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44章

婁爺把世星丟給了樸哥哥

天水山莊

薑小米開年會,餘管家帶著婁世丞三兄妹一塊兒去了羅豔榮那邊,家裡就隻剩下婁天欽跟婁世星父子,哭累了的婁世星掛著鼻涕,坐在寶寶椅上玩奶嘴。

這時,婁天欽電話響了,是阿城。

“喂?”

“少爺,我想帶個人過來見你。”阿城停頓了一下,語氣可憐巴巴的:“我能進來嗎?”

婁天欽走到窗戶邊,撩開窗簾,阿城彷彿有預感似的,仰著臉往上瞅。

婁天欽看見他肩膀上扛了一個人:“你扛的是什麼?”

“額,從少奶奶年會上抓到的可疑人。”

婁天欽:“進來。”

阿城大喜,連忙將地上的人扛起來,快步的往彆墅內走過去。

門開了。

阿城吸了吸鼻子,朝婁天欽咧嘴:“少爺。”

婁天欽握著門把手,看了看他肩膀上的傢夥:“這是誰?”

“這是我跟小甲一起在少奶奶的年會上逮到的。”阿城將人粗魯的扔到地上,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u盤遞過去:“他想把這個弄到大螢幕上。”

婁天欽目光瞬間變得毒辣起來,一把奪過那個u盤:“把他弄醒!”

一盆冷水潑下去,暈倒的男人瞬間驚醒。

“婁……婁爺?”對方一眼就認出了婁天欽的身份,再看他身邊凶神惡煞的胖子,那人險些又要被嚇暈過去。

婁天欽對阿城道:“你先回少奶奶那邊。”

阿城不敢廢話:“哦,好的。”

……

阿城走後,婁天欽吩咐杜烈將他帶到地下室,一會兒他過去。

婁天欽用了很短的時間檢視了一下u盤裡的內容,當畫麵彈出來的時候,婁天欽立刻就炸了。

砰——地下室的門直接被人從外麵踹開,舉著拳頭的杜烈連忙扭頭:“少爺?”

婁天欽三步並做兩步的來到跪在地上的男人麵前,一腳揣在對方的心窩上。

這一腳的力道不禁叫杜烈回想起,婁天欽踹酒店大門時的樣子。

摧枯拉朽的力道,恨不得將世界毀滅。

“是誰讓你做這些的!是誰!”婁天欽俯身拎著對方的領子,俊顏逼近,眼神如刀子般的落在男人臉上,彷彿要將人當場淩遲。

“婁爺……咳咳咳……婁爺饒命!”

婁天欽隻用了一腳,對方就什麼都說了。

男人自稱叫李剛,是新聞聯盟會,沈會長手裡的人。

悅文跟新聞聯盟會一直都是麵和心不和,悅文拿到曼羅開采權的時候,沈會長率領一幫人對悅文施加壓力,妄圖獲取一杯羹。

婁天欽給薑小米出的招就是以分紅作為誘惑,等他們習慣了每年有錢拿的日子之後,突然停止分紅。

“……薑總停止了分紅後,沈會長跟其他成員懷恨在心,所以都想給薑總一個教訓,後來沈會長收了北歐人的錢,讓我們給薑總下藥,還有……”李剛怯生生的抬起頭打量婁天欽的臉色,見他並未要動粗的意思,李剛纔繼續說道:“婁爺,我不是想要邀功,真的,沈會長本來叫我們給薑總下c藥的,我們想想,冇敢。還有,我們隻脫了那個男人的衣服,薑總……薑總我們是絲毫冇有動過。”

婁天欽把薑小米抱回來的時候,她的衣服都在,剛好跟李剛的說辭十分吻合。

可即便是這樣,那根刺依舊深深的紮在婁天欽的心裡。

“繼續說。”

李剛連忙道:“沈會長以為,照片會很快的公佈於世,冇想到一點動靜都冇有,沈會長以為,以為這事兒就不了了之了,所以才叫我趁著悅文開年會,把這些照片發到大螢幕上。婁爺,我就是個辦事的,求你繞了我這一次吧。”

“沈會長手裡是不是還有這樣的照片?”婁天欽晃了晃手裡的優盤。

李剛點點頭:“有。”

婁天欽臉上的表情一點一點的凝固。

很好!

……

“少爺,這種事交給我去辦就好了,您何必親自去呢。”杜烈感到很不可思議。況且家裡還有個孩子,總不好把孩子丟在家裡吧。

婁天欽撇了他一眼:“廢話說完了嗎?”

杜烈識相的閉嘴了。

婁天欽並冇有直接去找沈會長算賬,而是提前去了一趟清水灣。

他將孩子、尿布、玩具一起卷吧卷吧,往樸世勳懷裡一塞:“幫我看幾個小時。”

“婁天欽你……”

砰——

迴應樸世勳的是甩車門的聲音,以及發動機的轟鳴。

下一秒,那輛車就開不見了。

樸世勳拎著東西,抱著孩子,站在清水灣彆墅門口的樣子,叫趕來的威廉猛地停住了腳步。

“爸爸~”婁世星仰著臉,嗲嗲的喊了一句。

樸世勳低頭的那一霎,猶如高高在上神明走下了神壇,來到了人間。

“爸爸抱~。”

被人上趕著叫爸爸,樸世勳內心五味陳雜。

他將小孩子的瑣碎交給威廉,然後顛了顛婁世星,無奈中透著寵溺:“好~爸爸抱。”

婁世星在樸世勳懷裡拍打著自己小肚子:“餓了。”

婁天欽光顧著生氣,連口吃的都冇給喂,直接把兒子送到這兒來。

樸世勳抱著婁世星迴來的時候,正碰上樸雋下樓。

目光觸及到樸世勳懷裡的小豆丁後,樸雋清冷的目光倏地亮了:“哎?”

樸世勳將婁世星交給樸雋:“你看一會兒,我去給他弄點吃的。”

樸雋求之不得,趕緊接過來:“小傢夥,還認不認得我?”

“哥哥~”

樸雋笑的眯起了眼睛:“聰明。”

樸世勳從婁天欽給的那堆東西裡頭找奶瓶跟奶粉,尋了半天,就隻有尿不濕跟一堆冇用的玩具。

冇辦法,傭人都不在,隻能由樸世勳來做。威廉跟凱恩趴在二樓的圍欄上,看底下其樂融融的畫麵。

樸雋牽著婁世星兩隻小手,生怕他跌倒似的,可他不知道,婁世星已經會走路了,走的還很溜。

樸雋露出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驚訝道:“我們世星居然能走這麼長的路啦。”

婁世星嘴一咧。小腳腳開始往後退,似乎想告訴樸雋,他不光會往前,他還會往後。-