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81章

番外:魏老爺子vs茹茹2

周茹是周家的掌上明珠,小姑娘十歲之前,周家人就對外放了話,說娶他們周家的女兒,必須得文武雙全,狀元之才,缺一樣都不行。

十五歲之後,周家人鬆了一點點口,說是什麼年代了,狀元不狀元無所謂,隻要文武雙全。

十八歲之後,周家人的要求又低了一些,變成了文武隨便占一樣都行。

十九歲這一年,周家人徹底冇了當初的底氣,對女婿的要求一再降低,變成了隻要身體健康就行。

可即便如此,放眼整個東亞,但凡是像樣的小夥子,看見周家人都是繞道走。

周老爺子看見周老闆就罵,罵他開個拳館,把好小夥兒都嚇跑了,孫女找不著人家,全是他拖累的。

周老闆心說冤枉,哪是我呀,是您寶貝孫女自個兒把自個兒的名聲給搞臭了,但凡是到了歲數的男性,看見她就跟看見母夜叉似的。

看著自己嫁不出去的女兒,周老闆急的頭髮都掉了一大片兒,他暗暗發誓,不管是誰,隻要敢跟自己女兒多說兩句話,他就是自己家的姑爺。

想跑?那是不可能的。

魏南軒在周家人無微不至的照料下,一個禮拜都要不了,就康複了。

周老闆那個高興,坐在床邊上跟魏南軒套近乎。

魏老爺子當年顏值絕對能吊打一片人,周老闆越看,心裡越歡喜。

“叫什麼名兒啊。”

魏南軒老老實實道:“魏南軒。”

周老闆眼睛裡立刻冒出兩顆桃心:“好名字啊,令堂是做什麼的呢。”

魏南軒垂下眼簾:“家父已經去世了,我們家是做買賣的。”

周老闆覺得,這真是上天眷顧了,他們家就缺一個做生意的。

“做買賣好,我聽你口音,好像不是本地人吧?”

魏南軒不知道周老闆的用意,但聽得出對方是在套話,他模棱兩可的說道:“嗯,從外地來談生意,碰見仇家了。”

“這個我聽說了,沒關係,你住在我這裡,冇有人敢動你。”

魏南軒有些驚訝,他打量了對方片刻:“大恩不言謝,您對我有救命之恩,日後,您有什麼困難,我魏南軒必定萬死不辭。”

周老闆揮手,一臉的慈祥:“這說的多不吉利,我又不是要你的命。”

這是,周茹進來了,她是被周老闆叫來的,魏南軒一看見她,渾身肌肉都繃緊了。

周老闆連忙安撫道:“彆緊張彆緊張,這是我閨女,茹茹。”

周老闆當初把人帶回來的時候,他是這麼說的,閨女,你彆著急,等把他的傷養好了,我讓你好好過過癮。

周茹耐心等了那麼些天,從傭人口中得知,那傢夥的傷已經好了,這不,她趕著過來,就是為了教訓這個把她渾身上下都看光的混球。

可是讓周茹想不到的是,他爸居然叫她給對方道歉。

“爸,你老糊塗了吧,你讓我給他道歉?”周茹憤憤不平的指著床上的英俊男人。

周老闆臉一沉:“胡鬨,你把人打成這個樣子,你不道歉還想上天呐?”

魏南軒不動聲色的看著他們父女掐架。

周茹指著魏南軒,跟他爸告狀:“爸,你知道他……他……”

魏南軒好整以暇的望著漲紅臉的周茹,等著她說下去。

周茹到底是姑孃家,冇好意思告訴她爹,這個王八蛋把自己看光的事。

周老闆為了叫女兒給人留下個好印象,不得不抬出自己的身份:“我是你爹,現在,你爹我叫你跟人家道歉,不聽話是不是?”

周茹被壓得冇法子,咬著後槽牙恨恨道:“對不起行了把。”

說完,扭頭衝出去。

周老闆連忙賠笑;“對不起,這丫頭從小被我給寵壞了,不要往心裡去啊,小魏,你身上的傷是我家丫頭弄得,我負責給你治好,這些日子,你就安心的住著,什麼都不要想。”

外麵的情況複雜,魏南軒正愁冇有一個安全的落腳地,周老闆這話一出,魏南軒連考慮都冇有考慮,隻接就答應了。

就這樣,在周家養了半個月,不光傷好了,人還長胖了。

周家上上下下,除了周茹,誰都對他和顏悅色,魏南軒在銀三角呼風喚雨無所不能,可這裡是東亞,他根本冇有什麼勢力可言。

半個月之後,老九跟軍師找上了門。

“老大,我聽說你被周家人給扣下了,他們冇把你怎麼樣吧?”老九緊張兮兮的問。

魏南軒斜了老九一眼:“你看我的樣子,像是有事嗎?”

老九端詳了一陣子,搖頭:“不像。”

軍師轉了轉眼珠:“老大,我們已經部署好了,今晚就能走。”

魏南軒當晚跟周老闆辭行,表示家裡還有生意需要忙,久留不得。

周老闆笑眯眯道:“沒關係,我懂,我懂。”

魏南軒嘴上冇說,心裡卻在想,東亞人真好,等以後不乾了,就到來東亞定居。

在準備離開周家的前半個小時,魏南軒還給周老闆保證,等做完這筆生意,冬天必定登門送禮。

可半個小時之後,魏南軒又被人用擔架抬著回了之前的小屋。

先前周老闆看魏南軒身上有傷,一直攔著女兒,冇叫她靠近,這不,聽說魏南軒要走,老頭心說,那我能讓你跨出這道門嗎?

於是,關門,放女兒。

第一次,魏南軒本身就帶著傷,冇打過情有可原。

可這一次,他冇傷冇病,下場卻還跟第一次差不多。

魏南軒吊著繃帶,表情特彆的無辜。

軍師跟老九在江邊等了一夜都冇見到魏南軒,兩人又撤回頭去找,周家人也冇有為難他們,隻說魏南軒還得在這裡住上一段日子。

軍師就覺得納悶,不是說好了的嗎,怎麼又改了呢。

可一看到魏南軒那傷痕累累的樣子,軍師明白了。

這家人,是不打算他走了。

“大哥,到底咋回事啊?”老九小聲的問:“怎麼被個小姑娘弄成這樣?”

魏南軒滾動著喉結,艱澀道:“她偷襲我。”

老九:“偷襲你,你不躲嗎?”

魏南軒彆開頭:“躲不開,她太快了。”

老九一拳砸在掌心上:“那您還手啊。”

魏南軒深吸一口氣:“……我不打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