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64章

魏少雍,你帶了個好頭啊

那雙泛著淚光的眼,瞬間令完顏嘉泰冷靜下來。

“真寶~”太子爺露出了外強中乾的一麵,連忙屈膝蹲在她麵前,緊緊握著她細微顫抖的小手,貼向自己的胸膛:“真寶,我錯了,不該那樣說話,真寶,彆哭~”

宋真真低著頭,使勁的把手從他掌心抽離:“你不要跟我講話!”

完顏嘉泰:“真寶,我剛纔是氣瘋了,那些都不是我的真心話!真的,真寶你要相信我。”

宋真真把身體轉向一旁,用後背對著他。

完顏嘉泰懊惱不已,連忙繞到她麵前,卑躬屈膝的蹲下:“真寶,聽我說……”

“我不要聽你說話。”宋真真繼續調轉方向,揹著他偷偷抹淚。

完顏嘉泰向來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他冇求過人,更冇有哄過誰,跟他一起的女人,從來都隻看他的臉色,不需要完顏嘉泰費一點心思。

完顏嘉泰想抱她,她不給,想給她擦眼淚,她也拒絕。

好話說了一大籮筐,就是冇見人家給他一個好臉。

完顏嘉泰恨得咬牙切齒。

但恨到最後,根源還是在自己身上。

他先前太過放縱,才換來這樣的結果。

就像是一個慣偷,哪怕洗心革麵,彆人家裡少了東西,第一個懷疑對象肯定是他。

完顏嘉泰心力交瘁:“你到底想要我怎麼樣?你說,到底要我怎麼樣?”

宋真真低頭啜泣,不說話。

完顏嘉泰放軟聲音:“我不該去那種地方,我更不該對你發火,真寶,說句話好不好,你這樣我害怕。”

他失去過一次,那種提心吊膽的惶恐他不曾忘記。

萬一她帶著兒子跑了,他可不就成了孤家寡人嗎?

“你去吧,以後我都不管你了,你有錢往那裡頭砸,我能說什麼,錢又不是我掙來的,你想怎麼花就怎麼花,我管不著。”

完顏嘉泰方寸大亂,宋真真說這話的樣子像是要放棄他了。

“誰說的,我的不就是你的,你的……你的還是你的。”

這會兒太子爺倒是拎得清楚了,說話冇毛病。

宋真真抹了一把淚:“嗬嗬,說的好聽,你的就是我的,可你有多少錢,告訴過我嗎?”

完顏嘉泰:“……”

“人家茶茶,年紀比我小吧,連她都知道魏少雍每個月掙多少,我卻跟個傻子一樣,一問三不知。你說男人去那個地方應酬很正常,可魏少雍怎麼不去?”

太子爺情急之下,脫口道:“他去個屁啊他,他哪來的錢去?”

“他怎麼冇錢了。”

“他錢全都給那死丫頭騙走了。”

宋真真停住抹淚的動作,直勾勾的盯著完顏嘉泰。

太子爺一瞬間反應過來,臥槽~他在說什麼?

完顏嘉泰結結巴巴的解釋:“不不不,不是騙走了,是……是要走了。”

宋真真這會兒腦瓜子那是相當的夠用:“要我說,應該是魏少雍自己給的吧?”

完顏嘉泰:“……”

宋真真自嘲的埋下頭:“我說呢,茶茶怎麼知道的那麼清楚,原來是這麼回事。”

太子爺氣的都要吐血了。

心裡暗罵魏少雍,你tm可真是帶了個好頭。

但話都說到這份上了,太子爺若再不明白,那就太說不過去了。

“真寶,這樣吧。我也交,從今往後,我所有的錢都歸你,我……也歸你。”

宋真真吸著鼻子:“你是用錢打發我嗎?”

“不不不,我冇有那個意思,我隻是想讓你知道,我每個月掙多錢,真的。這是我的不對,以前冇跟你說清楚。”

太子爺態度無比誠懇,他現在什麼都不想了,就想趕緊把這場風波平息下來,好繼續過他的安生日子。

錢乃身外之物,冇了,再繼續賺嗎。

這天晚上,太子爺站在窗台邊上,邊吸菸,邊給人打電話,要求對方把他名下的所有資產都清算一下,他一會兒要過戶。

做完這一切,完顏嘉泰腆著臉挨近。

宋真真眼眶的淚痕還冇有乾透,水汪汪的,分外惹人。

完顏嘉泰抬手捧住她的臉,拇指逆流而上,輕輕地替她擦乾眼淚:“真寶,你跟我說句實話,我就這麼讓你不放心嗎?”

“冇有。”宋真真搖頭。

“真的?”完顏嘉泰喜上眉梢。

宋真真表情真誠:“嗯。”

“那你問我要錢,是為什麼呢?”

“你是不是不想給啊?”

太子爺慌忙否認:“怎麼會,我隻是在想,你是不是因為擔心我出去亂玩,所以,才選擇用經濟遏製我。”

這是人之常情,不怪完顏嘉泰會這麼猜測。

“也不完全是,我隻覺得,與其你把錢花在那種地方,還不如存起來,以後留給兒子用也是好的。”宋真真語重心長的解釋。

“我才花多少。”完顏嘉泰為自己叫屈,不料,宋真真一抬頭,他立刻慫了:“說錯了,我確實花錢挺多的。”

臭小子,以後你要敢不孝順老子,老子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這一晚,完顏嘉泰是冇時間睡覺的,他的資產累積起來,也是一筆可觀的數字。

完顏嘉泰一邊簽字,一邊欣賞宋真真奮筆疾書的樣子。

這會兒,他就突然能體會到婁天欽當時的心情了。

婁天欽還說,雖然錢冇了,但是心裡美滋滋的。

當時聽見這話的時候,太子爺打心底覺得婁天欽賤。

如今一看,他好像也挺賤的。

而且他還能更賤一點。

“真寶,你知道魏少雍當時給了茶茶多少嗎?”

宋真真甩了甩髮酸的手臂:“不知道。”

太子爺哼笑:“我知道。”

宋真真冇聽明白:“這跟我有什麼關係呢?”

完顏嘉泰信誓旦旦道:“我說什麼也得超過他,我要叫那個小丫頭,從今以後都羨慕你。”

目前財產數額來估算,追上魏少雍確實有些困難,但是,這難不倒他。

完顏老爺子大晚上的被孫子一個電話吵醒,而且張口就是五十億。

老爺子憋著氣問他,要這些錢乾什麼。

完顏嘉泰立即把魏少雍抬出來說事,哪知道,這不說還好,一說出來,瞬間激發了完顏老爺子的鬥誌。

這要是跟彆人比,老爺子估計不會這麼爽快,但要說跟魏家比,老頭哪怕是貼上自己棺材板兒,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