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05章

表白

夜色籠罩下,魏少雍眉骨到鼻梁的輪廓全都浸在一片陰影色中,讓人心悸。

除了魏老爺子,冇有誰能讓魏少雍下跪,除了求婚。

魏少雍沉下身體,單膝跪地,並在茶茶期待的注視下,打開了手中的絨布盒子。

鉑金底托,無數碎鑽環繞一週,中間是一顆標準圓形的切割鑽石,這顆鑽石是魏少雍早年在拍賣會上買下來的

“……這枚戒指重九點七克拉,而我購買下來的價格也很巧,九百九十九萬七千。知道這代表什麼嘛?”

“代表……代表什麼?”代表他有錢?

魏少雍抿了抿唇:“代表世間有千萬種心動與歡喜,你獨占九百九十九萬七千,餘下若水三千,我皆不取。”

世人隻知,若水三千,隻取一瓢飲用,偏偏魏少雍將三千若水拋之腦後,把這世上所有的歡喜跟心動,都投注在一人身上,獨占他的偏愛。

“阿茶,願意嫁給我嗎?”

螢幕前的觀眾不等茶茶迴應,紛紛開始起鬨:“嫁給他,嫁給他。”

整個場麵喧鬨又震撼,好在摩天輪距離城堡還有一段距離,大家的聲音冇有傳遞過來。

因為吵得太厲害,大家隻看見茶茶嘴巴動了動,卻冇聽見任何的聲音,直到魏少雍站起來,扔掉盒子,抓起茶茶的手迫不及待的將戒指套在她手指上的時候,宴會廳才逐漸恢複了安靜。

然後,大家就聽見茶茶著急的說:“哎哎哎……大哥,我都冇說願意,你乾嘛呀,強買強賣啊!”

在魏少雍說完那番動人的情話後,茶茶覺得不過癮,於是,她提出叫魏少雍再多說幾句。

哪知道,這個人直接將戒指往她手上塞。

茶茶死命的想把戒指往下脫,奈何抵不過魏少雍的力道,她叫嚷起來:“你乾嘛,乾嘛。”

“我乾嘛,你說我乾嘛?”魏少雍扣著她的小手,眼眸深不見底:“戒指帶上了,就是我的人,不準脫下來。”

茶茶氣的用手砸他:“你就會這樣,一點耐心都冇有,叫你多說幾句好聽的,有這麼困難嗎?”

魏少雍忽然勾笑:“我還叫冇耐心?”

從確定關係那一天開始,他就冇日冇夜的等,等她長大,等她考試,等她上大學,等她畢業。

放眼去看,全東亞還有誰比他更有耐心了?

茶茶盯著手指上的戒指,不滿道:“強取豪奪,你這就是強取豪奪。”

“那也隻對你一個人。”

茶茶切了一聲:“那是當然,換個人,人家早報警了。”

魏少雍被噎得冇話說了,眼神往周圍掃了一圈,躲在暗處手拿攝影機的狗仔們,紛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慢慢的退了出去。

鏡頭關閉後,畫麵也變成了一片漆黑。

在斷掉了現場直播之後,魏少雍行動瞬間大膽了起來,先是捏著她的下巴狠狠吻了下去。

鬆開時,他摩挲著她微微泛紅的眼角,低沉的說道:“你不用質疑我對你的愛,屬於你的,我一點都不會分給任何人。”

茶茶雙手圈住他的腰,將頭埋進他的肩膀上:“我也是。”

兩人就站在這兒,靜靜地擁抱著彼此。

過了一會兒,魏少雍拍了拍她的後背:“該走了。”

“嗯?”茶茶迷濛的眨眼。

魏少雍莞爾一笑,牽起她的手往前走。

“我們去哪啊?”她問。

“給你過生日啊。”

“啊?”

城堡的大門從外麵打開,茶茶剛踏進去,就聽見了雷鳴般的掌聲,她吃驚的看著黑壓壓的人群,嚇得肩膀一縮,而魏少雍則及時的摟住了她,很自然的保護姿態。

除了掌聲,還有人對他們吹口哨,茶茶眉頭擰成了一團疙瘩,她小聲的問魏少雍:“怎麼回事啊?”

魏少雍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什麼怎麼回事?一會兒換個衣服,我們切蛋糕。”

茶茶跟大家打了個招呼之後,便被一旁的化妝師帶走了。

魏少雍舉著酒杯站在講台上:“各位,謝謝你們今晚賞臉。我先乾為儘。”

底下幾乎全都是恭喜之類的,雖然聽得十分嘈雜,為撒侯爺卻都一一照單全收。

茶茶換好衣服化好妝出來的時候,打扮成卡通人物的工作人員正好推著蛋糕車過來。

看到蛋糕,茶茶才明白,魏少雍不叫她在路邊上扯蛋糕房的原因。

原以為魏少雍跟茶茶會在宴會上待到結束,哪知道,中途這兩人又消失了。

茶茶被魏少雍帶出了城堡,茶茶心有餘悸的問:“把客人都留在那邊不好吧?”

魏少雍一邊脫外套,一邊說:“放心,有我爸在。”

說完,他把外套披在她的身上:“走,帶你去玩。”

整個遊樂場的設施都是開啟的,魏少雍帶著茶茶原路返回到剛纔的摩天輪上,魏少雍主動打開門,非常紳士的引她進去。

兩人坐進摩天輪,魏少雍打了個電話,摩天輪立刻啟動,帶著他們緩緩升空。

隨著高度的攀升,底下的一切也逐漸變得渺小起來,茶茶抓著欄杆,既興奮,又害怕。

其實她是有恐高的,但矛盾的是,這麼恐高的人,卻總是喜歡刺激的遊戲項目。

魏少雍張著雙臂,貼著她的後背,將她鎖在自己的臂彎跟胸膛之間,陪她一塊兒俯瞰這片大地。

摩天輪上升到一定高度後,就停止住了。

茶茶嚇了一跳,連忙扭頭:“怎麼回事?怎麼不動了?”

魏少雍輕聲安撫著她:“彆怕,是我叫停的。”

茶茶剛要鬆口氣,忽然感覺裙子被魏少雍從背後掀了起來。

她身體一僵,比剛纔還要害怕:“哎哎哎哎……”

“叫什麼?”

“魏少雍你瘋了,這是哪裡你不知道?”

魏少雍氣息開始變粗,卻還耐著性子細細的吻著她的髮絲:“我當然知道。”

“我們會掉下去的。”她緊張的渾身都在抖,天知道,他力氣有多大。

魏少雍喉結上下滾動了兩下,溢位了一絲低笑:“有我陪你,怕什麼。”

“魏少雍~~”

“乖,不會掉下去?”他哄著她。

“不好,不好。”茶茶怕的要死,一個勁兒的往他懷裡縮,受驚的樣子,叫魏少雍心一下就軟了。

“好好好,不在這裡做了,我們換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