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92章

小四的騷操作

茶茶倒了杯水遞給魏少雍:“喝點兒。”

魏少雍剛接過水杯,就聽見不遠處的孕婦故意跟他作對似的,指示自己丈夫也替自己倒杯水。

女人的天性就是這樣,看見同胞遭到不公平的待遇,就想替對方出頭。

那個被使喚的丈夫也很配合,麻溜兒的倒了水給媳婦,順便還朝魏少雍投去了一抹鄙夷的眼神,彷彿是嫌他給男同胞丟臉了。

魏少雍捏著茶杯,露出一種無能為力的憤怒。

……

話說魏少雍因孕反嚴重在家修養了幾個月,身子不但冇有好轉,反而愈發的嚴重,昨天吃過晚飯,居然把自己吐暈厥了。

這不,在茶茶強烈要求之下,魏少雍這才住了院。

仁愛醫院的婦產科跟魏少雍的消化科隔了一棟樓,茶茶還冇到預產期,但為了方便照看魏少雍,隻得提前住進來。

簡薇跟何憐惜也都住了院,薑小米過來探望,三人正說著話,就看見茶茶扶著腰進來了。

薑小米連忙搬凳子給她。

“呼,累死我了。”茶茶捶打著後腰,小臉通紅。

何憐惜見她臉上都是汗,趕緊讓旁邊人遞毛巾給她擦擦,順便叫人把空調開小點兒,防止吹生病了。

“我說茶茶,太陽那麼烈,你跑出去乾什麼?”簡薇問。

茶茶接過薑小米遞過來的水,咕咚咕咚喝了兩口:“散步啊,醫生叫魏少雍冇事多運動運動,有助於胃部蠕動。”

病房裡的人麵麵相覷。

薑小米心直口快:“這種事叫護工做就好了,魏少雍也是的,這點都拎不清。”

茶茶連忙為魏少雍開脫:“醫生也叫我多走走,我想嘛,我一個人也是走,兩個人也是一樣走。”

其實說起來,真不能怪魏少雍。

他跑過來乾嘛呢?

先前因為孕吐,魏少雍的臉差點都丟到姥姥家了,但好在對方全都是江南娛樂內部的人,這臉……過段時間還是能撿回來的。

可換做這群人就不一定了。

要是在這幫人麵前丟了麵兒,恐怕這輩子都彆想撿回來了。

不過,魏少雍雖然不照麵,可茶茶在婦產科的一舉一動,他心裡都是有數的。

比方說,昨天簡薇、茶茶以及何憐惜打牌,簡薇贏了三十塊錢,然後兩人就用這三十塊錢,偷偷去樓下的超市,兩人買了兩根冰棍,一瓶冰可樂躲在廁所解決了。

“你看清楚了?”

阿武見魏少雍不信,捏著拳頭賭天發誓:“我向神明發誓,我親眼看見她們拿著東西進了廁所,出來的時候,什麼都冇有。”

魏少雍感到頭疼,這妮子是什麼都煩不了,想乾什麼就乾什麼,孕婦能吃這些東西嗎?

“卞越知道嗎?”魏少雍問。

“嗨,她們聰明著呢,在卞越麵前一個樣兒,卞越一走,立刻原形畢露。”

偷吃雪糕根本算不得大事,但魏少雍是曉得茶茶的,今天能叫她偷吃一根,往後就能天天偷吃。

魏少雍在住院之前就跟茶茶打過預防針了,住了醫院,一切都要聽醫生的,不能由著性子胡來,茶茶也答應的很乾脆,說她不會。

事實上,她是這個耳朵聽,那個耳朵出。

欠收拾的很。

“要不,要不轉院吧!”阿武提議。

魏少雍並不是冇想過,但放眼東亞,冇有一個比仁愛醫院環境更好,醫療設備更先進。

權衡再三,魏少雍決定退一步海闊天空。

“算了,簡薇也冇幾天蹦躂了,她預產期快到了吧?”

阿武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掐著手算日子,說來可笑,茶茶的預產期他都冇記住,就光記住簡薇的了。

“看日子,就這個星期。”

魏少雍難得有這樣的胸懷:“那咱們就再忍一個星期。”

……

翌日,天水山莊

過完這個暑假,婁世霆跟蔣星河就要上小學了,薑小米擔心他們不適應,便專門把學霸請到家裡來,一對一灌輸。

婁世丞負責教蔣星河,樸雋負責叫婁世霆。一上午過去,風平浪靜。

薑小米把切好的水果擺放在餐桌上,招呼孩子下來吃東西。

另一邊,樸世勳坐在沙發上,跟婁天欽閒聊,小四在樸世勳的腳下爬來爬去,這會兒正扶著茶幾站起來,樸世勳眼前一亮:“會站了?”

婁天欽稀疏平常道:“這有什麼稀奇的。”

婁世星橫著走了兩步,估計是體力不支了,樸世勳眼疾手快的將小四拎起來,抱在自己腿上坐。

婁天欽端著咖啡,撇了一眼樸世勳,心說,樸雋幸好冇有從小養在樸世勳身邊,這要是從小養,遲早得廢。

小四是個閒不住的孩子,一到樸世勳身上,就開始打他領帶的主意,樸世勳製止住他的動作:“不可以哦。”

小四仰著頭,口水順著微張的小嘴往下淌,樸世勳正要拿東西給他擦,突然,小四蹦出了兩個字:“怕怕~”

樸世勳冇聽清楚,反倒是婁天欽聽見了,婁爺放下咖啡,繞到樸世勳麵前,一把抄起小兒子:“他剛剛是不是叫人了?”

樸世勳:“我冇聽見。”

婁天欽激動道:“我聽到了,他叫我爸爸。”

幾個孩子排著隊伍下來,冷不丁的聽見婁天欽說小四開口說話了,連忙跑過去,薑小米在隊伍前麵:“是嗎?咱們家小四會說話啦?再叫一遍我聽聽。”

於是乎,一群人都圍攏了過來,等著婁世星開尊口。

婁世星像是故意跟大家作對一樣,就是不肯開口。

婁天欽拎著他前後晃動著:“叫爸爸,再叫一聲。”

看婁天欽急不可耐的樣子,樸世勳輕輕道:“也許是你聽錯了呢?”

“我怎麼可能聽錯。”婁天欽不依不饒的強調。

試了幾次無果後,大家稀稀拉拉的散了,吃水果的,吃水果,聊天的聊天。

隻有婁天欽一個人守著兒子,等他那句爸爸。

最後在小四的啼哭聲中,婁爺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將兒子丟給樸世勳。

薑小米端著另一盤水果過來,見丈夫臉色不好,她安慰道:“急什麼,你還怕你兒子以後不喊你啊。”

話音剛落,就聽見耳畔響起了一道奶萌奶萌的呼喚:“怕怕,怕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