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43章

可疑人員

婁爺掛斷電話,正準備繼續哄崽。

誰知道低頭一瞧,小崽子居然安靜下來了。

那雙哭過的眼眸,如同兩顆浸泡在水裡中滋養的黑水晶,水汪汪的,煞是可愛。

這猝不及防的對視,竟叫婁天欽目光稍稍柔和了下來。

他剛準備伸手替兒子擦乾眼淚,哪知道,手指還未觸碰到孩子的皮膚,婁世星忽然間變臉。

“哇……”

婁天欽氣不打一處來。

這個逆子!

化妝間傳來薑小米的喊聲:“老公,是不是兒子哭了?”

婁天欽臉不紅氣不喘的回道:“冇有,我逗他玩呢!”

不等薑小米再迴應,婁天欽火速抱著兒子去了嬰兒室。

進了房間,婁天欽立刻換下了慈父的嘴臉,惡狠狠的威脅:“憋回去。”

婁世星現在已經能聽懂人說話了,就是自己不會說。

可能看見他老爹真的動怒,委委屈屈的扁著嘴,想哭卻又不敢哭。

彆看孩子小,其實孩子是最會看臉色的,這是婁天欽從婁世丞身上總結的經驗。

薑小米不在的那些年,蔣家人頻繁的過來探望,婁天卻發現,但凡有蔣老爺子在,婁世丞就變得特彆矯情,稍有不如意,不是哭就是鬨。

蔣老爺子一走,婁世丞秒變乖寶寶,搶著幫餘管家疊衣服。

婁天欽確定孩子情緒已經穩定之後,才又抱回主臥室。

薑小米也畫好了妝。

“怎麼樣,好不好看?”

婁天欽稍稍隻看了她一眼,便直點頭:“好看,好看。”

“你是不是在敷衍我?”

婁天欽語氣虔誠:“真的很好看,冇敷衍。”

見他眼底的真誠不像是假的,薑小米雀躍不已:“你還是很有眼光的。”

婁天欽:那可不,像我這麼有眼光的,已經不多了。

薑小米湊過去,捧著婁天欽的臉頰啵了一口:“走了啊。好好帶娃,回來給你打包好吃的。”

說罷,薑小米一搖三晃的出去了,看那小腰扭得,婁天欽抱著孩子暗暗腹誹:一個年會你也搞得那麼騷包。

……

薑小米對那天的事,壓根兒也冇記掛在心上,反而害的阿城提心吊膽好幾天,私底下跟李小甲對了好多台詞,到最後一句都冇有用上。

雖然一切看似冇有改變,可實際上還是有變化的。

比方說……

以往他們送完薑小米,都可以在天水山莊逗留一陣子,混一頓晚飯再回去的,但前幾天杜烈告訴他們,冇有命令,不得私自進入天水山莊。

因為少爺不想看見他們。

“城哥,少爺真的原諒我們了嗎?”李小甲問。

阿城停下搓手的動作,搖了搖頭:“不知道。”

以往阿城還能預測到一些資訊,但這一次,有點懸。

王浩回北歐也有一段時間了,但他好像跟消失了一樣,發資訊也不回。

正說著,薑小米從彆墅裡出來了,她裹著厚厚的大衣,脖子上還繞了一圈餘管家織的圍巾,頭髮盤上去了,還化了妝。

今晚悅文年會,不務正業的董事長被人推舉上台獻歌一首。

李小甲為她開車門,薑小米看他凍紅的手,就問道:“怎麼不進去等,外麵多冷。”

李小甲嘿嘿一笑:“也冇多冷。”

阿城啟動車子,李小甲跳上副駕駛。

薑小米帶上耳機,開始練習今晚她要上台唱的歌。

她冇有放開嗓門唱,咬字也不清楚,聽得李小甲一頭霧水。

“城哥,愛你孤身打麻將是什麼歌啊?”

阿城握著方向盤:“什麼打麻將?”

李小甲戳了戳後麵,示意他仔細聽。

薑小米一臉自我陶醉:“……愛你孤身打麻將,愛你摸牌的模樣,愛你放炮一晚上,不肯胡一場;輸嗎?哭嗎?這該死的暗杠,三條,六條,不打肯定要遭,是誰說輸錢的人不算英雄~”

阿城惡寒了一把:“……可能是最近輸錢輸急眼了。”

最近羅女士經常三缺一,就把薑小米喊過去湊數,薑小米那個技術哪裡能和她們比,連續打了好幾天,都給打抑鬱了。

“你們說我什麼壞話?”薑小米摘下耳機,假裝生氣。

李小甲連忙否認:“冇有,我們在聽你唱歌。”

薑小米頓時來了興致,她身體往前探了探:“唱的怎麼樣?”

李小甲豎起兩根大拇指:“好聽,太好聽了。”

薑小米笑眯眯道:“還是你識貨。”

說完,又縮回去,繼續聽歌。

抵達開年會的酒店,阿城去停車,李小甲則陪同薑小米先搭乘電梯上樓。

進入會場,大家紛紛起立。

“董事長,今天真漂亮啊,這紅嘴巴子。”

“董事長來了。”

“董事長,坐這兒,坐這兒。”

李小甲逐一的看著打招呼的人,經曆過上次失手之後,李小甲用了好幾天時間,把悅文上上下下摸了個門清兒,這幾個打招呼的人,都是悅文內部高層。

確定人員安全後,李小甲又去酒店的廚房逛了一圈,見冇什麼發現後,又跑到監控室。

“這是監控室,閒人免進。”工作人員站起來勸阻他離開。

李小甲冷聲道:“這裡你說的算嗎?”

保安怔了怔,小聲詢問身邊同事:“這人誰啊?”

“好像是悅文的吧,剛纔看他跟悅文董事長一起進電梯來著。”

估計是看在悅文這個大客戶的麵子上,保安給了李小甲一把凳子,叫他坐在這邊慢慢看。

監控是個好東西,足不出戶,卻能把酒店的各個角落都儘收眼底。

視頻裡,薑小米眾星捧月般的被人簇擁著,跟人說話的時候,臉上表情眉飛色舞的。

就在李小甲準備離開的時候,他突然被畫麵中的一幕定格住了。

一個穿著灰色羽絨服的男人偷偷摸摸的進入了悅文年會的後台。

後台並冇有什麼重要的東西,隻有電腦跟音響。

現在年會還冇開始,音響裡正放著舒緩的音樂。

李小甲覺得可疑,連忙打電話給在現場的阿城。

“城哥,去會場的後台。”

阿城心頭一跳,扭頭看了一眼大螢幕,李小甲說的位置,就在大螢幕後麵。

“知道了。”

阿城掛斷電話後,立刻朝著後場大螢幕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