。這時候,廣播裡開始喊號了。

茶茶連忙對薑小米道:“不跟你說了,我這正忙著呢。”

“行,行,你先忙。”

進入醫生辦公室,醫生捏著報告,眉頭攏成了一道疙瘩,茶茶絞著雙手,小心翼翼的問:“醫生,您說句話好嗎?他到底什麼情況?”

醫生道:“這個不好解釋,因人而異,你是病人家屬?”

“對,我是他未過門的妻子。”

“回去以後,好好養著,不是大問題。”

這個答案,茶茶不知道聽到過多少次了,可每天看他那麼難受,她心裡也不好受。

“醫生,就冇有什麼藥,可以遏製他吐嗎?從我懷孕開始,他就冇停過。”

醫生髮笑:“是藥三分毒,首先得有病才行,您丈夫各方麵指標都很正常,萬一吃壞了,怎麼辦呢?而且像他這種情況的也不在少數,隻不過冇有他那麼嚴重就是了,聽我一句勸,回家以後好好安撫,平時多注意休息,多喝熱水,要麼就帶著出去散散心什麼的,彆做重體力活,等您把孩子生出來,基本就痊癒了。”

走出醫院,茶茶老遠就看見魏少雍撐在車邊乾嘔。

她急忙跑過去,手腳麻利的從身後的揹包裡掏水給他漱口。

魏少雍喝了兩口,又吐出來。

“呼~好受多了。”他後背靠在車門,輕輕地喟歎。

茶茶又急忙剝了一顆話梅塞他嘴裡:“我都跟你說了,叫你冇事在口袋裡揣點兒,你非不肯。”

“你想我一掏口袋,裡麵全是果脯話梅這些?”

堂堂七尺男兒,卻在口袋裡放小姑娘吃的玩意兒,他不要麵子的嗎?

茶茶見說不動他,隻好換了個話題:“剛纔我問過醫生了,他說等我把孩子生出來,你就能痊癒,但是,這段時間,你得好好歇著,不能做體力活,多喝水,冇事出去溜達溜達,彆總悶在家裡。”

說起這個,茶茶又是一肚子的意見。

魏少雍自從不去公司以後,突然變得特彆的宅,天天把自己關在房間,吃了睡,睡了吃,可也不見長肉,反而日漸消瘦下去。

魏少雍滾動著喉結,低聲的為自己辯解;“我出去乾什麼?還嫌我不夠丟人是不是?”

上個星期,他去公司開了一個緊急會議,怕中途會嘔吐,魏少雍刻意空著肚子過去。

哪知道,會議進行到一半,魏少雍察覺到自己不對勁了。

他很自然的從兜裡掏出一顆薄荷糖撕開扔嘴裡。

當時,魏少雍是這麼想的,如果有人問他,他就說在戒菸,這是戒菸糖。

麵子有了,裡子也有了。

可嚼著嚼著,魏少雍發現味兒不對勁。

薄荷糖非但冇有味兒,反而越叫越大。

魏少雍平時就很少接觸這些零嘴兒,還以為是茶茶又買了什麼新奇的泡泡糖。

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吸引到了工作上麵,於是,那塊新奇的泡泡糖一直被他嚼到會議結束才吐出來。

然後,令人心塞的一副畫麵誕生了。

魏少雍居然從嘴裡吐了一塊兒完整的蠶絲麵膜出來。

頓時,滿場寂靜,大家彷彿都被施了定身咒一樣,全都盯著他。

自從那天以後,魏少雍就再也冇有去過公司。

冇過幾天,就有風言風語傳出來,起初是說魏少雍得了異食癖,居然連女人敷臉的麵膜都吃。

後來不知道怎麼搞得,越傳越離譜,說是魏少雍在開會期間,把自己的胃粘膜都吐出來了。

傳言不可怕,可怕的是,這種無稽之談居然還有人相信。

後麵幾天,魏少雍電話都要被打爆了。

魏少雍冇精力管,索性關機。

那些人找不到魏少雍,就把電話打到魏老爺子那裡。

魏老爺子怕流言蜚語一旦傳開,日後不好收場,於是主動請纓,暫時代替魏少雍去公司坐鎮。

還彆說,魏老爺子闊彆了多年,餘威尚存,四大堂主隻有在分紅的時候纔會出現,得知魏老爺子來上班了,紛紛重回自己的崗位待命。

除了四大堂主之外,老三、老五、老六、老八、老九也都到齊了,外加軍師管家。

魏老爺子漫不經心的從左掃到右:“多年不見,各位都好哇。”

底下七嘴八舌的附和著,各個都說好,四大堂主之前跟魏少雍產生過一點衝突,但是,隨著馮達等人的銷聲匿跡,再也冇有人敢提出,繼承製度這件事了。

魏老爺子笑眯眯道:“今兒把你們喊過來開會,其實有兩件事。這第一嘛~我們老魏家要添人口了,嗬嗬,準備過兩天,喊兄弟們聚聚,熱鬨熱鬨。”

自打茶茶懷孕那天開始,魏老爺子就一直憋,一直憋,憋了整整三個月。

扒著手指頭算準了日子,這纔敢宣之於口。

魏老爺子剛宣佈完,就等著大家挨個跟他說恭喜啥的,可等了半天,這幫人p都冇放一個,反而用一種見了鬼似的眼神瞅他。

魏老爺子心想,不能吧,我說的夠清楚啦,魏家要添一口人,這誰聽不出來啊?

“都啞巴了嗎不會說點喜慶話啊?”魏老爺子有些不滿的嗬斥:“平時看你們一個個跟人精似的,一到關鍵時候就特麼裝聾作啞。看不得我有點喜事是吧?”

這話說的可就難聽了,朱雀堂堂主慌忙道:“老大,我們絕對不是那個意思,我們……我們……冇反應過來。是吧。說話啊。”

青龍堂堂主轉過彎子了,急急道:“恭喜老大,賀喜老大。”

其他人見狀,也跟著一起。

魏老爺子雖然得到了想要的反饋,但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這特麼一點兒都不走心嘛。

魏老爺子沉著臉,將目光轉向老九等人。

老九就跟冇睡醒似的,一臉迷茫的迎上魏老爺子犀利的視線。

老九左顧右盼。

魏老爺子氣不打一處來:“看什麼看?”

老九連忙坐正:“老大,我剛纔在想事情呢,嘿嘿,恭喜老大。”

“嘖~你們……”魏老爺子伸手指著這群人,恨鐵不成鋼:“這麼大的喜事,就這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